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放bia言  

2006-07-25 22: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话里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叫做“放bia言”(或者叫“发bia言”、冒“bia言”),在具体会话里的使用情况大致是这样的:“在你娃儿的博客上潜水潜了大半年了,今天实在忍不住,跳出来放两句bia言哈!”或者“xxx这个老杂皮,嫌别个不理他,动不动就要跑出来放bia言。”“bia言”这个词在普通话里实在难以找到一个意义和情感效果能够与之完全重叠的替代词,正如bia字实在是难以找到一个合适的汉字来书写一样。
    在川话里,bia(如果转换成川普,可以发第三声)有“扁”的意思,川人常说“踩bia”,意为把什么东西灭了、整了、收拾了,比如:“我兄弟伙经常去的那条发廊街最近严打遭踩bia了!”“意大利队把法国队踩bia了!”如果有朝一日川人也能像广东人一样捣鼓出一套古怪的声旁和形旁对应系统来书写那些任何字库里都没有的川音汉字,“bia”字可以写成一个足字旁加一个扁。“bia言”跟“踩bia”的关系很大,既可以指那种奔着“踩bia”什么东西的目的而说出来的狠话、发飙的话,也可以指那种一说出来就有可能被别人“踩bia”的傻话、二杆子话、不着调的话,这两种含义经常混生在一起。也就是说,“放bia言”同时具有“放狠话”和“冒傻气”的意思,用在别人身上多含讽刺,暗含对此人“二并嚣张着”的情感判断,用在自己身上则满带自嘲,暗含“二并快乐着”的自我戏谑。
    不管放话者如何之愤、如何之刚猛,从受话者的角度来看,“bia言”一般来说都具有强烈的娱乐性。但是在日常生活中,以会话的原生态面目出现的免费的“bia言”总是一种稀缺娱乐资源,因为敢于“放bia言”的人在生活中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在我们还有迅猛发展的媒体,在“广开言路”的进程中,“bia言”的放话渠道无疑也被大大地拓宽了,这是时代的进步,毕竟,人们群众需要越来越多的“bia言”来满足他们日益高涨的娱乐需求,把免费的日常会话中的“bia言”变成可供读者消费的媒体上的“bia言”是一种拉动文化创意产业市场内需的伟大举措。
    在“bia言”大行其道的时候,偶尔也会出现一个小小的问题,那就是有些“bia言”很顽皮,喜欢伪装成“非bia言”的样子,骗取人民群众的娱乐感之外的其他情绪,比如正义感、忧心忡忡的焦虑感等等,这样的“bia言”欺骗了人民群众的娱乐需求,有必要及时扒下它们的“非bia言”马甲,还它们以“bia言”的本来面目,让人民群众重新体会到“放bia言者”带来的娱乐效果而不是义正词严的震慑感。
    区分“bia言”与“非bia言”的一个有效手段就是看看这些言论是否有助于事态的良性发展、是否仅仅是出于放话者自身表演目的的需要。比如说,这段时间被炒得轰轰烈烈的两个旅美学人放出来的关于大陆名校危机的言论就是伪装得很深的“bia言”。这两个人一个夸大了香港几个高校在大陆扩大招生对大陆名校造成的冲击,一个不加详查就以明确的百分比断言大陆高校的“人才造假”,他们触及到的问题其实都是老生常谈的问题,国内同人对此多有切肤之痛,很多人正在忍痛从自身做起,在教学、研究的细节处一点一点与庞大而顽固的体制进行局域化的“游击战”,这些人更倾向于“于事有补”的艰难的实践而不是站出来于事无补地放话,这两个旅美学人倒好,站在体制之外某个与己无害的位置由着自己一路愤化的表演兴头大放“bia言”。对这种“bia言”我们本应该持娱乐态度来“听赏”,但不幸的是,由于它咄咄逼人的伪装性,很多听者因此而陷入了“大陆名校是否沦为了二流大学”的口水之中,忘了去想“除了放话,我们每个人到底能够为此而做些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