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能活才是王道  

2007-10-15 23:0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吾有一80后小友,外表与广大时尚青年无异,恶搞、狂喷的能力不在任何一个网络才俊之下,但他学的专业却往往叫人头上飘过三道竖线。他原是学理科的,研究生的时候改学东方文化,现在在美国深造,专攻一种叫做粟特语的古代内陆亚洲通用语。据称,能搞明白用这种语言书写的古代文献的人,全世界都没有几个,中国更是只有他一人。每每有人替他的前途/钱途担忧、问及他今后的打算,他总是既无奈又自豪地表示,今后主要的任务就是养生,只要能活足够长的岁数,不愁没个“某学大师”的光环笼罩。不知为何,这些天每当我想到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结果的时候,总是想起这个小友既无奈又自豪的神情,以及一句金光闪闪的标语——“能活才是王道”。

文学真是一个可怜的行当,一方面,有那么多人叫嚷“文学死了”、有那么多人鄙视文学青年、有那么多人让孩子上大学的时候跟躲避瘟疫似的躲着沾上“文学”俩字的院系和专业、有那么多人在招聘简历上看见有“文学”字样的毕业生资料就远远撂到一边,但另一方面,只要有个跟文学沾边的事儿,只要自认为自己识文断字,是个人都可以出来对它举一反三说三道四吆五喝六七手八脚。每年的秋天到瑞典那边发银子的时候,很少见到媒体上专门辟出空间来给人预测诺贝尔化学奖物理学奖经济学奖生物学或医学奖等奖项的得主,唯独文学奖,每年都会有媒体招呼一堆身份各异的“观察家”来郑重其事地预测、关注、讨论,就跟有多大个事儿似的。

跟往年一样,今年我也少不了被问及了对诺贝尔文学奖的预测。跟所有“观察家”一样,在预测的时候,我也穷尽了各种国别、族裔、人种、肤色、性别、宗教、地缘政治的可能性,给出了一串把自己都打败了的名单。但瑞典学院的老爷爷们还是更加无敌,给出来的结果让我瞠目结舌。多丽斯·莱辛……多少年没听过这个名字了,我还以为她早就驾鹤归西云游天堂去了呢。16年前我刚踏上文学青年这条没有前途的羊肠小道的时候,莱辛奶奶就已经是位列经典的阅读对象,在我印象里,1990年代初还间或有人议一议应该在莱辛奶奶阖上她慈祥的双目之前把诺奖颁给她,之后再也没有听到过有人把她和诺奖扯在一起,因为不管她得不得诺奖,她的重要性都不会增减一分。要说瑞典学院的老爷爷们还真是高,既让所有“观察家”跌破了眼睛,还让你跌得没什么话说:确实啊,论成就论影响,莱辛奶奶早就该得了啊——虽然最佳的颁奖年份应该是在30年前。迟到30年,这诺贝尔文学奖就成了奥斯卡终生成就奖了。所以我们看到,在揭晓之后,一方面,年近9旬的可爱的莱辛奶奶用无奈而自豪的口吻说起她凑齐了文学奖项的“同花顺”,另一方面,大西洋对岸,那个越老越爱惹是生非的、捍卫“正典”的理论二大爷哈罗德·布卢姆因为莱辛奶奶在“老年写作”中没有什么令人满意的表现而对诺奖颁发给她的时机大加讥讽。

对有志于文学这个可怜的行当的人来说,莱辛奶奶的获奖对他们最大的启示其实不应该是女性经验的史诗、后殖民、族裔政治、世界文学,而是“能活才是王道”或者“养生才是硬道理”。虽然诺奖总有一些传说中的微妙标尺,比如语种、性别、文类、意识形态、区域局势等等,但如果不能活足够长的时间,哪根标尺都轮不上。因此,文学青年们应该早日戒烟戒酒戒焦虑戒自闭戒抓狂戒龟毛,主要是戒熬夜戒心胸狭窄打派仗,掀起“比比看,谁更能活”的养生大比武,必要时,出版社可以编译、出版《莱辛奶奶长寿秘笈》作为养生攻略。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