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书签  

2006-04-27 09: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娘子有个习惯,喜欢攒从新买回来的衣服上剪下来的标牌。我开始以为娘子是出于建立个人服饰史记忆的需要,或是因为过于看中品牌的“符号价值”,才毫无节制地在家里收养了一群又一群标牌们。很快我发现,娘子对标牌们的蓄养完全是出于极度实用的目的:她拿标牌当书签用。娘子的阅读量非常大,而且阅读的发生状态没有任何规律,任何一个时刻在家中的任何一个地方她都有可能以任何姿势滑入阅读之中,因此,与之相应,我们家的服饰标牌不仅储量丰富,而且分布得毫无逻辑,床头、书桌上、沙发扶手上、书架边上、马桶侧边的窗台上甚至阳台的花盆旁边,到处都埋伏着一群服饰标牌,随时准备伺候娘子的阅读。有时候我甚至觉得娘子部署这些标牌的思路和枪战片里的复仇英雄部署枪械的思路完全一致,就像那些复仇英雄走着走着可以突然从走廊的花盆底下掏出一把枪来完成射击动作一样,娘子可以突然不知从什么角落抓来一个标牌锁定她正在浏览的书页。
    但为什么是服饰标牌而不是其他东西,比如扑克牌,名片,电话卡等等,能够胜任娘子的“金牌书签”的职位呢?后来我了解到,娘子的好几个闺密都有拿服饰标牌做书签的优良传统。其中一个很没出息的闺密抖出了为什么选择标牌做书签的秘密:“其实呢,看书是件很辛苦的事情,特别是写论文的时候看专业书,看着看着很容易打瞌睡,可如果书里夹得有服饰标牌,情况就不一样啦。你想啊,在看得昏昏欲睡的时候,眼前突然冒出个Agnes.B、Chloe或者Miss Sixty,就像一下子回到了血拼现场或者潜入了秀场一样,立马精神头儿就来了……”
    看来在选择非常规的书签这件事上,男女之间的确存在很大的性别差异。我有一个老哥们,多年来一直坚持用棍状物、条状物做书签,前些年他喜欢用吃完冰棍剩下来的把儿,他为此跟拣破烂似的收集了好多冰棍把儿,有时候还用笔在木把儿上涂几笔鸦,把它们画成带着箭头的虎虎生风的令牌夹在必读的页码里。现在这哥们步入中年,阅读的劲头没有以前猛了,就改用比冰棍把儿小了n号的牙签,在饭后剔牙时稍事阅读,草草阅毕之后顺手把牙签夹在书中,任其掩埋在长久沉睡的阅读欲望的荒漠中。
    作为一个落伍的生态感动主义者,我个人还是非常迷恋年少的时候用花草、叶脉制作的书签。但是现在,作为一个年过三旬的老男人,如果我再去校园的某个隐秘的角落里揪几撮五瓣丁香、紫花地丁、黄刺玫、海洲常山、鹅掌楸或者桂树叶子来夹在书里,不但有举止不端、不务正业的嫌疑,更会自己把自己酸倒。为此,我特别喜欢逛旧书店。在很多出版于1980年代的旧书上,你都能无意中在书中的某页翻到该书的某一任主人亲手采摘、制作的花草书签,或是一瓣录有古诗的白玉兰,或是一片画有古装仕女的黄栌叶。看着这些书签,你既可以“合法”地酸一小下,又可以在阅读的间隙猜测放置书签的人在阅读时的心境。这是一种以书籍为依托却又不着文字的心灵的“互文性”。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