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宝岛流水帐(2)  

2007-12-16 11: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晚上饭后,我央鸿鸿载我到忠孝敦化捷运站口去和友人的友人、台北艺文青年小俏(本来叫小佾,大家都有错念成小俏,所以就将错就错成了字号)汇合。身为戏剧演员的小俏一听载我来的是者名的戏剧教授鸿鸿,有些抓狂……小俏带我去逛每个去台北的艺文人士都要去的诚品总店。比较搞笑的是,敦化诚品的门口跟北京的五道口一样,一到夜间都会有乱摆摊卖好玩的小东西的,不过都不是职业摊贩,据说都是喜欢背包出行的艺文青年,来这里卖在世界各地搜罗的小东西的。这些艺文小摊主装备都比五道口的先进,都有一个自带蓄电池和照明灯的制式贩物箱,以方便看客在夜间详察箱中宝贝。我有在好几个箱子里看见我家的好几样从贵州到巴西的小东西……和五道口一样的是,一有警察袭来,全都提箱子跑路。诚品书店里面的书有点令人失望,乔装打扮成繁体字的易中天、于丹竟然也摆在显要位置,加上第一晚在吃饭的时候,恐龙餐厅的歌手居然在唱《老鼠爱大米》,我有感觉到,大陆的恶俗文化正在全面渗入台湾。外国文学类的架子上,分类倒的确是很细,可是译本没有我想像的多,低品质的大陆译本夹杂其间,而且我在里面唯一感兴趣的萨拉马戈的几个大陆没有译本的小说(比如《里斯本围城史》),居然都是英译本转译的。不过,台版书的封面大部分还是比大陆书赞,很多我熟悉的国外小说,台版马甲都比简体版马甲舒服很多。两岸译名的差异有时候会很让人抓狂,比如我在一个架子上有看到好多一个叫“徐四金”的人写的书,一看名字我以为是个台湾本省乡土作家,结果一看书名,发现原来是写《香水》的作者聚斯金德……图中就是诚品敦化店啦,其实我主要是冲着书店楼下的小店去的,诚品里面的文具和礼品小店超超超赞,很多很艺文很匪夷所思的小东西,艺文恋物癖的天堂哦!
chengpin

当晚在诚品我木有买书,只是买了些小东西。后来几天还有去诚品其他店店,买了一堆看着让人顿生占有欲的小玩物,最后,还是架不住萨拉马戈老爷爷的诱惑,买了一贯被我鄙视的从英语转译的《里斯本围城史》,肝痛啊,350NT,合人民币80多呢——
saramago
诚品的书都很贵,艺文青年们通常都是去诚品抄下书名和相关讯息,然后去师大、台大那边的小书店买,或者让小书店的老板帮着进,在小书店买书折扣多多,而且还有艺文熟女开在家中的私房书局,气氛几多怡人!不过我没来得及去熟女私家书局,只在第三天下午在师大路附近看见这家招牌非常“政治不正确”的小书局,呵呵——
shuizhun

第三天一早起来,从中研院到昆阳到捷运站买了张台北悠游卡,开始自己乱逛。捷运者,地铁也。两岸很多东西都是“一简一繁,各自表述”,比如“移动电话”和“行动电话”,“短信”和“简讯”,“数码”和“数位”,不胜枚举。台北的捷运表面上看还没有北京的5号线先进,但是呆在里面很舒服,空气一点也不腌臜,即使人多,也都很有秩序,我还从未见到没下完人就往里挤的状况,连出了车厢上自动扶梯都会自觉排成一字队,车厢里,蓝色的博爱座也绝非虚设。
jieyun

捷运站台也超干净,站台自动扶梯上的居然有“谨防鞋带被扶梯夹住”之类的大幅配图告示,真是无微不至。有些站台栏杆上还挂有吊兰,为金属玻璃冷色调增添了暖意——
jieyunzhan

捷运的干净不仅是物理意义上的,也是意识形态意义上的。在选战激烈得变态的台北,似乎只有捷运是不受污染的了,因为有这样的告示——
jieyungonggao

刚刚由“大中至正”改为“自由广场”的中正纪念堂牌楼。我到这里的前一天,有参选“立委”跑到这里来露鸡鸡,人鸡俱被捕……
zhongzheng

中正纪念堂前面有一条“文学之路”,青石板上刻了很多本省作家的摘句——
wenxue road

椰林树影的街道。对面是台湾大学医学院哦——
大街

稀里糊涂,已走到“总统府”的外阙景福门——
景福门

哇,这就是经常都有在粪凰卫视上见到的凯达格兰大道么——
kaidagelan

日据时代的总督府,民38年以后的“总统府”就是酱紫的啦,阿扁有够土,把好好的一个古建用“反标”包装得像个城乡结合部的长途公车站。我运气不是很好,据说经常有人在这边“呛扁”,可是我什么都没有看见,只看见一些农用车好辛苦地从“总府”前开过——

“总统府”

以娘子的故乡贵阳命名的贵阳街!边上一个牌牌上有写“严家淦故居”,严是财长出身的一个夹在老蒋和小蒋之间的很低调的“过渡总统”。我拍片片的这个路口,是贵阳街和重庆南路的交叉口哦,超有纪念意义——出生于重庆的我和出生于贵阳的娘子在另一个时空会不会在这个路口相遇,然后生下一个像严家淦一样会理财的人呢?呃,我好三八——
贵阳街

在街边好多脚踏车停放点,都有这么一个很低幼很KUSO很碎碎念的告示——

脚踏车

走累了,蹲在街边休息,喝冰乌龙,看见一只小小的壁虎独自在街边爬,竟勾起蛋蛋的忧伤……我前几天才有在部落格上写到壁虎耶——
壁虎

走回中正纪念堂捷运站,在站口看见一个牌牌指向著名的牯岭街,hoho,来不及去逛咯。搭捷运到了西门站,从著名的6号出口出来(哈,电影《6号出口》没看过,可是知道6号出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就是著名的西门町啦,小店店和电影院的天堂,但也是怪叔叔、援妹和三七仔的乐土——
西门町

可惜啊,晚来了几天,错过了金马影展。不过西门町这边的电影院可以随便领取电影宣传卡,虽然不是大只的poster,但是也都制作精美、可供收藏。我像个阿土伯一样,抢了好多《恶童当街》、《4月3周又2天》、《迷幻公园》、《迷走青春》、《美国黑帮》的宣传卡。本想看一场松本大洋的《恶童当街》,我几个月前有下载看过,粉喜欢,可是要到21号才上映……
恶童当街

饿了。随便找了一家人气很高的小馆馆,吃了一碗牛肉汤饺,很赞!
元之宝
汤饺

正宗西门町钱柜!我不K歌已有多年,但北京的一票小友,尤其是张小扬、黄小鸭、徐小西、刘小寅、范小雪等人,肯定要泪了——
钱柜

接下来,要汇报哪泥?哈!当然是一件神奇的事情!西门町6号出口什么事情都有可能花生!就在我走回6号出口的路上,有个短裙黑袜学妹走过来,向我推销一款卡瓦伊钥匙链,“学长,帮帮我嘛,我要赚钱去圣诞旅行,买一对钥匙链嘛,有比商店便宜很多哦!”哇,难道我看上去这么正太?一个本应被当作怪叔叔的人还被叫做学长!一时激动,我买了一对钥匙链,附送一瓶香精,300NT。谁知黑袜学妹仍不罢休:“学长啊,你才有帮我三张红币耶(注,红币就是100NT),可不可以帮我三张蓝币呢?(注,蓝币是1000NT),我今天给自己定了10张蓝币的任务哦!”卡,三张蓝币……10对钥匙链……汗!我说:“歹势哦,学妹,我要那么多钥匙链没有用啊!”学妹神色突然诡异了起来:“学长,不用都买钥匙链啦,还有其他帮法嘛,我可以陪你去看A片啊,还有……”%¥~◎※……靠,原来碰上了传说中的援妹。看网路上的“茶友”介绍,西门町要晚上才有得“私茶”(援妹)喝啊,怎么这大白天……还是大中午的……就有得援么?我赶紧仓惶逃窜了……台湾警方踩援很厉害,若碰上未成年,死翘在宝岛都无人知……很巧,在被拉援之前,拍了一张街景,该援妹就在图中……
援妹

接下来,我就跑去著名的联合报副刊开会会去了。先写到这里,还有更神奇的事情,且待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9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