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我的“房东”奕譞  

2006-01-17 13: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去郊外看红叶的时候,我在海淀区北安河乡的一段古香道附近识得一片古墓园,名为七王坟,说是清道光帝的第七子、光绪帝的生父醇亲王奕譞的陵墓。我不是清宫戏狂人,对清史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所以我只是草草地用这个醇亲王奕譞填充了一下我头脑中混乱的清代帝王家族谱系,当他在脑中顺利地连接起了一些为数不多的已知点之后,就被薄情寡义的脑细胞迅速抛弃了。
    不久之后,我的小家从北大西门西南侧的畅春园教工宿舍区搬到了北大西门正对面的蔚秀园教工宿舍区。10多年前我上大学的时候,北大学生一般都知道蔚秀园,因为那时候很多知名的教师都住在这里。随着西三旗、西二旗、蓝旗营等新兴教工小区的崛起,蔚秀园变得有些衰落,略显颓败的老住宅楼上楼牌号模糊难辨,给我送水、送货的师傅们常常像进了古老的迷宫一样在里面乱撞一气,最终知难而退,径直回去向他们的头儿大发牢骚去了,一任我在家中等得坐立不安、国骂不绝。
    正是这有些颓败的气象,让我想起这里似乎也是清代的王家弃园,民国时期被财大气粗的燕京大学盘下来,1952年才“过继”给北大的。稍事查询,不禁大乐。看来我今年是和这个以往跟我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名字都不知道怎么读才不露怯的醇亲王奕譞耗上了。这蔚秀园,在1858年到1890年期间,正是醇亲王奕譞被他哥哥咸丰帝“钦赐”的宅邸,后来,奕譞的第五子、溥仪的生父、清廷的末代摄政王载沣也曾受赐此园。
    很难想像我和这个醇亲王奕譞如果穿越时光在这片共同居住的园子里相遇的话能够找到什么共同的话题来交谈。这位古老的“房东”似乎在我小时候看过的《垂帘听政》之类的土片里露过几脸,但那时我显然没有意识到我会成为他的21世纪“房客”,还会无意中在看红叶的时候把他的阴魂顺便也给看了。史料中提到的这位“房东”是个习惯于在激烈的政治冲突中独善其身的家伙,当然,他的“独善”有时是以“恶”的方式来完成,譬如,挪用北洋水师的军费修建颐和园以取悦慈禧这等蠢事就是这位不成气候的“房东”干出来的。于是我打定主意,当我在夜间行走在园中幽暗的小径时,如果碰上“房东”的游魂重返故居遛弯,我一定要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教育他如果他当年不干那些糗事,俺这个21世纪的“房客”现在没准正在园子里指导月球上的不明生物完成硕士论文。
    扁完了他也教育完了他呢?当然还是要聊聊。我发现这位“房东”哥们至少还跟我有一样相同的爱好——写诗。蔚秀园修成不久,奕譞这样描述在湖光树影中饮酒的情景:“开窗恰值秋容丽,山色波光一览收。砌有幽丛工点缀,杯余新酿尽勾留。”10多年前我进蔚秀园里拜访几位师尊的时候,所见风景虽然打了些历史折扣,但也仍是水木怡然、曲径通幽,基本符合老“房东”的抒情忽悠。这次搬进蔚秀园,发现园子里的湖水不知何故干涸已久,原本水光通天的地方全都是杂草丛生、弃物杂陈,加深了蔚秀园的凋敝感。这种感觉居然也被老“房东”奕譞写进过诗里。1860年蔚秀园和圆明园一起被英法联军破坏了之后,奕譞长期不忍来此居住,光绪初年他再度踏进蔚秀园的时候,满目都是我今日所见之萧条景象,于是他写下“丹陵新涨碧于油,重到园林二十秋。射圃久芜亭榭废,茫茫酒迹慨从头。”嗯,一个园子总有它往复循环的兴衰故事要讲,无论是19世纪的“房东”还是21世纪的“房客”,都只不过是被园子附体的“腹语者”罢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