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航班HU7190  

2007-02-24 10:1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去贵阳岳父岳母家之前,我和娘子在北京已经订好了回程机票,2月21日下午5点从贵阳飞回北京的海航HU7190。当时我们丝毫没有意识到,2月21号这一天,对于我国的民航业来说,会是怎样的一团混乱。如果按照我岳丈大人事后的提醒,2月21号这天是大年初四,黄历上赫然写着“不宜出行”;如果按照北方人民对“2”的俚俗解释,我们的实际飞行时间2月22日简直就是三倍的2。
    2月21日下午4点,我们和在贵阳厮混了一个春节的黑猫夫妇在龙洞堡机场会合,以各种形式的排列组合拍下了一堆猥琐告别照,而后准备分头奔赴北京和上海。办理登机手续和安检的顺利程度绝对不会让人预感到这一天会有多么2,直到我突然发现,写明4点半开始登机的登机牌上登机口的位置居然是一片空白。
    黑猫夫妇天真烂漫地飞向没心没肺的十里洋场去了,而我们则不得不留在一片唉声叹气的龙洞堡机场,一遍又一遍地听着候机大厅的广播“去往北京的航班因为不够飞行条件,不能按时起飞,起飞时间请听候通知”。据说,伟大的首都被史无前例的大雾笼罩,当天祖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进出北京的飞机都被迫成为流浪航班。
    就这样,我和娘子2x100无聊赖地耗在候机厅里,吃了海航的延误餐,把笔记本电脑里的美剧看到电池死翘,而后像困兽一样在巴掌大的龙洞堡机场里轮班逡巡,其间好几次差点冲进“不正常航班娱乐室”里去抢别人的麻将打。娘子一直在悲伤地惦记着托运行李中的一大块生鲜猪板筋和几大砣糍粑辣椒,怕它们在延误中愤然变质。终于,到后半夜,传来了首都机场可以起降的消息,但由于跑道上恢复身份的流浪航班过多,堵车之都北京又成了堵飞机之都,俺们的HU7190还是不知道嘛时候出现。
    子夜时分,我们老泪纵横地爬上了小得木有公务舱的HU7190。灰机带着俺们疲惫的身心升空之后不久,我就发现不太对劲:这是一架极其古老的波音737-700,噪音强悍无比不说,如此剧烈的晃动感我从未经历。没多久,飞机遇上了持续不断的气流,机身开始做无休止的颠簸运动,分发饮料的空姐被晃得扶着座椅呆立在过道中不得进退。眼见着整个机舱开始上下左右不住地抖动,振幅越来越大,在我亢奋的耳朵中,竟传来了机身的某些结合部位咔嚓咔嚓的声响。好歹我也是祖国民航的常客,颠簸是常有的事儿,可是像这种动静的颠簸,还是头一次碰上。飞机里的气氛异常诡异,我放眼看了看周围,所有的人表情都很凝重,有人甚至开始呕吐。我紧紧抓住了娘子的手,后脊梁开始噗哧噗哧地冒汗。每次都买航空保险的我,唯独这次没有买,就算买了,跟我坐在一起的娘子也不可能成为受益人……我们坐在倒数第二排,我脑子里顿时闪过美剧LOST里飞机失事的场景,要是那样,我们就只能在机尾帮里混,而机尾帮是坠地后混得最惨的……我小声问娘子在想什么,她居然也说:LOST……
    在令人头晕目眩的超强颠簸中,我们开始没边没际地追悔。娘子后悔不该在年终抽奖的时候抽到手机,耗了太多的人品,后悔不该在安顺天台山的五龙寺接受一个伪冒神职人员分发的符条,那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路顺风”;而我最最感到后悔的是,不该在上飞机以后看一个叫做朱靖江的家伙翻译的一本讲二战期间中缅印战场的书,书中充斥着对“驼峰航线”坠机事件的描述……我迅速把这本晦气十足的《滇缅公路》合上,塞进了前面座椅的口袋里。一瞬间,持续了近一个小时的颠簸稍事停顿了下来。
几个惊魂未散的乘客问旁边的空姐:“晃成这样,该不是要出什么事儿吧?”空姐为了安慰道:“没事儿,我们原来在新华航空的同事里面,还有被颠簸弄得髋骨骨折的呢,那动静才叫大,最后不都飞过去了吗。”语毕,几个问话的人脸都绿了。
    突然间,飞机里的小喇叭开始广播了——由于首都机场的天气又不够降落条件,本次航班将立即降落在西安咸阳机场,请大家做好降落准备。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还在猜测到底是天气的问题还是飞机被颠出了故障的时候,又一阵生猛的颠簸过后,气喘吁吁的HU7190真的就降落在秦始皇的地盘上了。小喇叭接着说,目前尚不能决定是让大家住在咸阳还是稍后继续飞,所以都得跟飞机上老老实实地呆着。机内一片晕乎乎的沉默,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我前面坐着的一个娇柔文静的姑娘,她打开了小巧的手机,张口就来了一句彪悍的“你大爷的!”
    娘子居然兴奋了起来,她还没来过神奇的三秦大地呢。她热切地期盼着能够在咸阳机场附近住一晚上,然后一早起来跑到西安城里去吃各种著名的面食,全然忽略了机场到西安城区40多公里的距离。飞机里的人开始捉对交谈,诉说他们都有99%的机会不坐这趟HU7190但最后还是鬼使神差地上了贼船。午夜时分的陕西骚土上嘛也看不见,我试图走出舱门去抽烟,被机务人员扭送了回来。又是一通2x100的无聊赖,我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拇指运动,给手机通讯录里的每一个陕西人士尤其是个把咸阳美女发过境照会,试图骚扰他们的睡眠。结果一个回复都还没有盼来,小喇叭就斩钉截铁地发话了,说北京的天气略有好转,机长决定“立即飞往北京”,和世界各地的流浪航班争抢首都机场的跑道。
    HU7190又在剧烈的颠簸中升空了。我又忍不住琢磨起LOST的时候,却发现娘子嘴唇翕动,似在念叨什么东西。原来娘子刚才短信了已然在上海嘿咻了数度的黑猫夫妇,要得了《圣经》里主祷文“我们在天上的父……”,一升空就开始低声背诵。天上毕竟是耶大爷的地盘,主祷文果然管用,不多时,颠簸就已全面告停,机上饱受惊吓的乘客们陆续开始和全国人民一起进入了梦乡。
    凌晨4点到达依然浓雾缭绕的北京之时,首都机场居然比我们家旁边的早市还要热闹。挤在世界各地的流浪航班吐出来的人流里排了半个小时的队,打到了一辆回家的出租车,的哥在车中不停地赞扬海航的神勇,说我们能飞回来就不错了,有些航空公司干脆把21号当天的航班全部取消了。这时候我突然想起,航班HU7190原来是句暗语,它的意思是——“胡,妻要救您。”这正是:有娘子相伴,嘛都平安。
  评论这张
 
阅读(4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