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植物的笔名  

2006-07-20 09: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字的人往往都喜欢给自己弄个笔名,成得了大气候的作家笔名一般都具有一种不可逆转的宿命,能够让他们的写作看上去完全和笔名相得益彰而和本名毫无关系。远的不说,在当代中国,你无法想像“邓小华”这个名字会写出属于“残雪”这个马甲的奇谲文字,虽然前者是后者的本名。在诗歌领域,一个叫做“多多”的马甲总能让词语的内在活力多多益善地涌现出来,但如果把这个“多多”换成学名“栗世征”的话,我们首先想到的大概只能是一个世代征战的军旅作家。我有一个既写诗又写小说还写影视剧本的好朋友叫做王艾,他的文字总有一种捉摸不定的艾草的芬芳,我一度以为这是一个罕见的本名和写作风格相重叠的名字,后来我才得知他本名叫王威力,完全像是那个十几年前老在电视上打广告的威力牌洗衣机的品牌代言人。
    不光人有笔名,好些个花花草草、蔬蔬果果也有听上去冠冕堂皇诗意盎然不知其究竟为何物的笔名,只不过植物自己没法给自己起笔名,都是光给自己起笔名还觉得不够过瘾的人为了营造不同的表达需要给天真的植物们安上去的。
    年少时读阿根廷作家博尔赫斯的诗,老读到一种叫做忍冬的植物。譬如,他曾经很拽地写道“秘密水池里/流水的循环,/素馨花和忍冬的香气,/安睡的鸟儿的宁静,/门道的弯拱,潮湿/——这些事物,也许,就是诗”。我当时认定忍冬是一种稀罕的异域植物,它的字面意思注定了它和博尔赫斯隐忍、克制的文字之间的联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很多国内的诗人都喜欢拿“忍冬”这个词来点染一种含蓄、内敛的精神,这几年有一套很不错的诗歌丛书就叫“忍冬诗丛”。但这忍冬其实并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它就是俺们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金银花,大江南北很多地方都一嘟噜一嘟噜地长着,开的花不但香,还可以入药,药铺里俗称“二花”。你瞅瞅,“金银花”里的“金银”俩字太经济主导,“二花”里的“二”字老让人觉得很二,所以,要把它捣鼓进装蛋的诗里面,还真得用“忍冬”这个艺名。
    也是在年少的时候,看翻译过来的很多欧洲作家的书,总看到三色堇这种不知所以然的植物,看名字觉得很“本真”、很单纯明快,符合我对欧洲傻甜青年的想像,怨不得意大利人把它作为思慕和想念之物,波兰人更是把它定为国花。多年后我无意中发现,原来如此异域如此翻译腔如此文艺如此装蛋的三色堇,竟然就是俺们祖国任何一个小公园里都泛滥成灾的鬼脸花,我做小朋友的时候,每逢五一十一被学校抓到公园去暴走一圈之后,都免不了要被老师逼迫着写菊花荷花鬼脸花的作文,我幼小的心灵里充满了对那些一脸讪笑的鬼脸花的愤恨之情。
    最近的一次被植物的笔名忽悠是和烹饪有关。我娘子酷爱钻研厨艺,前段时间经过网上网下的认真揣摩,决定大规模地DIY泰国菜。难为她居然从各个犄角旮旯的商店、超市搜罗来了n多泰国菜专用香料,可最后还是缺一样很重要的佐料,名唤罗望子。听听,多诗意的名字啊,好像一个轻解罗衣的泰国妹在纱帐里望着即将宽衣上床的兀那贼汉子。俺们一开始猜测这是一种极其稀罕的泰国本土植物,所以才被汉语赋予了高度意淫化的想像之名。后来终于搞明白了——这罗望子不过就是酸角,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酸角汁的酸角,西南人民没事就嚼着玩的酸角干的酸角。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