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有多少老二不辞而别?  

2007-02-05 13: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家住的那个小区一进大门的左手边,有那么一排呲牙咧嘴的平房,一大群简陋的复印店、照片冲洗店、杂货铺、早点摊推推搡搡地盘踞在这片巴掌大的地盘上,让这里的住家们一进大门就有一种热热闹闹的回家的气氛。在这些灰头土脸的铺面当中,有一个灰头土脸到了极点的烟摊,它的外形完全是一个标准的乡下瓜棚,夏不避雨冬不遮风,但棚里趸的货却是方圆几里地最地道的,不但品种齐全、价格公道,更难得的是,和其他假烟云集的基层烟摊相比,这里的每一根烟丝都能燃出一个斗大的“真”字。这就好比一个贫寒的村姑,虽然戴不起像模像样的bra,但破旧的bra里面却是浑然天成、如假保换的巨大的内空间。
    我经常光顾这个无名烟摊的最主要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它像村姑的胸,而是因为卖烟那小哥们儿超级可爱。小哥们儿是安徽人,十六、七岁大,一个人飘在北京谋生,脸都还没长开,就学着江湖中人留胡子,结果弄出一鼻毛和髭须混一块儿的诡异效果。每天早上六、七点钟,小哥们就首如飞蓬地坐在烟摊里了,披一件老式的军大衣,鼻涕嘻溜嘻溜地冲路过的熟人傻乐。他家里人每次打旁边的公用电话找他的时候都会问:“我们家老二在不在?”,所以周围的保安、店员都叫他老二。老二话不多,但句句实在。只要我在他摊上买了烟当场拆开准备抽,却又在浑身上下一大堆口袋里搜火机而不得的时候,老二都会笑呵呵地递过来一个火机,“大哥,送你。”有时候我去买烟会赶上老二吃饭,吃的都是从隔壁小吃店里端过来的那种最便宜的、没有一星半点肉末的刀削面,这种时候老二一般都会把面条端到我面前,拿一碗的腾腾热气蒸着我的脸说:“大哥,吃了么?没吃的话吃点吧!”老二在摊上呆得无聊了偶尔也会嘴碎一下。有一次我奉娘子之命出去接她一姐们儿来我家玩,进大门以后在老二那儿买了包烟,老二一边找我钱,一边搂了几眼我身后身段惹火的娘子姐们儿,小声跟我说:“大哥,嫂子半个小时以前已经回家了,千万别带回去。没地儿的话我烟摊后面还有一间库房呢,可以将就一下……”乐得我半天点不着烟,直骂他不学好。
    前些天我一早起来,发现烟又断了,于是屁颠屁颠跑到老二那儿,结果居然看见满地的瓦砾砂石,活蹦乱跳的一排小平房一夜之间就全都木有了。我问大门口的保安怎么回事,保安嘛也没说,指给我看了看贴在电线杆上的平房拆迁公告。我又问他知道老二去那儿了么,保安曰NO。唉,一年多里几乎每天都打照面的一个小哥们儿就这么人间蒸发了,连个招呼都没来得及打一声,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在哪个意想不到的犄角旮旯里看见那个仗义得请我吃刀削面、愿意借我库房用的老二。
    我突然想起来,在我的北京生涯中我还碰见过n多个类似的老二。读本科的时候小南门斜对面有个馄饨摊,每天给我端馄饨的河南小哥们就叫老二,那馄饨摊也是一夜之间拆违建的时候死翘的。读博士的时候,认识一个在胡同里摆摊卖旧书的山东小伙计,也叫老二,买了几年他倒卖的旧书,后来胡同扒了,山东老二也不见了。正是这些勤勤恳恳的外地老二们构成了这个城市最生机勃勃的老二,虽然这些老二们每天都在我们身边不辞而别……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