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被构造出来的“垃圾门”  

2006-12-12 13: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顾彬见过几次面。印象最深的是今年秋天一起去新疆玩的时候,每到一处景点,其他人竞相掏出数码相机比试激动的像素,惟有老顾彬很有范儿地站在人群之侧,背着手慢慢踱步,间或伫立良久,用精确、稳妥的德意志目光四处打量。这个老成、持重、以渊博和严谨著称的欧洲汉学巨匠大概怎么也不会想到,几个月以后,在中国的街头小报上,他的名字会被一束浮躁、诡异的东亚媒体目光锁定。
    不日前,西南地区某小报刊登了一篇貌似编译的所谓“报道”,文章以支离破碎的引语配合倾向性很强的叙述,告诉民族主义情绪浓郁的“理想读者”们,德国一个“有着一定知名度的”的汉学家顾彬(晕啊,老顾彬都只能算“有着一定知名度”的汉学家,俺们的部分媒体从业人员的眼界和学识真叫一个高啊!)对中国当代文学开炮了!他居然瞧不起我们图书销售排行榜上功勋卓著的《x图腾》!他居然说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说当代中国作家胆子小、没有发出“中国的声音”!这则消息迅速被转载、转引,标题也越做越生猛,在这个善于制造琐屑事端的年代,远在波恩的安静的老顾彬已然被描述成了一个“中国当代文学垃圾论”的肇事者,雪球越滚越大,被媒体诱使着出来就此事站队、表态、放狠话的人越来越多……
    埋首在卷册之中的老顾彬要是得知他的名字在中国第一次走出学院和写作圈进入到一个不大不小的公众话题里去的时候,居然是以“肇事者”的面目出现,不知会做何感想。根据我对老顾彬为人、为学、为文的了解,我严重怀疑西南地区某小报的“报道”到底是怎样被拼凑,或曰被“编译”出来的。我们看不到上下文的语境,只能看到被锁定为“放炮者”的老顾彬被肢解下来的几句“激愤”之语。
    事实上,就算老顾彬真的认为中国当代文学之中的一部分小说是“垃圾”、中国作家没有发出“中国的声音”,也不值得俺们的媒体如此别有用心地转载。其一是因为,持此种观点的国内学人、作家也大有人在,区区在下也做如是观,这是本来就是一种正常的批评的视野,没有必要借着外国学者的言辞将这种批评视野撵到一个准民族主义的圈套里去;其二,要以一种平常心看待汉学家的研究和言论,让我们换个角度想吧,在中国做外国文学研究的学者也大有人在,他们之中如若有人对研究对象国的当代文学现象提出了批评,对象国对这些批评即使有关注,也不会扩大到民族自尊心、大众话题的范畴里去。
    有趣的是,10多年前,以研究唐诗著称但却对中国新诗理解颇为褊狭的米国大牌汉学家宇文所安曾在米国《新共和》杂志上发表过一篇《什么叫世界诗》的文章,疑有借贬低某流亡诗人来贬低中国当代诗歌的取向,国内对这篇文章的敏感仅限于诗歌圈的范围之内。这一次,老顾彬虽然在所谓的“垃圾论”中褒扬了中国当代诗歌,但因为在所谓的“报道”中他招惹了当代中国的小说,便引起了街头小报和狭隘民族主义者的“热烈”关注。由此可见,小说和诗歌在中国当代文化格局中的地位,真是不可同日而语。诗歌点儿背,没辙。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随时都在勤奋学习的老顾彬)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