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俺的专栏文集《浮生胡言》新鲜出炉  

2006-06-15 10:1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编辑说,月底之前应该能把货铺到全国。

《浮生胡言》序——

                胡话胡说(代序)
                               王小山

    2003年11月11日,第一份XJB携带着油墨的香气出现在众多北京市民的手中。当时,我担任这份注定辉煌报纸的文化副刊部主笔,主要任务是搜寻志同道合的社会贤达人士充任我们的专栏作者。
    XJB的总编辑程益中以非凡的勇气,认同了两个专栏版的存在,一个是每日专栏,另一个专栏名为“首都”。顾名思义,每日专栏的作者是固定的,每个人每周四篇;而首都专栏作者并不固定,邀请的是生活在各个国家首都的作者,述说当地的风土人情,这展示的是XJB当时领导班子的国际化视野。在“首都”的作者中,惟一每天出现的就是胡续冬了,这个勤奋的家伙当时在巴西利亚一所大学任教,杏坛操作之余每天为XJB舞文弄墨,其“桑巴故里”专栏持续了整整一年之久,直到他从巴西利亚大学回到北大……人回来了,但其专栏在读者中认同度之高让我们无法舍弃他的文字,只好将他的专栏名字改成了“浮生胡言”。
    如你所知,“浮生胡言”中的“胡”当然是两层意思,概括起来就是“一个姓胡的家伙关于人生的胡说八道”,胡续冬认同这个有些自嘲感的名目,当然缘于他作为一个读书人对自己的信心。
    媒体上的专栏,虽然都叫专栏,但五花八门,各种文体各种内容都可入专栏,是典型的大杂烩,胡续冬的文字在良莠不齐的专栏里能够脱颖而出,受到大面积的欢迎——我一度停了他三个月,收到广泛的骂声——当然有其道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就是因为他非凡的洞察力。
    从本书内容来看,胡续冬写的都是小事,毫不夸张地说,甚至很少超出家庭朋友生活范围的点点滴滴。从小事入手是很多如他般的学者所不屑为的,这正是胡续冬的可贵之处,所谓见微知著,所谓微言大义,在胡续冬的文字中一览无遗。很多做学问的人皓首穷经,得意于方寸之塔,也是我所景仰的,但参与社会,在媒体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把话说出来,更显得可贵。
    30年前在乡下,看到有人为家家户户安装广播喇叭,发通知,播新闻,念文件,给我的印象非常之深。类似的事情从有人类以来到今天,从今天到将来都是一样的,有一些阵地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不去占领,一定会沦落到SB手里。我每次看凤凰卫视里看“李敖有话说”和“秋雨时分”时都有这种感觉。很多学者洁身自好,固然能保持人格的完整,但将阵地自动让出,实在让人心有不甘。这些是题外话,就不多说了。
    现在,“浮生胡言”结集出版了,对胡续冬,对XJB,对我这个第一任责编,都是一种幸事。胡续冬和我还能经常坐在一起小酌几杯,胡说八道几句,而XJB地覆天翻,物是人非,实在让有不胜唏嘘,唉。

                                                                   20060510  王小山

《浮生胡言》后记——



                        后记
                           胡续冬

    我从17岁以来就一直呆在一种叫做大学的空间里。本来以为在这种地方呆久了,人会变得越来越有范儿,像一摞旧书一样缄默,像一面牌坊一样苍茫。可我不行,越呆越聒噪,就算嘴巴不聒噪了,也要在文字里聒噪。
    很早以前,因为我大嘴巴,朋友们都戏称我“一个人就是一个媒体”。六年前我做了个网罗文青艺青的新青年网站,大家又说我“一个人就是一个跨媒体”。没想到我这就跟“媒体”二字结缘了,这两三年来,一直在给各种媒体写各种专栏。
    在不幸沦为“专栏作家”以前,我一直是个写诗的,也做和诗有关的研究、批评和翻译,除了写诗和读诗的人(在中国这两类人几乎完全重叠),几乎没人和我的文字打过交道。正是这种叫做专栏的玩意,开发了我生产废话的巨大能量,让我身上的一部分游魂能够翻越一行一行的诗歌栅栏,跑到外面去活动活动筋骨,在雪地上撒点野。
    其实,自现代传媒业兴起以来,专栏这块小小的地界对于世界各国的文学依存和承传都起到了非常意想不到的作用,在有些国家和地区的大众媒体上,专栏完全就像是文学这个小国在传媒的领土上开设的一个享有高度自主权的使领馆。中国在20世纪上半叶也是如此,只不过因为各种原因,直到现在才零零星星地出现续接这一传统的趋势。
    至于我在专栏里释放出的那些聒噪,各人看法不一。有人觉得是“学院无厘头”,有人喜欢里面“平常生活中的异趣”,还有人坚信我绘出了另类知识分子眼中的风俗卷轴,是特殊年代的民生巴洛克,这些都远远超出了我活动文字筋骨、排遣胡说能量的初衷。
    这本书是我2005年以来给《XJB》等报刊撰写的专栏文章的不完全汇编,书名也是我在《XJB》的专栏名。感谢最早发给我“专栏令箭”的《XJB》副总李多钰女士和曾经在《XJB》做过我的“专栏门神”的王小山、王文静、于崇宇、绿茶,《东方早报》的何涛、小飞,还有其他报刊的友善的编辑们,是他(她)们容忍了我这么一个废话篓子长期占用公众资源胡说八道。感谢我可爱的娘子阿子,正如扉页所示,这本书是题献给她的,而书中“浮生”的部分则完全是我们二人婚后共享的渺小而快乐的“浮生”,愿这部分文字中潜藏的幸福感能支撑我们的一生。
    最后,感谢本书的责编王学良,难为这么一个憨厚老实的有为青年,来编我写的这些刁钻古怪的文字。
阅读带给读者们的快感,将加倍返还于我的感恩之心。

                                                   胡续冬

                                    2006年5月11日,北大蔚秀园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