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水魔方还是鬼磨坊?  

2006-07-08 09:2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个标准的间歇性伪球迷,每四年一发作,跟着全世界人民一起盯着电视机瞎凑热闹,在一个月之内草草记下一大串拗口的名字,以供四年后对着电视说“哟,这哥们儿还在踢啊!”或者“那谁谁谁怎么没见呢?嘛时候退休的?怎么没跟我打声招呼啊”。伪归伪,真看起来还挺上劲的,特别是年轻的时候。
    我读硕士那会儿,每层楼有个所谓的电视机房,那屋子一般都是照顾结了婚的老硕士们拖家带口住的,平时打扰人家去搂一眼全球电视业收视率最高的节目新闻联播都觉得够不好意思的了,更何况半夜三更的98世界杯呢。还有一个更要命的问题,就是甭管是普通宿舍还是电视机房,晚上一到12点就得拉闸熄灯,人老硕士一家想让你看都不成。好在还有卫生间不拉闸,大家伙干脆把那台破旧的共用电视从电视房抱到了卫生间里面,随便支条凳子架在便池和盥洗台之间,一到凌晨开始直播的时候,楼道里20多条闲汉就都光着膀子穿着肮脏程度不一的三角或平角底裤,像蜷缩在渔船里的偷渡客一样挤在10平米左右的又热又臭的卫生间里看球。热还好说,反正就在盥洗台边上,随时可以拧开水龙头往身上洒水。臭就难以克服了,本来就趸了一大堆体臭盎然的有为青年,再加上电视机背后大小便池里呼之欲出的强劲气体,一个月下来,每当我回想起98世界杯的时候,脑海中每一个进球的画面都伴随着浓烈的腋臭、底裤、甲烷和清洗便池的硫酸的气味。
    时过境迁,8年过后,我也能躺在自己虽然局促但既有电视也不停电的家里看世界杯了。自家的舒适氛围一洗98“卫生间世界杯”的诡谲记忆,从此,脑海里再闪现进球画面的时候,就不会浮现出那些不便言及的气息了。走出卫生间的世界杯让我看得更加从容,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卫生间看球的时候,为了尽量缩短与臭味的接触时间,我们不到比赛开始不进卫生间,一到中场休息就赶紧跑出来换气,一结束更是立马冲到楼外翻墙出去喝啤酒,这导致我们对98世界杯期间的电视广告完全隔阂。现在就好了,我可以躺在床上对着电视看那些专为应世界杯的景而制作的没完没了的广告了,这些让人啼笑皆非的广告有时候甚至比球赛本身更加令人难忘,更加“精彩”。
    最让我觉得神异的是某个家电品牌的“水魔方”洗衣机广告。但见一大堆没有肉体可附着的球衣球裤兀自组合成空空荡荡的人形物体,在球场上跑来跑去地踢球,完全超越了卡尔维诺的《不存在的骑士》而进入到了鬼片的境界。特别是广告行将结束之时,某个球衣和球裤的组合体屁颠屁颠地跑到洗衣机旁边,纵身一跃,跳进了洗衣机里面进行自我清洗。这完全是贞子的洗衣机版啊!鬼片之中的鬼片!这洗衣机不知道该叫它“水魔方”好还是干脆就叫它“鬼磨坊”。我不清楚咱国家到底有没有电视广告的分级制度,这“鬼磨坊”的广告俺们这些成人看了倒无所谓,小朋友看了就算不被那些没有肉身的球衣球裤怪吓得发懵,也保不齐会一不留神模仿一下那个贞子的洗衣机版,趁大人不注意往洗衣机滚筒边上蹦达,然后一头扎进去。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