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由这些天一桩学术小公案引发的两个小文  

2006-02-16 21: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小事做起杜绝“中国黄禹锡”


    前些天我的一个朋友碰上这样一档子事:她的一篇论文被某大学中文系的某博导抄袭了,她忍无可忍,愤而在媒体上揭发,结果某博导不但没有道歉,反而倒打一耙,说她借机炒作自己,甚至反诬她抄袭。我的朋友气得人生观世界观都快要崩溃了,周围的很多人也劝她就此罢休,不必揪住如此一件“小事”给自己添麻烦。这种“小事化了”的劝说反倒适得其反,我这位一向为人温婉可人的朋友还偏跟“小事”二字较上了真,鼓足勇气继续在媒体上揭批某博导的劣迹。大约是由于占了“天时”,某博导可能在寒假期间难于调集到足够猛烈的“师门火力”,虽然到目前为止他都仍未向我的朋友致歉,但他也多少承认,那篇涉嫌抄袭的文章的确有些问题,只不过,他把问题“转嫁”到了在网络上刊发这一文章的学生编辑们身上了,说那文章实乃学生们自行整理的课堂讨论成果,整理得不甚规范且不该署上他的大名。
    这件小小的学术反腐公案据说还在进行中,最后结果到底会怎样,作为“看客”的我不得而知,但这桩发生在我身边的小小公案却给了我这个“看客”以醍醐灌顶的启示。这启示主要是来自我那位一贯柔弱的朋友在此事中所迸发出的略带孤愤的勇气。在公案进展过程中,我其实也是她周围的“小事化了派”的一份子,因为她现在从事的是与学术无关的本分营生,这桩芝麻公案无论结果如何理想,都不会对目前和学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她有何“进阶”的裨益,相反,如果在媒体上惹来一身污水,反倒会在繁忙的营生之外给她横加理不清的烦乱。在几乎所有的朋友都这么想的时候,她告诉我们,她“举事”的原因并不是像秋菊一样讨个说法,而是希望“希望能够起到一点警示作用。比如在街上看到有人将手伸进他人包里,我喊上一嗓子,不管结果如何,至少能让他心里惊一惊,脸上热一热,以后再将手伸出去时,他就会自个儿先掂量一下吧。至于周围那些经过世面的看客,可能当时没多留意,但倘若日后他也起了杂念,或许会突然想到我这喊出的一嗓子。”
    我之所以感到“醍醐灌顶”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日后我会不会也要“起杂念”,主要是因为自己身处学院之中,却不及一个身在学院之外的弱女子有“小中见大”的胆识。兴许是中国有待揭批的学术腐败过于密集,身在学术体制之内的朋友们见识了太多的“惊腐骇败”,对“小事”已经全然麻木了。我的这位朋友再次让我想起我们儿时就被规训过的一句老话:“从小偷针,长大偷金”,如果我们现在不站出来揭露那些芝麻绿豆大小的抄袭、剽窃、弄虚作假,等到日后俺们国家也冒出个黄禹锡一样的人物出来,那时候我们所要承受的可不仅仅是从国宝到国耻的心理落差,更要承受的是我们这个并不富裕的国家由并不富裕的纳税人贡献出来的各类研究基金的白白浪费。




                作为大骡子大马大牲口的研究生


    在昨天的专栏里,我提到发生在我的一位朋友和某大学一位知名博导之间的抄袭公案,据报载,目前该教授开始把屎盆子往他的学生身上扣,说是学生们不该把课堂上的讨论结果整理出来署他的名发表。殊不知,这无意中透露出学院体制之外的读者们不太熟悉但却在某些大学甚嚣尘上的一种失范的校园知识/权力模式下的师生(尤其是导师与研究生)之间的不平等劳务关系。试想,如果我的朋友不挺身揭批抄袭,某知名博导大抵会欣然默认学生们出于敬意和“学术孝道”在讨论课成果上署上他的名,而一旦此文有机会进驻核心期刊、CSSCI之类的玩意,则该博导学术光环上的“个人成果”又会小小地丰满一圈,每年聚上这么几圈唾手可得的小光环,则该博导的评奖、申报课题、学术科层谱系里的“朝觐与晋级运动”等学术建制内的权力/利益游戏就可以畅通无阻地呈螺旋上升态循环下去。这种悍然把学生们的学术生涯打入半殖民地半封建状态的不平等劳务关系,在学术建制严重失范的某些大学、某些学科里,已经算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近些年来,很多学院内外的有识之士开始在清算大陆高校里的学术腐败,但很多清算都只集中在打假和抓剽(不是“抓嫖”,当然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后者也有可能)上,还没有集中关注在某些大学里导师制度本身隐含的弊端所造成的师生之间的学术劳务剥削与被剥削关系。即使有过关注,也多集中在利益转换非常直观的理工科领域导师对研究生研究成果的占用上。事实上,在一些大学的文科院系里,由于成果的利益转换比较间接和隐蔽,广大的文科研究生被导师抓活、派活而后“下山摘桃”的“血泪史”严重地被忽略了。我认识的很多来自不同学校的文科研究生硕士三年都是这样渡过的:平时的讨论课作业、学期论文被取消署名权作为导师的“课堂成果”;隔三岔五被导师摊派去翻译来历不明的西方学术著作中的一些来历不明的章节,而后结集出版在译者甚至著者为导师的书中;为导师给本科生开的课备课、为导师高报酬的社会培训课充当分文不取的讲课义工;泡在图书馆里为导师著作堆砌注脚和论据,出版的时候连个致谢都没有;替导师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免费埋头苦译堆积成山的学术甚至商业资料;被导师抓壮丁去给为导师撑门面的国际会议免费当笔译口译同声传译陪吃陪聊陪游长城;替导师的学术口水仗充当炮灰;好容易熬到写毕业论文,论文的选题还是导师根据他个人的学术规划来定的,一般是把自己课题中的一块奠基石拿给学生去扛,学生扛来以后毕业走人离开学术界了,导师理所当然地在奠基石上刻下了自己的金光闪闪的大名……
    以前我上大学那会儿,听闻某某要考研究生了,一般都会说,他未来导师家的大骡子大马大牲口就可以歇着了。但那时候,这个“大骡子大马大牲口”只是开玩笑地指研究生要为导师家从事一些扛煤气罐扛米袋子之类的体力劳动。现在的研究生,其大骡子大马大牲口的功能升级了,他是要为导师的学术进阶之路充当学术脚夫,为导师冠冕堂皇的学术宝殿的建构充当学术农民工。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