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杭州流水  

2006-01-11 12: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号被blogcn请到杭州去参加blogcn三周年的庆典。在北京候机的时候我只和老相识母猪女郎接上了头,到杭州才发现同一飞机里居然走出来一串角儿,徐星、杨葵、女病、水晶珠链、平客、飞猪等等,由于我长期蜗居京西,这些个角儿我好多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这次都可以盖上一个“识得”的大戳了。见到在杭州萧山机场接机的blogcn著名编辑米单的时候我都乐疯了,这哥们平日里在可疑性取向的驱策下常给我看他貌似赵文卓的写真,一见真人,哈,比赵文卓高古多了嘛,满脸都是猥琐而峭拔的沧桑感。
老哥们桑克大喇嘛也从哈尔滨摸过来了,还有作为上海媒体代表的涛姐。一大帮人7号晚直奔主题而去——在浙大某礼堂举办的blogcn三周年庆典暨年度优秀博客颁奖晚会。那晚会土得太可爱了,让我重温了中学时代的班级元旦联欢会。我个人觉得,和某些大肆聒噪博客概念的活动相比,这种性质混乱、场面诡异、目标憨厚的土鳖活动倒是更符合博客目前在中国的情形。
8号就没事了。平生第一次去杭州,就留在那里晃悠了两天。8号一早和涛姐从黄龙宾馆出来爬那个有宝俶塔的宝石山,经葛岭下到西湖边。那山太好玩了,完全是个扁平版的贵阳黔灵公园,一路都是遛弯的老头老太太,山顶上还有老太太自备瑜珈垫躺在路人的密切注视下潜心练瑜珈。到了湖边,涛姐给我指点了白堤、孤山等处的种种牛逼,然后带我暴走了苏堤。说实话,对于我这么一个出生了西南蛮荒地带的人,小小一个西湖跟个winrar压缩包一样压缩了那么多后缀名为.history的文件,我在一瞬间解压之后找不到合适的文件夹存储,有点犯晕。一会儿一个林逋故居、孙传芳故居、苏小小墓、武松墓、秋瑾墓,一会儿又是我的土鳖篆刻少年时代的胜地西泠印社,9号在杨公堤周围又看见了更多的于谦墓盖叫天墓什么的,满脑子都是伟大的历史,深深地陷入坟墓和故居疲劳之中。8号晚间从深圳移师杭州的故交桥老师做东,请我和桑克大喇嘛在孤山上的著名的楼外楼饕餮。当晚楼外楼被无数对结婚的人占领了,我走进去之后被若干新人的父母或伴郎伴娘之类的人抓住狂握手,其盛况貌似在哄抢红包,吓得我赶紧找到服务员带路去桥老师订的包间。那个包间极为诡异,上楼下楼拐弯抹角折腾了半天,颇似色情洗浴中心里从男宾洗浴厅到做大活儿的问题包厢的漫漫长路。我绝望地发现自己生就了一套极为顽固的西南味觉体系,饶是楼外楼最地道的叫化鸡东坡肉西湖醋鱼老鸭汤我也觉得不如一个西南乡间公路上的路边野店爽。
涛姐8号下午颠回上海以后,我没了向导,9号起了个早,开始独自暴走杨公堤一线,从花港观鱼经郭庄一直走到曲园风荷,最后走到了岳王庙,因为坚持不买门票的原则,就在门口含泪缅怀了伟大的岳爷爷(小时候我一听“风波亭”三个字都是要哗哗落泪地!),然后绕道去爬栖霞岭。下山之后坐公车到了灵隐,又拒不买门票,坐车颠回了我住的西湖东岸的西湖四季都市酒店。这一趟暴走爽呆了,杨公堤不像白堤和苏堤,几乎没有什么人,连要10块钱门票的郭庄后门都没人把守,白白地让我混了进去。一路上看见的唯一一砣人是曲园风荷的某亭子里一堆唱越剧的老太太,哦,还有路上有只流浪猫一直在跟着我。这次暴走我错误地估计了冷暖状况,没有穿大衣,在暴走出的汗液和西湖寒湿湖风的交替浸渍下,我不幸感冒了。
9号下午是疯狂的血拼。杭州是江南布衣的总部,阿子走之前一再叮嘱我要在杭州挖掘出打折的江南布衣。我在百度上google了一下,得知在城西文一路杭州财院的对面有家江南布衣的打折店,就立马扑了过去,果然,二楼的折扣场全场4折,洗劫了两件毛衣一条裤子,正劫意难平之际,从店员mm那里打听到杭百旁边还有一家折扣店,就又杀了过去,再度为阿子洗劫了一件4折的羽绒服和皱皱衬衫。之后就杀到了著名的武林路杭派女装一条街,专拣打折店钻,又劫得冬长裙两条和长恤衫一件。一时间心满意足,决定犒赏自己,为自己买了一双仿armani2005款的鞋子。那个鞋店很惊人,虽然是个土牌子,但是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个是仿armani的那个是仿ecco、lv的,店员mm还会把刊有原版鞋广告的时尚杂志拿给你检阅原版和盗版之间惊人的相似性。所有一切劫来品,8件衣物加一双鞋,总共才花去人民刀1300。接下来是土特产血拼,阿子点名索要的咬食版奶油口味新鲜山核桃涛姐在8日已经带我买到了,9日夜间我胡乱抓了n多天目笋干、手剥笋、萧山萝卜干、绍兴霉干菜之类的东西,对俺们家的厨房有了个交代。
9日晚在杭州执教的学生小温做东,请我在者名的湖畔居喝茶。结果如此者名的一个地方,我居然碰上了一个齐齐哈尔来的出租车司机,死活不知道路,绕了半天才找到。我预感到随着浙江人大举入侵欧美,在本土人丁出现空疏的情况下,伟大的东北人将大举入侵浙江。
10日,我像个服装贩子和土特产贩子一样仓惶地从杭州飞回了北京。下午走出首都机场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年前的这一天,我正好从巴西经巴黎飞回了首都机场。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