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好久木有博了  

2007-07-19 10: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放假就到处颠,去湖北招生,去广州参观龙总的小龙公司,过几天还要去深圳、去青海……可怜的阿子经常一个人在家牙疼……
今年第一次干招生这种诡异的差事,在湖北n个城市乃至小城镇之间来回奔波,感触良多,在《XJB》连发了三篇招生见闻,本想在这里全都贴出来,但第一篇《招生见闻之两校对攻篇》涉及到和某大学的暗战,已然在该大学的BBS上引起了诸多非议,这里就不再散布对该兄弟大学的不良影响了,仅贴其后两篇。

                                   招生见闻之离奇资讯篇

 

在出发去招生之前,我曾经写过一篇关于大城市和小地方在与大学有关的资讯方面存在严重的地域不公正的文章,大城市的家长和考生对大学大多有着最基本的了解,小地方的家长和考生脑子里关于大学的讯息则是一片难以理解其来由的迷雾。在招生过程中,我跑的都是H省边远地区的小城市,有时还必须去联系山区县城中学里横空出世的高分考生,在为这些地区的孩子和家长们提供咨询的时候,大学资讯方面的地域不公正得到了令人震撼的强烈印证。

不少山区里的高分考生存在严重的沟通障碍,不但在电话里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就是面对面的沟通也难以顺畅地进行,很多时候,这些考生都直接把父母推到我面前,所有问题都让父母代为解决。这些父母有很多对高等教育一点基本概念都没有,问的问题匪夷所思,常见的问题有:“娃子们在你们那儿读完书求吃没有问题吧?不会分配回来种地吧?”、“电子信息科学读出来是不是就是去开网吧?”、“在你们那儿读完了再去国外留学算不算叛逃?我们家里面不会受影响吧?”

上述问题都还能够接受,最汗的是很多自以为对大学了解得清清楚楚的小城镇公务员家长。有一次我在给几个家长介绍北大的时候,说到北大图书馆藏书600多万册,是亚洲高校最大的图书馆,这时候一个家长一摆手,弹了弹烟灰,很不屑地说:“这些就别说了,别以为我们不清楚,啥600万本书啊,大学里的图书馆都一球样,里面一大半都是乱七八糟的课外书,会影响娃子们学习的,你把我们娃子招去了以后最好帮我们管住他,让他少去图书馆!”

有一次,我电话联系了一个山区里的文科高分考生,一听谈吐,还挺顺溜的,而且不需要父母参谋,自己就可以和我确定填报志愿的事情。我顿时大喜,问他对什么专业感兴趣,他斩钉截铁地说:“哲学!”我问他:“你真的对哲学感兴趣?”“当然,我就选哲学了,别的都不考虑了。”我很欣慰,以为为哲学这个冷门的专业招到了一个真心想学而且分数还相对较高的考生。结果第二天,这个孩子就给我打电话,说不学哲学了,要换专业。“不好意思,我以前搞错了,以为哲学是搞经济的,后来别人都说不是。我才听说你们那儿有个光华管理学院好像是搞经济的,我能上不?”我告诉他,他的排名肯定上不了光华,他的分数可以上新闻传播和公共管理,他问:“公共管理是干啥的?是不是搞环卫的?”我说不是,然后把报考指南上的公共管理专业的详细介绍给他读了一遍,他表示“听球不懂”,我想了想,直接就说:“就是可以出来当官的专业,县长、市长、省长以后都要学这个专业。”他很兴奋地说:“官比记者大,我不学新闻传播,就学这个公共管理了!”

                                           招生见闻之中学算盘篇

 

         在这次出去招生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在一些中学教育模式较为死板、孩子的自主性较为低下的小地方,一个考生高考志愿的最终成形,除了和家长的意愿、大学招生老师的游说有关系之外,中学校长和老师的意见也往往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如果中学校长和老师能够完全从孩子的立场出发为他们提供哪怕是命令式的建议,倒也无可厚非,毕竟,在很多小地方,孩子本人和家长脑海中的“高校地图”完全是冰河时期的版本。但问题在于,很多小地方的中学自有一把虚荣和权谋的算盘,这把算盘的“运算规则”常常凌驾于对考生前途的理性指导之上,名为“为考生着想”,实则是拿中学校方的“大局”和教师的私利来倾轧考生个人的利益。

        很多小地方的重点中学在当地炫耀其“业绩”、强化其教育品牌的时候,只认AB两所“超级大学”,学校里的“校史馆”仅用来陈列历届考上AB两所大学的学生的巨幅照片,其他重点大学,甚至包括香港的一些优秀的大学都“不算数”。这种对“业绩”的褊狭理解催生了一整套对校领导、高三年级组长、毕业班班主任和任课教师的考评和奖励机制,逼迫他们每年把尽可能多的学生塞进AB两校。

这听上去不是挺好的么?非也!对于一些分数刚刚够上AB大学的考生开说,如果非要报这两个学校,在专业上肯定没有选择的余地,可是如果转而选择其他的重点大学,则一定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录取到一些专业排名和就业前景都非常理想的院系。这种时候,中学校方常常会出面干涉,禁止考生投报其他学校,宁愿考生勉强在AB二大学中拿到一个毫无兴趣去学习的专业,也要让该校的“AB金榜”看上去更加“喜人”。我碰见一个考生,他非常想学法学,中学期间多次在模拟法庭上大展雄风,可是他的分数虽然压上了A大学和B大学的录取线,但在这两个学校选择法学专业的可能性均为零。在正式填报志愿的时候,他自己填报了另外一所以法学著称的很不错的重点大学,刚刚填完,“埋伏”在他身后的校长和老师就冲了过来,不由分说地手把手让他修改志愿,填报了A大学和B大学之中的一个,专业是他最不愿学的哲学。

        作为数个名牌大学多年来的“生源大户”,有些重点中学希望维持和所有这些大学在报送名额、自主招生名额上的“最惠关系”,因而非常善于运用“招生政治”之中的“均势策略”来左右高分考生的报考志愿。比如,把该校的第一、第四名“奉送”给A大学,第二、第三名“奉送”给和A大学旗鼓相当的B大学,哪怕这四个孩子坚持想上同一所大学、该大学也愿意全部接收都不成。这种时候,考生完全成了棋盘上的棋子、天平上的砝码,任由校方按照其“战略需要”来摆布。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