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关于厚道与否  

2006-02-27 23: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841577朋友的留言,确实觉得有点惭愧,可能是我生性使然,说话没边没际不加遮拦,所以生活中招致的全然无心的“口祸”其实比我妄加猜测的“口谶”要多得多 。我完全理解841577朋友对我的文字产生的“不厚道感”,虽然从我这方面来说,983043朋友做出的解释确实也是实情。谢谢你们二位,一个人顽劣不堪的只言片语能够引来朋友们不同角度的关心、探询,这是他在写与读的散漫的蛛网上结出的露珠一样的缘分。敢请二位勿再争执,都是我那篇不肯精耕的博客惹的祸。这里贴出一个根据昨天那篇没头没尾的胡话扩充而成的一篇小文,厚道与否、炫耀与否,尽在其中。
顺便抱怨一下,万恶的匿名博友的“访客+数字”的显示模式导致所有非登录状态的朋友都是841577、983043之类的冰冷的数字,跟部队的番号似的。乍一看,还以为两支友军在共同的友邦起了摩擦。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还望大家都开心一点……


                     我的“流年碎影”中偶然的行翁


    半个多月以前,我在为《XJB》写关于北大朗润园、镜春园拆迁的专栏“即将消失的后湖”的时候,提到了著名的“朗润园四老”季羡林、张中行、金克木、邓广铭。行文之时,我知道金、邓二老皆已作古,但疑惑于张老的现状,便问我娘子:“张中行老爷爷还活着吗?”一向被我当作“活体google”的娘子愣了一会儿,答曰:“好像还活着吧。”于是我就写道:“四老现在只剩前二老……”没想到不日前一上网,竟看见了张中行仙逝的新闻。一时间,我竟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罪恶感,好像老人家是被我问没了似的,当即和娘子商定,以后不再随便开口问老爷爷们的生死,避避口谶。
    我是一个在知识架构上有重大缺陷的人,传统文化方面的知识积累浅薄得惨不忍睹,所以对张中行老先生的仙逝,我本当除了景仰与唏嘘便无话可说,无法和那些熟悉张老著作和学识的人一起分享行翁辞世之后的巨大悲憾。但命运那乖戾的偶然性曾经使我青春期校园布朗运动的混乱轨迹意外地和张中行老先生的人生踪迹发生过一次不起眼的交错,套用张老的书名,这种不起眼的交错亦是我十多年前小小的一片“流年碎影”,所以我想在此赘述一笔,算不上为行翁送别,权当感叹自己年少时浅薄的光景。
    大约是在1993年左右,“文青”和“愤青”陋习交叉感染的我不像现在这样喜兴,经常在阳光明媚的下午一个人揣瓶二锅头跑到朗润园的后湖边,坐在那排白色公寓楼西边、从北边数第二把面朝湖水的长椅上对着后湖横练“痴呆功”,间或喝两口闷酒以进入想像中的孤愤状态。有一天下午我照例去“临幸”我的“专座”,却发现那上面已经坐了一个眯缝着小眼睛在阳光下出神的老人。我不知出于何种恶癖,就是不想去坐其他长椅,就蹲在老人附近的湖岸上喝酒,等老人家晒完太阳走人。这时老人家突然对我说话了:“我好像经常看见你坐这儿喝酒。你过来坐吧,我回去了。”说罢起身把椅子让给了我。我点头致谢的时候,老人家说:“酒是好东西,但不是你这么喝的。”然后扬长而去。我后来琢磨明白了,觉得大白天独自到后湖喝酒的习惯实在是太二了,就再也没去了。
    1994年那阵,学校为配合当时的“国学热”,命令各个学生社团联动,搞了个气势汹汹的“国学月”,当时由我主事的五四文学社被“分配”去请张中行先生来做讲座。我对所谓的“国学热”很愚钝,但一听说请张中行,还是颇有兴致的。一是因为我当时有个干姐是个资深的张中行迷,几乎可以倒背负暄系列,我可以籍此向她献媚,二是我个人对张老和杨沫那段世纪大八卦也身怀粗浅的兴趣。考虑到张老当时已经有85岁高龄,虽然从他当时所住的朗润园11公寓到讲座地点电教报告厅距离并不是很远,我还是决定在南门口拦了一辆黑面的开到11公寓的楼下去接老先生。上楼见到张老的时候,我顿时懵了——没想到他就是那个批评我“酒是好东西,但不是你这么喝的”的老者!好在张老已经记不得那个白日酗酒的混球了,和颜悦色地跟着我上了黑车。在车中,我斗胆问了张老一个很傻X的问题:“您老看起来怎么一点也不像余永泽啊?”老人家笑呵呵地说:“怎么不像啊?那书里的余永泽不也是小眼睛么?”跟我一起去接张老的哥们事后跟我说,我问出那个问题之后,他连把我杀了的心都起了,身怕老先生一动怒转身回去了。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行翁一路顺生而辞世,我彻底戒酒已有多年,那个曾让我偶遇行翁的园子也将旧貌不再了。将来的那些如我当年般年少晕乎的学子们,不知是否还有机缘于不经意中被世外高人从幻境中点醒。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