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蛊惑核桃糖  

2007-03-13 14:2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贵阳南郊有一骚野小镇名唤青岩,乃是有明一代的“饷道”要冲,镇中“明清制造”的街道、建筑、多种宗教和习俗驳杂融会的文化侥幸躲过了张牙舞爪的历史,却没有躲过张牙舞爪的旅游开发,特别是陆川跑这儿拍了部《寻枪》之后,青岩变得更加热闹,满街都是抱头鼠窜的游客和大呼小叫的店铺,俨然一派全民皆商的胜景。很多在青岩暴得大名之前就将其视为最佳郊游去处的贵阳人如今提起青岩都是一副避之不及的神情,好像一发出“青岩”两个字的音面前就会出现乌泱乌泱的人群。但嗔怪归嗔怪,一到节假日,贵阳人民还是喜欢往青岩流窜,倒不是去凑明清街道到此一游的热闹,而是顶不住青岩美食、零嘴的诱惑,就是冒着被祖国各地游客踩死的危险也要扑过去过把瘾。
    春节里的某一天,在贵阳过节的我和娘子无意中提起在贵州省内比赫赫还要有名、比鼎鼎还要大名的青岩鸡辣角、青岩猪脚、青岩豆腐、青岩水盐菜、青岩妹幺花生、青岩玫瑰糖、青岩引子糖、青岩核桃糖等等一长串让舌尖激动得死去活来的名词,一时间忍不住肠胃深处的冲动,约上了两个跟我们一样头脑简单、消化系统发达的朋友,直奔青岩而去。上述美味虽然我已然在去年领略过,但一想到要再度把它们深情地摄入腹腔,我还是兴奋得流下了万恶的口水,并且一任它在无比颠簸的乡间公路上悬吊在嘴唇下方不住地晃动。
    青岩街头的游客拥挤程度完全可以用和北京的堵车一样壮观的“堵人”来描述。好在经受了茫茫人海的考验之后,迎接我们的就是茫茫的猪脚海和鸡辣角海。我们来之前已经清空了肚子里的硬盘,不一会儿就开始从沿街的店铺往硬盘里高速下载各种美味动植物。几个小时过去之后,我们被一肚子的猪脚、土鸡、米豆腐、辣椒、清明粑、糍粑拖累得步履蹒跚了起来,纷纷感叹肚子的容量不够。这时候,我们只能把身上的背包当成U盘,琢磨着存点什么鸡零狗碎的小玩意带回北京之后再安装到肚子里。
    在青岩,“黄家”是最著名的本地零嘴品牌,“黄家”用祖传秘方加工的玫瑰酱、玫瑰糖、核桃糖系列是我们带回北京的最佳选择。我们找到了正宗的“黄家”摊位,在买完了各式小零嘴之后,卖糖的mm居然盛情地邀请我们进屋子后面的作坊去看核桃糖制作现场。我们虽然早就知道核桃糖是由核桃、糯米、麦芽加工而成,但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些物体是怎样形成一种叫做糖的玩意儿的。
    进得作坊,我吓了一大跳。青岩虽是个边远小镇,但旅游已然把时尚带了进来,作坊里的工人小崽们一水儿的蛊惑风格,烫着盗版的周董发型露出盗版的陈晓春眼神,而且每人手中拿着一把西瓜刀模样的砍刀,如果不是其中的两个人正在从事把大块糖体奋力切割成薄片的伟大的劳动,我绝对会认为我们误入了庙街。更震撼的是,我很意外地在其中一把砍刀上瞥见了三个嵌在刀身上的字——“新洪兴”,顿时哑然,开玩笑道:“你们哥儿几个也分洪兴和东星啊”,但见我对面一个长得酷似《喜剧之王》里面那个“《雷雨》就是讲义ki”的小哥笑嘻嘻地说:“分啊,他们几个是新洪兴的,我们几个是新东星的,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们一般不砍人,只砍核桃糖。”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