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家有关二爷  

2007-03-11 20: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直觉得家里缺个什么东西,用以满足我的江湖情结。比方说吧,家里要是来了一群特别义干云天的老哥们,尤其是那种当初一起混过街头混过校园混过各种小圈圈的老哥们,好容易聚一块儿了,我又已经戒酒多年,拿什么东西来追忆摸爬滚打的似水年华?再比方说,家里要是来了一干有为后生,那种让你觉得不冒充一下大佬都对不起人民群众的特别懂规矩特别有抱负的小兄弟们,时代变了,我不能带他们出去冲锋陷阵,只能领着他们在书本里围堵个把老奸巨猾的理论,这种时候总得有个什么东西用来建设一下和谐师门的道义文化吧?总得有个什么义字当头的符号让他们暂时摆脱一下洪水猛兽一般的“不靠谱”三个字吧?
    什么东西可以填补这个空白?我脑海里顿时升起了一个伟岸无比的形象——关二爷。目前俺们对关二爷形象的开发仅仅停留在黑帮片里拜把子的场景中,这远远不够。作为“道义”一词的最强悍的民间载体,关二爷崇拜完全能够满足我对兄弟情谊、师门秩序的想像。剩下的问题就是:到哪儿请个关二爷回家呢?我在记忆中搜索了一下最为威严的关二爷造型,最后锁定在安顺屯堡地戏里的关二爷“脸子”(面具)上。没错,就是它了。碰巧我春节期间在贵州厮混,于是择了一个良辰吉日,我和娘子约了两个好友一齐扑向安顺平坝县的天龙屯堡。
    所谓屯堡,乃是指明朝初年被朱元璋调遣到西南去的30万大军剿灭元朝残余势力之后的驻扎之地,集中在今天的安顺一带,当时不但士兵们被留在了当地且耕且守,就连他们的家人也从江南迁移到驻地一同从事农业生产。600多年过去了,由于与外界高度隔绝,安顺周围的屯堡依然保留着大量的明代文化习俗,他们明明都是汉人,但由于穿着“活化石”一般的明代汉服,看上去竟像一支神奇的少数民族。
    经过近些年土里土气的旅游开发,好几个屯堡都已经开始变得面目全非,开发力度最大的天龙屯堡尤甚,民居、服饰、饮食、惯习全都成了一条龙式的卖点。好在我此行的目的极为明确,不是去体味乔装打扮的“明朝那些事儿”,而是直奔地戏,确切地说,是直奔地戏的关二爷脸子而去。何谓地戏?简单地说,就是带有特定的军事演习、军功怀旧和故土追忆目的的跳神仪式,融合了第一代屯堡人故乡江南农村600年前的“傩舞”、“嗔拳”和贵州当地的巫风,场面极其壮观。在地戏的诸多脸子之中,关二爷的脸子最为拉风,赤面明眸,长髯飘飘。很多地方的关二爷造像都不够帅,生给人家整得满脸堆肉、下颌发达,好像在诬蔑关二爷早年卖枣的时候天天偷吃枣子,把下巴嚼得异常肥大似的。这里的关二爷脸子就不一样,非常帅非常酷,很符合一个白天在早市卖水果晚上补习《春秋》的青年义士形象。
    我在地戏场子里草草地看了一出《战吕布》,就四处跑去找关二爷脸子去了。很快,我就在一家地戏脸子店里找到了一尊史上最英俊的关二爷。据做脸子的师傅介绍,这尊关二爷脸子上的胡须是由屯堡里早些年几个德高望重的老者剪下来的头发凑成的,由于那些老者本身就算是本地活生生的关二爷,我买的这尊关二爷可谓是一个关二爷的集合体。我欣喜若狂地把这个关二爷集合体带回了北京,挂在门厅里一开门就正对着的那面墙上,效果极其强烈——由于关二爷的脑袋上顶着门厅里的壁灯,夜间的时候,只要一进门、开灯,骤然浮现出来的一对圆睁的关二爷大眼足以把任何一个擅自闯入的小偷吓破胆。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请到俺家里的关二爷)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