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终于出了本诗集  

2007-11-20 22: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诗15年,出过n多本自印诗集,还从来没正式出过诗集。每次有出版社要出我的随笔集的时候,我都会抖抖嗦嗦地问一句:“顺带着出本诗集成么?”编辑们总是用关怀失足少年一样的目光看着我,慈祥而决绝地说:“不!”
今天,一个ws老男人的处女湿集终于涌出来了……
huxudong-small

大概不久之后就会出现在某些犄角旮旯的书店的犄角旮旯里。
强烈推荐这套诗丛里的其他五本诗集,都比我多很多niubility。责编饭饭同学找人设计了一个很诡异的书签,上面有其他五本诗集的名称——
shuqian-small

从书签的设计来看,这套诗丛貌似应该叫“鸟诗丛”或者“雀雀诗丛”(如果这样理解的话,请不要把马骅的诗集算在内。他的诗里飞出来的都是鹰隼,不是麻雀)……

以下是神仙姐姐翟永明给我写的序言
------------------------------------------------------------


诗意来自风格:序胡续冬诗集《日历之力》
     ◎翟永明


    高速发展的网络写作,正在改变着下一代人的写作。写作变得比任何一个时代,更加随意快捷,诗歌也不例外。在日渐失去传统诗意的中国现状中,以电子充当媒介的现实,使得年轻的一代,有着强烈的网络意识。他们的写作,写作中的速度感、时间观、距离感,也与网络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电子世界把我们联结成一个整体,个人在其中如此地微不足道。诗意,这样一种微妙的文化生命力,在铺天盖地的网络信息中,如此难以迸发。唯有个人具有驾驭大信息量的能力,以及拥有综和能力,创造出一种带有个人特点的强烈风格,才能在写作中产生避免被淹没的方式。这也可以用来说明,后现代主义的重要特征:拼贴。不但成为艺术潮流,同时也成为新的诗歌风格。在对小说、戏剧与散文、甚至新闻的直接借用和拼贴中,一种新的诗歌语言形式富有活力地呈现出来,并带有颠覆性质。
    有人说:“70后诗歌这种正在走俏的‘段子’式书写、‘一地鸡毛’式的叙述,因为是寻找刺激、休闲和开心的结晶,游戏和消遣是它们的全部目的,所以与深刻无缘;但却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诗人们的生存状态和情感取向”。事情也许并没有这么简单,因为上述这些问题,也是这个时代的特征,并非只是“诗人们的生存状态和情感取向”。诗人只是在对付,有些时候是在捕捉那些平庸、游戏、无特色的时代特色。
    读胡续冬的诗集《日历之力》,也许能够让我们从中看到一个综和表现新时代精神的佼佼者。《日历之力》充满了当代写作中现时现世的各种可能性;口语、俚语、流行语和网络用语,被胡续冬熟练、生动地交叉使用,非常自由,也非常有趣。在这本精选取的诗集中,胡续冬充分发挥他的幽默感和戏谑天分,在诗歌文体上,独创出一种地道的胡氏语言。他从个人的美学角度,对现代生活进行一种细致生动的检验,这种检验不再像上代诗人那样,对思想和真理深度追究,或者这样的追究被深埋在一种戏谑之下。内敛、节制、审慎这样的审美标准,也不再被他看重。相反,他的语言充满了一种新鲜的趣味,那是一种活泼的、新颖的、不排斥娱乐读者的美学趣味,对前者是一种颠覆。
    风格就是胡续冬诗歌中最主要的诗意,这诗意由于贯注了他对现代生活的关注和理解,与这个时代紧紧地系了起来,因而也解释了他对现实的看法。例如读集中的《登高》,让我想到韩东的《有关大雁塔》,《有关大雁塔》也是描写登高望远,但却显然是针对性地解构了他的上辈诗人同题诗歌中,有关大雁塔的历史意义。他通过这首诗强调诗要回到事物本身、语言自身,不要赋予事物太多价值观念或意识形态。到了胡续冬这一代,二者都不是问题,登高只是为了“摸一把轻薄的秋意”。既不是宏大叙事,也不是消解颠覆。登高只是一个旅游项目,诗只是描写诗人对当代生活中有趣、生动的细节的好奇心和关注。 
    诗集中有一首名字很小资很诗意的《那些夏天,宁静的地名》,曾被胡续冬考虑用作诗集名。我对他说:好象与你的风格不符哈。但后来仔细读过,这首诗却最具胡氏风格:整首诗用的是川黔方言,

青山绿水之间闪过一个站牌牌——六个鸡。
此后脑壳如同遭鸡哈过,不,不是如同,
就是遭六个不晓得长成哪样的天鸡一脚接一脚
哈得稀烂。一大砣格外的地名像是
草草埋在地底下的金银细软,遭鸡脚哈了出来
闪着大好河山旮旯里的私家汗水之光。

    读这首诗让我会心一笑,因为其中的四川方言如“遭鸡哈过”与京都方言“大好河山旮旯里”,一起被他用自已的风格“哈”在了一起。

好多个不走白不走的夏天哦!
我曾怀揣着这些细碎的地名星夜兼程
为了撵一团江河湖海通吃的祥云,
也曾把这些地名用锦囊包好,交与
一两段粉艳故事,暗香浮出地图上翻滚的年轻的肉。


    这里面流行语和武侠小说中的江湖语言,也被一通地“哈”在一起,确实有后现代拼贴风格。所以,胡续冬诗歌的内在语言与所谓80后的诗歌语言有很大的不同。除了与后者一样有着随便、琐碎、直白的口语狂欢特点之外,他的内在语言综合了当代生活中的口语、流行语、不同地区的方言、歌谣体以及通俗小说和古典诗歌的变体(这与他对各种语言、方言的敏感有关 )。这一切被他揉和在一起,形成了非常强烈的风格。
    除了这些诗,诗集中还有一些诗人写于南美的《地图之南》,这些诗里面有着少许洛尔迦的民间谣曲的影子,胡续冬将自已在南美期间的生活,以及由此产生的对异域文化的想像,都置于这种短小形式的热情中,其韵律感和节奏感都与他描写中国当代生活的诗,印证和呼应。
    胡续冬的诗正在发育成一种新型的个人美学标准,自成个人的美学趣味。如果我们的甄别原则不那么狭隘的话,我们会发觉:在失去秩序的后现代写作中,一部份敏感者,正在建立属于个人的秩序;并且,通过写作,使之成为新的、反传统的诗意。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