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从内亚历史看世界的脉络  

2007-08-19 22: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内亚历史看世界的脉络
胡续冬
从内亚历史看世界的脉络 - 胡续冬 - 胡言卵语
  《草原帝国》

  (法)勒内·格鲁塞著

  蓝琪译

  商务印书馆2004年9月版

从内亚历史看世界的脉络 - 胡续冬 - 胡言卵语
  《西域文明史概论(外一种)》

  (日)羽田亨著

  耿世民译

  中华书局2005年9月版

从内亚历史看世界的脉络 - 胡续冬 - 胡言卵语
  《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

  (美)丹尼斯·塞诺著

  北京大学历史系民族史教研室译

  中华书局2006年10月版

  关于欧亚大陆上的古代文明形态,为我们所熟悉的无非是这片大陆边沿地带的中华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两河流域文明、阿拉伯文明和希腊-罗马文明,而对处于这片大陆中央地带的庞大区域——东起贝加尔湖、西至多瑙河、北抵西伯利亚、南达巴基斯坦,包括中亚草原、北亚草原、西亚草原、南俄罗斯草原、东欧草原以及草原之间的诸多高原、山地、戈壁、沙漠在内,我们对其文明的更迭、历史的序列除了“游牧”、“蛮族”等几个枯燥的词语之外几乎一无所知。

  或许你碰巧熟悉5世纪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的匈奴领袖阿提拉如何摧毁了西罗马帝国;13世纪被称为“东方战神”的成吉思汗及其子孙如何让蒙古骑兵震慑了从中国东南沿海到奥地利维也纳附近的广阔土地;14世纪令人心惊胆寒的突厥人帖木儿如何屠戮四邻、建立起以闪电出击和洗劫为能事的凶猛的帖木儿帝国,但对这三个偶然的历史节点之间的必然关联、对漫长的13个世纪里内陆亚洲游牧文明和它周边的定居文明之间繁复的互动关系以及这种关系对世界历史、宗教、社会、文化格局的影响,你肯定充满了好奇。

  对此,法国东方学者勒内·格鲁塞写于1939年的内陆亚洲史雄著《草原帝国》,以史学家的严谨、小说家的叙述技巧和耐心,向读者展示了一幅历史跨度、地理跨度、语言跨度和文化跨度均令人叹为观止的草原文明卷轴。从草原文明发端期的斯基泰人、匈奴人开始,到18、19世纪最后一批晚期蒙古汗国被定居文明的火器所消灭为止,格鲁塞描绘了中亚内陆深处火山一样不断喷发的强势游牧民族如何将草原文明滚烫的岩浆一圈又一圈地推向欧亚大陆边沿处的定居文明地带,那些在不同历史时期凝固下来的草原文明岩浆如何在内陆亚洲形成了比地形地貌还要复杂的文化状貌:希腊、阿拉伯、波斯、印度、中国文化与斯基泰、匈奴、突厥、通古斯、蒙古等草原文化之间沟通、跨越、交叠、挤压、渗透、淤塞、沉积、错位等千奇百怪的共生形态遍布其间。

  读完之后,你会发现,如果你不了解内陆亚洲草原文明的历史,不了解内陆亚洲的游牧文化和其周围定居文化之间周期性的、剧烈的互动关系,你就没法真正地了解整个世界的来龙去脉。《草原帝国》会让你开始习惯把东、西方的历史第一次当作一个整体来看待:一支小小的游牧人种在历史深处某个年代偶然的部落迁徙,比如公元前2世纪月氏人或者公元9世纪回鹘人的西迁,可能会造成整个内陆亚洲的文明格局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发生大范围的连锁反应,这种族裔分布、语言文化、宗教习俗等方面的连锁震荡或许会令人意想不到地传递到东、西方定居文明的核心地带,引发一连串或潜隐或明晰的文化变构,我们以往或许只是分别从东、西方的史书中看到了这种变构之末,却忽略了从浩瀚的内亚历史迷宫中寻找其共同的戏剧性之本。

  如果读完《草原帝国》之后,你想把头脑中马队一样疾速踏过的杂乱无章的内亚历史再重新梳理一遍,建议阅读日本内亚研究大师羽田亨写于上个世纪30年代的《西域文明史概论》和《西域文化史》,前者聚焦于天山南路的小西域,后者爬梳了范围略等于中央亚细亚的大西域,均以言简意赅的方式,把从古至今东西方诸种文明形态在内陆亚洲的此消彼长关系,尤其是回鹘西迁所造成的真正意义上的中西融会,叙述得一清二楚。中国读者可能更容易接近羽田亨的行文,因为其中所用的一些材料,包括多种语言文献中都有各自书写方法的一些地名,羽田亨选用的是我国史书叙述体系中的符码,比如把锡尔河叫药杀水,把阿姆河叫妫水。

  如果读完《草原帝国》之后,你还想在西方学者的内亚史著作中再度“策马狂奔”,建议阅读尚在人世的著名学者丹尼斯·塞诺的《丹尼斯·塞诺内亚研究文选》,你会在对诸如突厥起源传说、中央欧亚的水运、内亚的马与草场、中古内亚的翻译人才、剥头皮习俗等专门话题的论述中获得更震撼的求知体验和阅读快感,其中“论中央欧亚”一文是进入内亚历史迷宫所必备的指南针,该文从战争、政权、生产方式、宗教、语言、文献等方面探讨了内亚研究的广度和难度,谨慎地提出了在进入以内亚为核心的总体历史框架的时候,首先应该带着尽可能多的怀疑态度,以避免一知半解的牵强附会铸成的千古大错,避免使内亚成为“业余历史学家最后一处快乐的围场”。

  评论这张
 
阅读(2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