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legalk同学来拿你的吹捧稿子  

2005-12-04 23: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新华社某巴西顾问给我哥们legalk做的葡语专访,发在了某巴西报上。应legalk,也就是朱靖江同学之邀,俺把它折腾成了汉语。折腾来折腾去真tnnd麻烦。legalk同学在葡语世界里又伟岸了一把嘛!


                 中国电影人批判好莱坞

    “我们不能说所有的好莱坞电影都是糟糕的,但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像快餐一样,没有任何营养价值”这段话是由32岁的电影导演、编剧、电视制作人、人类学学者和近五年年来央视电影频道的导演朱靖江所说的,他希望中国人注意到跨国横行的好莱坞电影其实是北美文化入侵的一种方式。朱靖江是在周四晚上19点在北大的“巴西文化月”上做关于巴西电影的专题讲座之前说这番话的。
     如何控制好莱坞电影的市场和它的全球市场化时代的文化入侵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但朱靖江已经通过专著、文章、记录片等多种方式探讨了伊朗、埃及、欧洲多个国家对这一问题的处理方式。“这些国家在面对好莱坞的时候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昨天,朱靖江在北大接受了新华社的专访。
    对他来说,他要对付的不仅仅是电影本身,他还需要考察好莱坞经济体的分布及其巨大的渗透能力。好莱坞电影在1980年代还在中国的电影市场上寥寥无几,从1990年代起,它开始在一项每年进口20部电影的政策辅助下,大规模盘踞中国电影院线的票房记录。“现在的问题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的电影,我们必须做点什么或者避免去做些什么。”朱靖江说。
    以韩国为例,韩国规定在电影院每放映一部外国电影就必须放映一部本国电影。可是在中国的电影院里,目前80%的电影都是国外制作的。朱解释说,“如果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也没有任何逃避的可能,你就必须替好莱坞打工。”
    朱说,替好莱坞打工本来没有任何错误。比如,执导了《上帝之城》的巴西导演费尔南多?梅里雷斯最近也为好莱坞执导了一部影片《忠诚的园丁》。有时候导演们需要挣钱,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要扔掉他们的社会关怀意识。 但是,朱说,在中国,大多数导演不仅仅是为了挣钱给好莱坞打工,他们心甘情愿地被好莱坞领导着。
    “我以前写过很多影评,我认为很多中国导演应该具有更多的社会关怀意识。他们不关心普通人的痛苦、抗争、尊严。近些年来他们只为了钱而制作电影。”
    “我们尊重美国的文化,可是好莱坞的电影产业和文化没有太大的关系,它直接和钱建立关系。它吸引了数量庞大的人群因为它有钱买剧本,有钱发行,有钱制造明星。”
    在出版于2002年的一本书中,朱把好莱坞比作阿米巴虫,它能够渗透到其他文化之中,按照它自己的需求来篡改其他文化的基本构造。尽管如此,朱明确地表达了他对克林特?伊斯特伍德这样的美国导演的尊重,尤其是他最近的电影《我们国家的旗帜》。
    朱靖江对巴西电影生产者们表达了别样的敬仰。“他们是现代历史的讲述者,具有理想主义的气质”,在谈到电影《上帝之城》的时候,朱认为这部获得了奥斯卡五项提名的电影展示了巴西贫民窟的沉痛的现实,用本地的非职业演员、用全新的方式来诠释社会意识。
    “我和梅里雷斯交谈过。他教会了贫民窟的小伙子们怎么做电影。他为贫民窟的孩子们开了一个专门的电影学校,让他们有条活路,让他们讲述他们自己的生活。我从未在其他国家见过类似的事情。在其他地方有的都是为赚钱开设的电影学校。”朱靖江在巴西拍摄了一部关于真实贫民窟的“上帝之城”和梅里雷斯的《上帝之城》互涉的记录片,该片将在北大第一届巴西文化月上播放。
    朱在他拍摄于伊朗和印度的记录片中强调了电影如何能够改变人们从好莱坞的偏见之下走出来,重新认识一个国家。比如伊朗,在伊朗电影进入人们的视野之前,很多人心目中的伊朗仅仅是阿訇们的地盘。正是伊朗电影的发行向全球人民展示了被伊朗独特的文化浸渍出来的生活,它的天真无邪和它的纯粹。
    在谈到印度的时候,朱说,印度拥有它相对独立的、包括巴基斯坦和其他南亚国家在内庞大的电影市场,每年生产近1000部电影,比每年生产600部的美国和每年生产200部的中国要多得多。去年在巴西访问的时候,朱靖江参观了一个有十部电影正在制作之中的拍摄场地,他认为这也意味着巴西本国电影生产的产量具有巨大的潜力。
    把稗草从麦子从区分出去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朱来说,一部好的电影必须引起你思考。“我在看阿巴斯的电影的时候经常陷入沉思。我常常这样解释一部好的电影:它让你感觉到你的生命中增加了什么东西。一部以好的故事为起点的电影是可以好电影。然后你可以在此基础上奔着钱去,这没什么错,赚钱过活是必须的。但不是所有的好故事都变成了好电影,赚钱的想法太露骨了好故事也能把电影搞臭。”
   当被问及电视和电影混合的可能前景以及这一前景会不会改变电影技术的历史的时候,朱坦率地说:“对于未来,我现在既不看好电影也不看好电视,我认为没准电脑游戏是视觉艺术的未来。在看了《骇客帝国》之后,这个想法更加明确了。可能的现实是,人和电脑的互动关系将成为未来的主流。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这种互动关系中成为演员。电视和电影那时候都将仅仅为了怀旧而存在。十年前从未有人这么想,没想过电脑会主宰影像。”他至今还记得当卢米埃尔兄弟第一次向人们展示电影的时候,人们被眼前银幕上的影像吓得四散奔逃。
    今年是中国电影百年纪念。朱承认,在这一百年中,六代导演都制作出了很多令人怀念的电影。“他们记录了中国的独特生活和痛苦,在这个和日本人艰难抗争的世纪,在这个战争和革命持续不断的世纪。我们幸存了下来。我经常批评现在的中国导演,但没人能够否认他们获得了国际知名度。现在到了回顾历史的时候了,这个回顾或许不仅仅对制作电影的人而言的,这是他们理所当然地借着百年之机回顾中国电影历史的时候,更是对普通中国人而言的,这是他们思考他们自己的文化的时候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