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味觉至福:伽师瓜  

2007-08-27 12: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还在读大学的我借着暑假的机会和几个哥们把新疆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踏踏实实地DIY了一把。毫不夸张地说,这趟旅行对我的人生起到了无比重大的作用,它让一个叫做壮阔的词语深深地嵌进了我瘦小干枯的身躯之中,当然,它也让一群壮阔的水果深深地嵌入了我弹性巨大的小胃胃之中。

在那年夏天的新疆瓜果饕餮之旅中,最令我难忘的倒不是人民群众耳熟能详的伊犁苹果、哈密瓜、吐鲁番葡萄、库尔勒香梨、库车白杏、阿图什无花果、喀什巴旦杏、叶城石榴、和田薄皮核桃,而是喀什附近一个叫做伽师的小县城出产的一种名叫伽师瓜的雄伟的水果。

此瓜和哈密瓜是亲戚,都属于葫芦科,体积、形状也非常相似,但外皮的颜色却有很大的差别。哈密瓜多为黄色,伽师瓜则以绿色居多,而且绿皮之上,有很多呈皲裂状的浅黄色纹路,使它看上去如同南疆的地貌一般复杂,流沙、河道、绿洲交错,还未食用,沧桑壮伟之感就油然而生。

一旦切开,橙色的果肉送入口中,就会发现伽师瓜和哈密瓜最大的区别——脆啊!难以置信的脆!一种叫做瓜的玩意居然可以比苹果还脆!你完全可以清晰地听到从牙齿进入果肉,到上下颌发力、从事“咬”这个动作,再到果肉从瓜皮逐步脱离这一完整的过程所发出来的清脆的音效。不但脆,而且暴甜,如果说哈密瓜的甜里面有一个名字叫甜的军团,伽师瓜的甜里面则有一个名字叫甜的帝国!

在伽师瓜的果肉与你舌头上的味蕾缠绵悱恻的几秒钟里,你会经由脆和甜的感觉和无穷无尽的历史连接起来,你的脑海中将飞速闪过如下画面:张骞在吃到西域甜瓜(伽师瓜前身)之后目光痴迷地望着苍天,缓缓地在空气中看不见的BBS上发了一个“赞”字帖;班超在平定某次叛乱之后的庆功宴上,用手劈开一个西域甜瓜,对手下将士喊道:“弟兄们,都来爽一把!”;西突厥的射匮可汗巡视至喀什周边,一边吃着伽师瓜一边和天神腾格里在内心深处的MSN里网聊;喀拉汗王朝的伟大诗人玉素甫嚼着甜蜜的伽师瓜构想着举世闻名的《福乐智慧》的下一章;跟随蒙古骑兵西征的契丹贤良耶律楚材把一块伽师瓜递给怒气冲冲的成吉思汗,低声劝到:“大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还是少杀点人吧!”;年过七旬的长春真人邱处机风尘仆仆地从山东前往今阿富汗境内的兴都库什山去给西征中的成吉思汗说法,在旅途中,疲惫的邱处机枕着一个巨大的伽师瓜睡着了,打起了脆甜的呼噜……

没错,这就是伽师瓜的神奇之所在。如果瓜的味觉构成了音乐,那么哈密瓜一定是“老婆老婆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之类的滥俗彩玲,而伽师瓜则是古尔德弹奏的巴赫;如果瓜的味觉构成了影像,那么哈密瓜一定是好莱坞商业片,而伽师瓜则是刚刚去世的伯格曼安东尼奥尼留下的不朽巨作。

      1994年在南疆与伽师瓜别后,每当我吃水果的时候,总是魂不守舍地想起伽师瓜,可惜当年伽师的生产规模和运输条件有限,在东土地界很难买到伽师瓜,为此我曾专程携妻前往南疆,让她与我分享那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脆甜。现在好了,伽师瓜在东土各大都会也都零星有售了,愿更多的人和我一样,能够在伽师瓜中找到味觉至福。
  评论这张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