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小虫虫爬出来的世界史  

2007-02-08 11: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5世纪末、16世纪初西班牙人葡萄牙人殖民美洲之后,所谓的“新”、“旧”大陆开始被打通,“旧大陆”打着贸易的名义到底从“新大陆”掠夺了什么导致殖民者暴富一时?我们的脑子里会迅速闪过一串答案:黄金,白银,巴西木,以玉米、甘薯、马铃薯、烟草、辣椒、花生、西红柿、南瓜等为代表的农作物……如果你不看《完美的红》这本书,你一定不会想到在上述的名单中加上一种小虫虫的名字,但如果你碰巧看完了《完美的红》,你一定会在黄金的后面加上一个稀奇古怪的词——胭脂虫。
    胭脂虫是墨西哥瓦哈卡地区寄生在仙人掌植株内的一种体型极为渺小的虫虫,而这种非常难以识别的小虫身上,却蕴含着世界上最完美的红色的全部秘密:瓦哈卡一带的阿兹特克人世世代代饲养胭脂虫以从中提取一种名为胭脂虫红的染料,用这种染料染出来的红色令闯入这一地区的西班牙人目瞪口呆——这就是欧洲人在纺织、装饰、绘画等领域梦想了多少个世纪的、色泽无比灿烂且能保持数百年不褪色的最无敌的红色!
    世纪文景出版的译著《完美的红》完全像是一本discovery体的历史演义,讲述了从古希腊以来到现代社会红色在欧洲文明中的呈现方式及其背后的生产方式。一开始,它就以杂闻轶事的笔法交待了在西班牙人到达墨西哥之前,埋藏在意大利染工的命运之中的关于红色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奇遇,并勾勒出了在纺织业阔步发展成为欧洲财富支柱、对红色的各种象征性需求日益暴增的背景下,能够生产出红色的染料具有多么惊人的利润但却又是多么的不尽如人意。
    在讲到西班牙人“发现”胭脂虫之后,全书的重心立即倒向这种无辜的美洲小虫,作者格林菲尔德惊心动魄的笔法就此全面展开:财政上已然破产的西班牙王室如何几经波折最后恍然意识到了胭脂虫的重要性,开始垄断胭脂虫的越洋贸易并从中获取了令欧洲其他国家口水横流的暴利;有政府支持的欧洲海盗们如何在浩瀚的大西洋上大规模地打劫装有胭脂虫红的西班牙船队;在西班牙对胭脂虫的秘密守口如瓶的情况下,欧洲各国的富豪和顶级科学家们如何就胭脂虫到底是植物还是动物展开了世纪豪赌和显微镜观察大赛;法国、荷兰等国家如何派出物种间谍潜入西班牙美洲窃取胭脂虫;在拿破仑战争、西班牙语美洲的独立等一系列国际风云事件中胭脂虫如何历经全球性的颠沛流离;20世纪化学染料的兴起如何无情地抹去了胭脂虫身上无上的荣光;20世纪末以来天然染料的复兴如何令胭脂虫再次走上红色的历史舞台……
    《完美的红色》简直可以说是一本“小虫虫爬出来的世界史”,书中被胭脂虫牵涉到的人物五花八门、难以归类,从菲利普二世、伊丽莎白一世、拿破仑这样的君王到贩夫走卒,从列文虎克、林奈、柏琴这样的科学家到尼德兰画家杨.凡艾克、玄学派诗人约翰.邓恩,欧洲近现代文明的基本要素几乎全都被胭脂虫爬过了。有些故事完全超出了平时所接触到的“文史常识”范围,比如,如果不看这本书,根本就不会知道英国诗人约翰.邓恩早年曾经做过袭击西班牙胭脂虫红商船的海盗,也不会知道19世纪中期导致数十万人死亡的“爪哇大饥荒”居然是由于荷兰殖民者强迫爪哇居民摧毁良田、集体养殖从墨西哥偷来的胭脂虫所引起的。历史书能写得如此有趣,没有理由不去找来看看。唯一的遗憾就是,在专有名词的翻译上,尚有多处不规范甚至错译的情况。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封面是我娘子很喜欢的杨.凡艾克的《包红头巾的男子》哦!)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