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豌豆尖  

2009-02-14 09:5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多年前做文艺青年的时候,经常喜欢拿一个老掉牙的问题折磨自己和朋友:如果明天你要被扔到鲁宾逊的荒岛或者小王子住的B612星球或者任何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实施“扔”这个动作的邪恶力量允许你带三本书,你带哪三本?现在如果再要问类似的问题的话,我宁愿换成:你带哪三样吃的?而且回答的时候我也不会有任何纠结,因为排在第一位的肯定是——豌豆尖!
    豌豆尖是豌豆那学妹般柔嫩的植株上最顶尖的茎叶,绿得很幼稚很无邪,嫩得让任何一个已过青春期的人都会感叹岁月的无情,如果是在一大早从菜地里掐来的话,带着星星点点露水的豌豆尖完全可以把人萌到羽化的地步,比被怪叔叔老师批评得眼泪花花的小萝莉还要萌。
    当然,豌豆尖只是西南人民的叫法,在成都,更地道的发音是把“尖”发成“dian”再加上一个儿化的尾音,听起来好似“豌豆颠儿”,屁颠屁颠的萝莉形象跃然舌上。南中国很多地方的人民群众都对这种萝莉系菜品有着不可遏止的欲求,并且都赋予了它极为幼齿的名称,比如在南京,它被叫做豌豆头,与马兰头、木杞头、枸杞头合称“南京四头”。不过,作为一个不能领会江南式亲昵的川人,豌豆头总会产生愣头愣脑的联想,不如豌豆尖听起来伶俐可人。
    豌豆尖有很多种吃法,清炒、凉拌、煮汤、烫火锅、埋在面碗里做垫菜,如同对小萝莉可有百般嬉悦之术但萌点只有一个“嫩”字一样,豌豆尖无论怎么吃,基本诉求都只有一个:鲜。炒时要以早泄的速度挥铲,不可将其炒死,否则水嫩的绿会变成黄脸婆的颜色;若是烫煮,譬如在煮有鸡血、鸭血、酥肉甚至仅仅是一小勺猪油的汤里清烫,起锅时把豌豆尖丢下即可,不然的话小萝莉亦会变作欧巴桑。平日里隔三差五吃点豌豆尖会让一颗蒙上猪油的心变得像兔子一样纯洁,而到过年过节之时,家里如炖有油唧唧的鸡汤蹄花汤骨头汤一顿吃不完的,下一顿再热来吃的时候,豌豆尖的“清爽大法”会非常凑效:在油汤里撒上一大把豌豆尖,油腻之感顿时烟消云散,被大油大肉耗尽了激情的舌头刹那间会找回初恋或是偷人的冲动。
    小时候在四川乡间,豌豆尖似乎随处可掐,房前屋后坡地河滩,只要有点沙土有点水,哪里都能让不经意播下的豌豆婀娜出一段水灵灵的绿腰身,就像川妹子,乡旮旯里随便长出来就是一个天使面孔魔鬼身材。来到北京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曾为吃不到豌豆尖而抓狂,至于曾一度风行北京餐饮界的所谓“豆苗”,不过是水发的豌豆长出来的婴儿态的细苗而已,远不如从袅娜多姿的美少女态豌豆植株上掐下来的豌豆尖茎肥叶大、美味多汁。
    这几年倒是可以从大一点的农贸市场买到空运来的价格不菲的豌豆尖了,不但贵,而且掐得很不厚道,连着老茎一块儿卖,回家后自己掐出来的地地道道的豌豆尖往往不足一半。在这方面贵阳的菜市场是最厚道的,不但干净、整齐地扎成一把,而且里面每一根都是响当当的萝莉,绝无半寸御姐混在其间滥竽充数,拿回厨房稍事冲洗便可下锅。
    将豌豆植株比作女体的猥琐男绝不止我一个,资深植物控李时珍亦然。《本草纲目》释豌豆名曰:“其苗柔弱宛宛,故得名豌豆。”不过,老诗人流沙河爷爷在他的《蜀中豌豆尖说》里坚信豌豆之名源于它从西域的大宛传入。不管豌豆是否来自出产汗血宝马的大宛、是否为张骞所引入,它和蚕豆一样原产于广义的西域倒是不争的事实,一到中土它就很快展现出强烈的环境适应性,劳费尔在《中国伊朗编》中说,至少在隋代,豌豆已然在中土普遍种植。如此说来,豌豆尖实际上是一个浪迹天涯的西域小萝莉。


豌豆尖

  评论这张
 
阅读(106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