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那些沉默的学问守护神们……  

2006-04-24 23:3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病魔顽强搏斗了近一年的孟二冬老师最终还是撒手人寰了,在北大留下一片痛哭追思、扼腕长叹之声。和很多靠忽悠起家的明星学者们不一样,孟二冬老师是个真正的好人、认真老实的好学者,所以他的辞世对于那些切身感受过他的人格魅力和知识馈赠的人来说,的确是一件过于沉重的事情。即使没有在患病后被广泛宣传,仅凭校园里的口碑,他也能赢得众多师长、同人、学子们由衷的敬佩。比如,像我这样一个既未在上学时上过他的课、也未在任教后与他同过事的晚辈,也早就在他被树为典型之前,从多人之口得知他为人、为学、为师的中正与淳厚,而他辞世之日在第一时间短信告知我去网上看讣告的伤心之人,更是一个和孟二冬老师所治的唐代文学相距遥远的某理科院系的朋友。可以说,孟二冬以他49岁的短暂生命为“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句古谚做出了最具有当代性的诠释。
    在悲伤和喟叹之余,我们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到了传媒业所谓“新媒体时代”、IT业所谓“Web2.0时代”的今天,在学术明星、文化明星们的任何一滩毫无意义的吵架口水都能淹没公共资源、强迫无数毫不相关的人在其中接收“洗礼”的同时,像孟二冬老师这样无论人品还是学品都能让人如沐春风的好人,只有在积劳成疾、行将驾鹤之时,才能为大众所知?而且即使在去世前的几个月里媒体曾经频繁地报道过作为教育工作者典型的孟二冬老师,但在名人博客、馒头、新一轮互联网抢滩热讯、艺人们扬言要打却总也打不起来的官司的冲击下,有多少人认真地关注过这个在任劳任怨之后饱受病痛折磨的好人?在得知孟二冬老师噩耗的第二天,我去和几个北大出身的做影视和出版的“精英”们吃饭,他们在纵论了半天某公司收购某公司、某明星和某金主分手等天下大事之后,像是顺便提到什么小道消息一样问道:“听说昨天北大死了一个老师,他的名字好特别啊,叫什么二冬来着,你记得么……”
    上个世纪80年代的蒋筑英、罗健夫们因为积劳成疾而英年早逝,他们的事迹只有到病重甚至死后才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如果说当时的传播滞后或许是因为传媒不够发达的话,20多年之后在娱乐、八卦等方面甚至出现严重的媒体话语过剩现象的今天,为什么孟二冬老师的命运还会重蹈蒋筑英、罗健夫们的覆辙?当然,能赶上滞后的被宣传还算是好的了,很多像孟二冬老师一样积劳成疾猝然辞世的“学问”二字的默默无闻的守护神们,去世之时媒体的八卦死水上没有一丝悲恸的涟漪。我读硕士时候的师母、著名翻译家赵振江教授的爱侣、北大西班牙语系的资深教授、中国西班牙语研究和译介领域的巨擘段若川先生2003年去世的时候就是这样。由于师资力量不足,段老师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要在指导多名博士、硕士生的同时,给好几个年级的本科生上高强度的语言基础课,严重超额的工作量拖垮了她的身体,在病逝前几天她还上了满满一周的课。我的老师赵振江先生提到段老师的时候,总是很难受地说:“她完全是累死的……”可别说是现在,就是在段老师辞世的2003年,除了她身边的人和爱读拉美文学译著的书虫们,知道段老师噩耗的能有几个人?
    在哀悼这些“学问守护神”的同时,我偶然得知,某大学的某明星学者利用其在公众领域的花哨声望在众多上市公司担任独立董事,由于怕承担这些问题公司财务报表疑窦的责任,近日匆匆将其手中股份全部抛售,买得多处豪华别墅。两相比较之下,愤懑之情尤盛。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