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蒸架上的摩卡壶  

2008-12-27 17:3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国外的时候,很多朋友都说我虽然在脑子里、双腿间可能是一个世界主义者,但在肠胃上,却是一个非常顽固的民族主义者或者东亚主义者,东亚味觉谱系之外的菜肴我能够接受的极为有限,像巴西菜、墨西哥菜我之所以能够喜欢,也仅仅是因为它们和横断山及大湄公河次区域的味觉系统有着辣椒这个交集而已。吃喝二项中,在喝上面我尤其保守,特别是咖啡,打死都喝不习惯,虽然曾经在以咖啡著称的巴西生活过很长时间,但在那里依然坚持每天喝从国内捎去的绿茶和铁观音,咖啡是能不喝就不喝。
    没想到我对咖啡的一贯拒斥,居然在咖啡远不如巴西好喝的美国被攻破了。原因很简单:被没有电热水壶的酒店逼出来的。前几个月在美国的时候,只要是不出门旅行,我还是颇有茶操守的,就算是买不到电子热水壶,用电子咖啡壶也能烧水沏茶喝,可是后来的时间多在旅途中度过,住了N多酒店,就只有一个有烧水沏茶的条件,打电话叫客房服务送开水来吧,常常会拖到茶兴全无仍不见踪影(谁说国外服务好来着?)不说,还会整出意想不到的效果来:有一次我致电客房服务说要热水,结果过了半天跑来一个“水管工乔”(Joe the plumber)冲进我的卫生间里对着淋浴器的水管叮叮当当地敲打了一通。可怜我辛辛苦苦地把上好的浙江安吉白茶分装成小袋走哪儿带哪儿,却总也找不到水来沏。
    我有一个雷打不动的嗜好,就是早上起来之后一定要喝一杯新沏的茶,不然整整一天消化系统、内分泌系统乃至神经系统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紊乱,言谈举止会高度地龟毛化。在沏不成茶的情况下,好歹喝点开水也成。但在美国的旅途中,一大早要想喝开水的话,就只有一个选择:走出酒店,去遍布街角的某巴克喝万恶的咖啡。我坚持着我的底线:不加奶不加糖,生把黑咖啡当浓茶。人还真是贱,连续n多天靠咖啡这么凑合着撑下来之后,我竟然染上了早起喝黑咖啡的毛病。这就好比侦探片里哪种虚凰假凤结伴出征的男女特工,一趟任务执行下来,还真的搞在了一起。
    于是回国的时候,我就带了一件让妻子颇感意外的玩意:意大利原装Bialetti牌铝制八角形直火式双滤网蒸汽加压两杯份摩卡咖啡壶。在迅速排除了妻子关于我是否和同行的意大利妹有染的疑虑之后,她也迷上了这种在意大利最为普及、近80年来一直保持其最初设计的卡瓦伊小壶壶。但接下去问题就来了,当我们去某乐福买回来摩卡咖啡粉正准备把小Bialetti请上灶台的时候,突然发现小壶壶的底部面积太小,根本架不到俺们家的煤气灶灶眼边上的支架上去,直接往灶眼上放吧,连站都站不住。
    这个时候,我焦虑而罪恶的双眼无意中盯上了俺们家的金属蒸架,就是那种平时放在盛了水的锅里架着碗碟做蒸菜的带小支架的金属网格。我试着把最小号的金属蒸架往灶眼支架上一放,多么完美的组合啊!Bialetti小壶壶终于可以舒舒服服地立在蒸架上被煮了,我的每天起床一杯抗龟毛浓咖啡的恶习可以在家中延续了……只是,在残酷的火苗中,我能听见无辜的蒸架在哀泣:“我明明是放在锅里架粉蒸肉的,从来都用不着上火线,现在竟沦落到来火线上打工……哎,这样也好,经济不紧气,没失业就不错了……”
  评论这张
 
阅读(5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