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挽救no future地带的沙县小吃  

2007-08-07 00:5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家附近有一条no future的小胡同,破破烂烂地从一片no future的平房区和老居民区插进一条满是建材小铺面、终日堵车&堵人的no future的大马路,在no future小胡同靠近no future大马路的那一小截不到20的极度no future的路段,路面变得如同峡谷一般逼仄,垃圾之多、噪音之巨、人车夺路之惨烈均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有趣的是,在这样一个仅有一车之宽的路段上,路的西侧竟然密密麻麻地挤了一大堆no future的小餐馆,有的小餐馆还将早点摊摆到了路面上,和误入险途的汽车叫板;路的东侧则是被铁皮围栏封起来的地铁工地,上面赫然立着一块巨大的施工广告牌,上书“时空隧道”,让人恍然觉得在如此混乱的市井大可以就地游仙……嘛叫魔幻?这就叫魔幻。

由于这个逼仄路段是我和娘子每次去早市的必经之路,所以对于路西侧的那排no future小餐馆的兴衰史俺们了解得一清二楚,确切地说,不是兴衰史,而是单纯的一部衰史,没有任何“兴”的可能性,每次进餐时段路过这些馆子的时候,里面大多空无一人,只有悲伤的小老板们百无聊赖地蹲在肮脏的门口抽烟,哀叹自己为何如此不明智,盘下了如此凄惨的店面。其中有一家最为no future的店面,半年之内就转手了无数次,从掉渣饼到所谓的成都小吃、杭州小笼包再到重庆烤鱼,没有一家做起来过。

前几天经过这家最最no future的店面的时候,赫然发现又换了主人。这次它变成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福建沙县小吃。我和娘子起初颇为不屑,以为又是一家伪冒假劣店,就像满北京城的“成都小吃”都是由重庆万州某村的人集体假冒的成都小吃一样。但经过几次之后,发现这家店一改前任店主们邋遢经营的no future作风,在那排灰头土脸的小餐馆堆里,这家最最no future的店面竟显出了秀美村姑的亮丽,而且店里的上座率开始陆陆续续提升,短短几天之后,每到进餐时段,里面竟可出现在这一地带从未出现的爆满胜景。

我和娘子决定在它倒掉之前及时一try。进得门去,一对长相极为忠厚靠谱的福建夫妇笑脸相迎,从其口音判断,应为响当当的沙县本地人。一看菜谱,果是沙县风格,名目繁多的扁肉、面条、蒸饺、药膳炖汤盅、卤品等等。纯粹是为了验证,俺们就点了一碗令沙县得以扬名立万的扁肉。所谓扁肉,即是闽人对馄饨的称呼。其特色在于,做肉馅不用刀剁,而是用一根特制的木棒对着鲜猪腿肉黑社会扁人一般猛扁一气,将之敲打为细腻而富有弹性的肉泥。有些扁肉的皮也不是用面皮,而是用闽人所谓的“燕皮”,亦是用木棒将鲜猪肉捶打成肉茸,而后拌以红薯粉,压制、切割成匪夷所思的薄片。

片刻之后,我们要的扁肉端上来了,食之,大赞,和我在福建、广东、浙江等地吃到的所有正牌沙县扁肉毫无差异,皮脆、肉嫩、馅香、汤中还有一股淡淡的当归味。酣畅淋漓之时,我和娘子抬头看见了简陋局促的店面里居然高悬着一块金光闪闪的匾额——“沙县小吃同业公会”!古老的行会就是强悍!在这个小牌牌的保障之下,连这么no future的地界都能诞生这样地道的口味!

我们和靠谱老板娘攀谈了片刻,提醒她这一地带的no future史,要她做好充分的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老板娘笑曰:“放心吧,再破烂的地方我们都做起来过,我们沙县人能吃苦、讲诚信,都说扁肉是我们的水泥,面条是我们的钢筋,走到再差的环境我们都能让沙县小吃风风光光……”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