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北四环外华语行乞金曲排行榜  

2006-10-30 10:3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逢上所谓的“大陆流行音乐20年”,到处都在以此为由头,大搞纪念、大做专题,媒体上隔三岔五就是与此有关的专访、口述、回顾、总结,俨然想要借此机会梳理出一部大陆流行音乐史甚至一部流行音乐对当代文化的影响史出来,连豆腐块大小的一篇访谈也往往充满宏大叙事的口气,看来俺国文化人好大喜功的“贪大症”在什么事儿上都能体现出来。但流行音乐的发生、传播、影响跟自上而下的运动、政策、项目不一样,它本身就是由无数个嵌在芸芸终生卑微生活里的“小”构成的,很难被差强人意地合并同类项,这种在细枝末节处呼应我们身上参差人性的“小”正是因为站在历史意志之“大”的对立面而在广阔的乡野坊间越渗越深。在“贪大症”的思路之下去隆重地纪念流行音乐20年,关注的对象自然是那些风云叱咤的音乐人、对什么事都能说三道四的社会名流,而不会去考虑在大陆流行音乐20年的撒播过程中,一些籍籍无名的特殊人群作为最不起眼的音乐载体所起到的作用。市井陋巷中以乞讨为生的盲人乐师就是上述特殊人群之一。
    虽然流行音乐的秀场和做派越来越与时俱进,但在庞大都市毛茸茸的腋下,行乞的盲人乐师们依然用古老的方式为路边的行人制造微型的音乐现场:一个小马扎,一把胡琴,一个装钱用的小盘子,OK了。随着这些年行乞盲乐师的队伍越来越庞大、分布越来越广阔,他们几乎成了在都市穿行的人必经的一道音乐风景。
    盲乐师们拉奏的乐曲少不了有“二泉映月”等民乐经典、豫剧等地方戏曲、“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革命歌曲,但如果存在一张统计全国各地行乞盲乐师常奏曲目的“行乞金曲排行榜”的话,近些年来排名靠前的肯定是“大陆流行音乐20年”范畴内的城乡结合部经典名曲。我曾经就西苑、中关村、五道口一带若干个固定的“音乐行乞座摊”上盲乐师们的曲目做过粗略的调查,发现雄踞“北四环外华语行乞金曲排行榜”的打榜曲目百分之八十都是20年来的大陆流行音乐。其中,改革开放初期的银幕型男兼刑满释放人员迟志强同学创作于大陆流行音乐发端期的“囚歌”系列有三首上榜:《铁窗泪》、《愁啊愁》、《钞票》,而且位列前三名。其他位居前列的行乞金曲分别是:陈星的《流浪歌》、陈少华《九月九的酒》、火风的《大花轿》、尹相杰的《纤夫的爱》、刀郎《2002年的第一场雪》、庞龙的《两只蝴蝶》……
    不要草率地以“恶俗”二字来概括盲乐师们的行乞金曲,要知道,这些打榜曲目既然是用来唤起施舍的,它就必然能牵动大范围内的同情心,具有高度的行乞有效性。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大陆流行音乐经过20年的积累,已经有一部分转入到了大众的日常情感交流模式之中,能够用它们来乞讨是一个很了不起的里程碑。考虑到“行乞金曲排行榜”和“建筑工地外来务工人员哼唱金曲排行榜”以及“县级行政单位长途汽车站金曲排行榜”在大陆流行音乐20年中所具有的重要地位,建议在20年纪念之际,设立20年大陆流行音乐“行乞金曲大奖”、“工地金曲大奖”和“长途汽车站大奖”,获奖者一定不能是音乐的原创者,而是街头的盲乐师、工地上的歌王、长途汽车站播音室的广播员,或曰车站DJ。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