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飞地:从东干文到佩索阿  

2007-11-19 23:0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久前一个在中亚地区经商的朋友告诉我一件神异的事情,他在吉尔吉斯斯坦无意中看见一份报纸,报纸上貌似全是俄文,但是曾经学过俄文的他居然一个单词也不认识。他尝试着用斯拉夫文字母的拼读规则念了一下其中的几句话,结果读出来的声音居然是有些怪异的汉语,带着闪烁的古意和浓郁的中国西北方言味道。后来他才知道,这是生活在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中亚少数民族东干人用东干文出版的报纸。这些东干人都是清朝末年因为各种原因穿越新疆移民到中亚的中国陕西、甘肃回民的后裔,在130多年的侨居生涯中,他们坚持说家乡的陕西、甘肃方言,但书写方式慢慢地发生了变化,先是使用中亚通行的突厥文、波斯文来转写陕西、甘肃话,后来也曾经使用过拉丁字母,再后来,改用了当时统治中亚的苏联所推崇的斯拉夫文字母。东干文不仅有报纸出版,更有已形成规模的文学著作、学术著作。

近些年来,人们都热衷于探讨地缘政治学层面上的“飞地”,因为这种被定义为“一国位于他国国境之内不与本国毗连的领土”的“飞地”在关注多元共生、身份杂合、历史褶皱和文化吊诡的今天,有助于我们清理和反思单一化、褊狭化、光滑化的思维模式。但“飞地”一词不应为地缘政治学所独有,如果我们把对“领土飞地”的关注延伸到“文化飞地”上,得到的启示兴许会更多。上面提到的东干文无疑是汉语在中亚形成的一片典型的语言文化飞地,据说东干文已经引起了国内学界的高度重视,有的学者以东干文为案例探讨自五四以来就一直有人在关注的汉语拼音化问题,还有的学者致力于把东干文当成一定程度上的活化石,考察清代西北方言——因为东干文至今还把总统称为“皇上”、警察称为“衙役”,莲花白、面片儿、馍馍等食物词汇也全都保存如故。

就算不从学术的角度入手,文化飞地也总能带给我们一种强烈的震惊体验,比如,当你“破译”了一个貌似俄文的单词却读出它是陕西话发音的“馍馍”的时候。但我以为,能够带给人最大限度的震惊体验的倒不是东干文这样的由历史原因或自然或被迫形成的文化飞地,而是另一种文化飞地——由创造性的艺术活动造成的个人精神飞地。这种个人精神飞地往往会为艺术家缔造出一片既在他的社会生活之中又和他的社会生活不存在任何通约关系的奇异空间,仅就写作这一活动而言,我们都非常熟悉作为底层小职员的卡夫卡有一片在内在的恐惧中无限扩张的精神飞地,作为保险公司副总裁的华莱士·史蒂文斯有一片和资本运作毫无关系的名叫“最高虚构”的精神飞地,如此种种,不一列举。而在所有善于制造精神飞地的作家中,最令人眩晕的当属葡萄牙诗人、散文家佩索阿。

生活在20世纪上半叶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的费尔南多·佩索阿表面上看生活相当之单调,成年之后只是循规蹈矩地为外企做翻译、做文案,属于典型的“做好呢份工”的五好市民,但他却通过写作活动开拓出了具有高度复杂性的无数片大相迥异的精神飞地,这些飞地甚至已经超越了精神飞地的限度,成为了与他的生活和人格仅有似是而非的关联的生命飞地。他创造出了几十个“异名者”,每一个“异名”都绝非笔名,而是有着完整的虚构身份的高度拟真的另一个人。佩索阿以这几十个相互独立、相互勾兑甚至相互影响的异名者的名义写作、发表了大量的作品,这些异名者已经组成了一个既在佩索阿之中又外在于佩索阿肉身的庞杂的人格和身份谱系,其中著名的有爱写田园诗的乡下青年卡埃罗,侨居巴西、擅长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持不同政见者雷耶斯,具有惠特曼式狂想气质的退休海军工程师冈波斯,《惶然录》的作者、专攻散文和批评的索亚雷斯等等。佩索阿虽然只活了47岁,但他却通过这些“异名者”的精神飞地发明出了无数个不受他个人传记所约束的隐秘的生命。在他去世60多年后的今天,人们还能持续不断地从当时的出版物上“挖掘”出一个又一个曾被当作某个确凿无疑的偏门作者的费尔南多·佩索阿。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