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小吃主义胜地  

2007-03-14 11: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名业余美食家,我热爱各地的小吃甚于热爱各大菜系的大餐,因为小吃符合颠覆“宏大叙事”的后现代精神,它用犄角旮旯的、不可归类的零星快感堆积出一大砣繁复的本地味觉谱系,而这种味觉谱系往往和本地犄角旮旯的生存经验相重叠,在很多地方,小吃的摄取环境本身就是这个地方地缘文化鱼龙混杂的命脉所在,它时刻呼唤俺们用肠胃与本地精神对话,使得进食这一活动具有强烈的文化参与性。
    我曾经高举“在小吃摊上消化一座城市”的“小吃主义”伟大旗帜,用舌尖拥抱过大江南北无数以盛产小吃而著称的城市,但真正算得上“小吃主义”胜地的,依我看来,还得数今年我刚刚去过的贵州安顺。
春节里的某一天,我被几个贵阳的小吃主义者告知,要想真正体验到遍地是小吃、无时不小吃的小吃主义至高境界,必须得去披着黄果树马甲的安顺。在小吃主义者们的视线中,黄果树之类的著名景致是阻碍人民群众认识安顺本质的障眼法,真正的安顺并非地图上的一个巴掌大的旅游小城,而是由无数名目繁多的本地小吃构成的巨大的味觉星云。于是我就跟着她们爬上了开往安顺的长途车,咸与小吃去了。
    到达安顺的时候是下午4点钟,这样一个午餐不靠晚餐不搭的时段,而且是在其他地方的人民都热衷于呆在家中建设和谐家庭的春节期间,我本来以为小吃胜景会大打折扣,没想到一下车就遭遇到安顺人民猬集街头大肆饕餮的情形。安顺的市区的确不大,屈指可数的几条街道上,除了一些童心未泯的群众依然在热烈地投身于在一线城市已经下线多年的打气球、套圈等娱乐项目,其他的人民基本上都是在鳞次栉比的小吃摊上从事吃这种古老的人类活动。
    我们漫无目的地朝人多的苍蝇小摊猛扎,接连不断地往肚子里胡乱塞了一堆卷粉、裹卷、豆腐果、油炸粑稀饭和各种记不住名字的粑粑。窃以为最有特色的当属卷粉,一种用特制的米浆在巨大的盘状容器中高温蒸制出来的薄入蝉翼的粉皮,做好了以后会被卷起来,故曰卷粉。卷粉可以剪成条状放在碗中加调料吃,也可以升级成为裹卷。裹卷就是将大块的卷粉分割成小块,而后裹着各家各户的秘制辣酱、豆芽、折耳根、酸萝卜丝、海带等物事送入口中,有点类似于贵阳的丝娃娃,但丝娃娃的皮是面粉做的,不如裹卷用的卷粉香,当然,丝娃娃的DIY精神要高于裹卷。
    我娘子接到了她身在北京的安顺姐们儿发来的短信指示,要我们奔赴安顺六小去吃一种神秘的小锅粉。在寻找安顺六小的过程中,我们意外地穿过了一条满是烙锅店的穷街陋巷,扑鼻的烙锅香把这条破旧的街道薰成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口腹天堂。我们很想冲进去烙上一锅,但每家店里生意都好得令人发指,不但没有地方坐,就是外卖也轮不上给我们烙。好在我们很快就找到了古老的安顺六小,校门口那家小锅粉店资历老得连牌子都用不着立,里里外外坐满了人。天可怜见,在春节里,还在这么个非典型的进餐时段,我们居然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传说中的小锅粉。四块钱一个砂锅,里面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些土豆、酸萝卜、宽粉、肠之类的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配料,但吃起来却让人感到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爽。
    我粗略统计了一下,在安顺逗留的仅仅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的肚子里至少塞进了平日里两天吃的食物,全都是互不重样的小吃,因而,把安顺称为我的私家版“小吃主义胜地”一点也不为过。当然,我深信,只要机缘得当,任何一个祖国西部的二、三级城市都有可能成为我的下一个“小吃主义胜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