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从词汇表中蒸发了的电报  

2006-05-24 08: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10多年来,我们的生活比狐狸精还要善变,很多以前习以为常的东西,渐渐从我们视线中消失,最后化为一小撮模糊的记忆。从个人词汇表的角度来说,好些个以前我们常用的词,由于其所对应的事体逐渐被我们发达的生活器官新陈代谢掉了,它们开始仅仅作为一个冷门的词汇躲藏在词汇表的褶皱处,再后来,连词汇表的褶皱都保不住了,它们会在褶皱里被变化之风彻底蒸发掉,而当我们偶然间再次见到这些词的时候,竟会有在派对上看到陌路E杯索女的兴奋感,全然忘记这撩人的E杯索女原是自己的老相好。只有被这种因陌生化而生的兴奋感弄得活跃起来之后,与这些词相关的事体、这些事体上附着的模糊的记忆才会恍若隔世地释放出来。
    “电报”这个词就是一个典型的从词汇表中蒸发掉了的老相好。在我搞不清有多少年没用过这个词也没读到过这个词之后,不久前突然在报纸上看见了它,颇感诧异,这种诧异不仅仅是和老相好恩断义绝之后再度邂逅的诧异,更是一种猛然间听闻多年未有音息的故交已然驾鹤西去的诧异——我读到的关系电报的消息是,电报这种曾经一度“现代”过的通讯手段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美国已然在今年年初全面终止了电报业务,中国虽然没有宣布终止,但使用它的人早已寥寥无几了。
    1990年代初,电报对我这样一个喜欢四处走动、异地感情联络频繁、江湖交往过于庞杂的外省驻京大学生来说显得格外重要。那时候不但没有出现BP机、手机、互联网,学生宿舍里连电话都没有,而偏巧我和我所交往的人又都属于热血沸腾型不靠谱青年,都习惯在一瓶啤酒之后突然做出一个出游决定,或者突然间有跨地域的吵架、道歉、倾诉、传谣、嗔怪、撒娇、呐喊、彷徨等类型的生理需求,这时候,书信往往跟不上形势和情绪的变化,电报,尤其是加急电报,成了首选之物。曾经有一段时间,由于长期和电报亲密接触,导致我说话风格和晚期唐僧一样简洁明快,写字风格和海明威一样洋溢着电报体的光辉。(不幸的是,网络时代到来之后,我又恢复了废话篓子的本色。)
    但极简主义的电报行文有时也会种下荒诞戏剧的奇葩。我那时常常在暑假的时候接待外地各大学写诗的朋友们发过来的同学、老乡、亲戚、朋友,由于大家都笃信 “朋友的n次方也是朋友”的江湖信念,假期中往往会出现不但所接待的人根本不认识,就连发电报的介绍人也不知道什么来头的情况。有一次我接到一份加急电报,上书“x日x时接x次车的xx”,发报人的姓名和地址我完全不熟悉,要接的这个xx我也从未听说过,显然,发报人为了节省发报费,完全忽略了交待我和他之间的人脉推导过程、忽略了对那个xx的任意一种特征描述。
    为了对得起江湖规矩,我硬着头皮去了火车站,像《玩的就是心跳》里的情节一样,举着一个拣来的烂鞋盒,用粉笔写上了xx的名字。不多久,我还真在出站的人海中接到了一个学生模样的xx。这个老实巴交的xx一路无话跟我来到了宿舍,闷声不语地翻看我扔给他的一本武侠小说,等到我从食堂打回饭来招呼他一起吃的时候他才颤巍巍地问我:“啥时候开工啊?俺爸说工头一把我接到就要带我去工地上工……”正惊愕间,看楼的大爷带着一个绝色mm走了进来,声如洪钟地呵斥我:“这个叫xx的姑娘说是你朋友的朋友的女朋友,来上新东方辅导班的,都发了电报叫你去火车站接你怎么没去啊?害得人家一路问到我这儿……”靠,原来都叫同一个名字。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