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城市的香氛遗产  

2006-07-02 22: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到大去过很多次中南部某省会,可能因为每次都是匆匆路过,没时间去细究这个城市日常生活褶皱里的异趣,所以对它的印象并不是很好,总感觉热烘烘、乱糟糟的。但前几天再在该城短暂停留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物事却改变了我对这个城市的认知,让我无意中感受到了其外在的混乱景观之下的细腻和恬静。
    该市是祖国著名的火炉之一,北京现在刚刚才步入夏季,这里已经热得让我恨不能穿上皇帝的新装了。我本想在湖边暴走,可顶不住暴热,很没出息地挥手招了一辆计程车钻了进去。坐定之后突然感到异样的清爽,不仅仅是因为开着空调车里凉快,更因为车里弥漫着我非常非常喜欢的栀子花的气味,好像空气里有无数个头上插着栀子花的老婆在轻轻呼唤我:老公,老公……定睛望前座一看,原来是的哥在空调两个的出风口上各插了几多新鲜的栀子,栀子花骚情无限的香气被空调的小风一吹,可不满车都是“老公,老公”的无声呼唤么!我盛赞的哥心细,懂得为乘客营造别样氛围,可的哥跟看土鳖似的白了我一眼,说他们这儿好多人都这么干,并不是他别出心裁。该市和南方很多城市一样,一到夏天栀子花就盛开不已。每天早上都有很多小贩提着满篮子新鲜的栀子花,沿街拦车兜售。市民们都习惯把浓香四溢的栀子当成生态版的车用空气清新剂,让貌似杂乱的城市地形细部流动着栀子的低语。
    前几天的文化遗产日让很多人意识到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性,其实在我看来,一个城市、一个地域基于某种花卉的气味而形成的香氛,尤其是存留、传递、撒播这种香氛的地域性方式,也应该被当作某种地域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来看待,我们姑且称之为城市的香氛遗产。南方很多城市都有着积淀丰厚的香氛遗产。成都一到茉莉花期,就会有小贩在街边售卖茉莉花串,洁白清香的茉莉被细心地串成茉莉项链和茉莉手镯,摆在一方洁净的蓝色土布上,煞是可人。贵阳和成都到黄角玉兰开的时候,小小的黄角玉兰散发出的浓烈的香气就会迅速笼罩这两个城市,因为满街都是提着黄角玉兰兜售的卖花人。成都一般都是把黄角玉兰成对穿在一起卖,像穿着一对象牙饰物的项链,贵阳更实在一些,通常论碗卖。水姜花盛开的时候,华南的很多城市也会被水姜花的奇香所庇护,卖水姜花的女孩跟北京冬天卖烤白薯的一样多,只不过后者提供的是作用于胃部的香味,前者提供的是作用于心情的香氛。
    北方的城市在香氛遗产上确实要薄弱一些,这可能不仅仅是由植物分布的遗憾所造成的,它或许也和粗犷的北方性格与香花之间的不对称有一定关系。作为一个深爱栀子的人,我到目前为止见过的最凄惨的、最没地位的栀子花出现在我家附近的西苑早市上:菜摊上的一个河北大汉把一大堆已然有些打蔫的栀子花像烂白菜叶一样堆在化肥袋子上,旁边是黄瓜土豆西红柿豆芽等等。在叫卖各色蔬菜之余,河北大汉顺带着有气无力地咕哝一声:南方来的栀子花啊!贱卖咯贱卖咯,两块一斤,全部拿走十块钱……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