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被侮辱的苗家酸汤  

2007-05-17 08: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很不鸟某德基、某当劳之类的西式快餐,倒不是因为健康的原因,而是因为从纯味觉的角度来说,这些西式快餐对我个人而言不仅构不成任何意义上的味觉享受,反倒还有侮辱我舌头上高智商味蕾的倾向,也就是说,侮辱了我的“食格”。
    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无论走到哪儿,都能看见某德基新推出的“苗岭酸汤双层鸡腿堡”的巨幅广告。不就是想要在垃圾食品中加点装模作样的中国元素、为“国际化”得无根无脉的弱智形象加点不着四六的本地文化想像么?就一洋包子换点配方的小破事儿,还铺天盖地地到处做广告,弄得跟人民群众生活中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似的。
    可你还别说,什么破事儿只要一不怕傻二不怕骂地到处广而告之了,总会有人上钩,既有稀里糊涂地上钩的,也有清清楚楚地上钩的。何谓清清楚楚地上钩?举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前几年大家都知道“中式大片”很寒,但是在铺天盖地的土鳖宣传之下,好多人越是清晰地预感到它的可怕,就越是要愉快地冲进电影院去过一过骂烂片的瘾。正是怀着这种伟大的“看烂片”情怀,我和娘子终于憋不住走进了离家最近的一家某德基,要了一份所谓的“苗岭酸汤双层鸡腿堡”。
    作为资深贵州人的娘子和作为资深贵州中年女婿的我都全身心地热爱贵州的酸汤。说“全身心地热爱”是因为俺们不仅在心里顶礼膜拜黔东南的正宗酸汤,我家娘子更是身体力行,有亲手制作酸汤的光荣历史。
    黔东南(也就是雅称为“苗岭”的、以凯里为中心的苗家大本营)的酸汤可不是说模仿就能模仿出来的,它里面包含了太多手工时代的味觉对时间、对耐心、对材料的本地性、对密封状态下的神秘感的苛求。无论是白酸汤还是红酸汤,制作起来都不容易。做白酸汤须用淘南方籼米的淘米水,将淘米水烧开,倒入坛子里,加入适量的面酵母水和白醋、藠头(野葱)、木姜子,密封发酵3-4天。做红酸汤耗时就更长了,须将山里产的个小、皮薄的野西红柿(俗称“毛辣角”)和鲜红辣椒、苦竹笋与精盐、米酒一起放入泡菜坛中,密封发酵三七二十一天方可使用。这还只是准备工作,如果要做酸汤鱼、酸汤蹄花之类的经典酸汤菜品,最好将红、白酸汤按一定比例混合,再配上种类繁多的汤底调料和蘸水料,其中包含在异地(尤其是北方)很难见到的木姜子油、鱼香菜(小薄荷)、煳辣椒面等玩意。
    这些年越来越多的曾经背包行走过黔东南的外地游客都对苗家酸汤念念不忘,于是各大都市里主打贵州酸汤鱼的馆子应运而生,可绝大多数餐馆都有严重的偷工减料、偷梁换柱之嫌,最典型的就是省却了红、白酸汤发酵的过程,拿一大嘟噜番茄酱砸在锅里懵事儿。职业的中餐馆尚且如此,某德基之类的边缘票友就更是可想而知了。
    果不其然,在某德基里的“苗岭酸汤双层鸡腿堡”体验结果是这样的:比以前了辣鸡腿堡多加了一些黑胡椒,假装很辣,实则是和西南地区的辣椒之辣完全两回事的胡椒之辣;吃到最深处,有那么一小砣红乎乎的东西,品之,与红酸汤无关,加了一点点木姜子油的番茄酱而已。总体感觉是:有那么点辣,有那么点酸,但绝对不是任何意义上的苗家酸汤的辣与酸,而是一种难以下咽的傻辣与傻酸。
    想起在地铁站里最常见的某德基“苗岭酸汤双层鸡腿堡”的广告:一个二到家了的都市青年爬到苗家“刀山”梯子的最顶端,镜头从他的高度以变了形的广角毫无敬畏、毫无尊重可言地俯视苗家民居和苗家众生,大有“老子来过了,把你们丫给看了”的意思。这是一种卑劣的文化政治。“苗岭酸汤双层鸡腿堡”是这种卑劣的文化政治衍生出来的一个卑劣的产品,它意味着一种双重的侮辱:既侮辱了俺们的“食格”,更侮辱了伟大的苗家酸汤。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