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阿克黄一周岁生日  

2007-04-28 13: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是阿克黄公公的一岁生日。
一年前的昨天,也就是2006年4月27日,在俺们家楼底下齐大妈家的违建小院里,以该小院为流浪根据地的猫妈妈大黄生下了四只小猫,阿克黄就是其中之一。他的爸爸是他的亲哥哥虎子,虎子是2005年猫妈妈大黄和一只身份不明的流浪猫生的。因此,我一直搞不清楚阿克黄该叫虎子哥哥还是爸爸。
这是去年5.1期间我去骚扰才几天大的小猫猫们的时候拍的,很可惜当时我木有骚扰到躲在大黄肚肚底下的阿克黄,只拍到了他的妹妹小白: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现在小白也一岁了,依然和大黄一起在俺们家楼底下流浪,饥一顿饱一顿,好不凄凉。阿克黄经常在阳台上透过玻璃往下看,不知道他看不看得见他的妈妈和妹妹(据说猫的视力很弱)、看见了以后还认不认识。不过就算他不认识了,我们也还认这门亲戚,经常下楼去喂小白和大黄母女俩。
和阿克黄、小白同胎出生的另外两只猫猫,一只还未满月就被坏小孩摔死了,另一只我们管它叫“小耗子”,因为非常非常瘦小,满月以后被附近小区的住家收养了。据阿子说她曾经看见有一天“小耗子”溜回我们家楼底下来玩,看来也重新回到了流浪猫的行列。阿克黄的“哥爸”虎子一直是我们单元的镇门猫,每天进出楼门都能看见,但是今年春节过后虎子神秘地消失了,据说是和园子里其他失踪的肥壮流浪猫一样,落入了街头烤串者的魔爪,沦为了假冒羊肉的烤串。
一年光景,阿克黄一家落得生死相隔、骨肉失散,越想越凄凉。
这是阿克黄三、四个月大的时候照的: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那时候他营养很差,极其瘦弱,神色也很忧伤,每天有一半的时间都蹲在门口的水泥台子上发呆。从那时候开始起,我和阿子就对他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动了收养它的念头。
这一张是阿克黄五个月大的时候拍的: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那一阵它似乎已经预感到了我和阿子会收养它,所以和我们俩特别亲近,只要我们一走过它身边,它就会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跟我们玩,有时候还会犯流浪猫之大忌:跟着我们上楼。不久之后,我们正式收养了阿克黄。
昨天的生日我们给他买了一包妙鲜包当生日蛋糕,阿克黄吃得吸溜吸溜的,愉快地在进食活动中完成了由幼猫到成猫的身份转换。它的大屁屁后面是两个猫抓板,已经被它抓得不堪入目了: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吃完“猫蛋糕”,阿克黄兴奋地在床上秀他的帅、摆他的酷,被咔嚓以后的他越来越东方不败,只可惜,肚子和屁屁越来越大,和小脸越来越不成比例: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作为一只小骚猫,岂有不爱香艳之理?阿克黄在闻我们床头的栀子花,越闻叫声越娇媚: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今天是阿克黄“奔二”的第一天,我在写这篇博客的时候,阿克黄一直在电脑旁边很深沉地看着我,好像在大肚肚里起草着他的“猫生胡言”: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