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叫卖声  

2006-10-24 09: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习惯,早上起来之后,坐在朝南的屋子里喝茶,一边晒着太阳,一边静待浓茶把肚子里的残汤剩饭瓜零果碎有条不紊地驱赶到消化器官末端组合成某种黄灿灿的物体,以便我能手持一本卫生间读物愉快地在马桶上哼哼着,开始新的一天。
    就在黄灿灿的物体即将形成的时候,我突然听到楼下传来了一个恍若隔世的声音——“卖螃蟹咯,大个儿的活螃蟹……”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再仔细一听,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阳澄湖刚刚运过来的大螃蟹,新鲜大个儿的活螃蟹咯……”难道我是在做梦?在伟大首都的居民小区里居然能听到沿楼叫卖的吆喝声?是不是我正梦回幼齿时代的南方,抑或是更早的时期,老舍笔下的北平城?我掐了掐自己的胳膊,疼。再掐了掐娘子的胳膊,被打。我终于意识到:我真的听到了活化石一般的叫卖声。
    我和娘子立即冲到了阳台上,那个推着自行车卖螃蟹的老伯已然叫卖到了我们楼下,有几个反应敏捷的街坊冲下了楼,打开了自行车后座上吊着的两大麻袋螃蟹,开始和卖蟹老伯品螯论黄、讨价还价了。附近小树丛里的流浪猫猫们也被浓郁的河腥味儿吸引来了,围着老伯的自行车呜喵呜喵乱叫,有一只对伟大首都的老知识分子居住环境感到极度好奇的螃蟹忍不住从麻袋里爬了出来,掉在了地上,猫猫们顿时围了过去,竞相用前爪好奇而又谨慎地拨弄着这种它们在北京的流浪生涯里从未见过的神秘生物。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俺们没有听到过曾经一度熟悉的叫卖声。我是一个从小就跟着父母在祖国各地流窜的苦孩子,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每到一个新的城市,最先吸引我的总是那些神奇的叫卖声,这些互不重样的吆喝常常会在一瞬间点燃我的方言学习热情,诱使我以它们为起点,疾速闯进一个此前全然陌生的方言世界中去,我对每个城市最细微处的物候、惯习、享乐、脾性的把握,也都是从叫卖声开始的。
    在这个因互联网技术的进阶而人人高呼“自媒体”的时代,俺们早就忘了,其实挨家挨户叫卖的小贩所发出的吆喝声才是最古老的“自媒体”,它干净、利落、无中介、无噱头,完全像个书写在空气中的blog,每一个街区、每一扇门窗、每一张面孔都是它的友情链接,通过这些友情链接,它可以进入到每一个无所事事的清晨、每一道闲散的阳光、每一片鲜活的记忆之中,从而链接出整个被我们称之为城市的物体。
    建立在诚信基础上的叫卖声充分体现了人与居住环境之间的高度融洽关系。我记得在南美的时候,我居住的小区每周三都有郊区的果农推着小车前来叫卖,懒散的南美人民往往懒于下楼挑拣,很多人打着呵欠在窗口传达购买意向,果农遵嘱挑好了水果、称好了斤两,买主就直接把钱搁进一个篮子里用尼龙绳放将下去,果农将水果、找回的零钱置于篮中,笑曰:“收绳!”
    可惜,在俺们祖国的大部分欣欣向荣的都市里,这叫卖声都已变得可遇而不可求了。我目送卖螃蟹的老伯远去之后,满怀失落地蹲在马桶上,听着耳边越来越微弱的叫卖声慢慢消失,准备开始毫无新意可言的新的一天。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