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小剧场里的爱情会诊  

2005-12-05 22: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2号晚上,被“暖冬”幻觉麻痹了的北京被迫开始接受一如既往的寒冷的冬季现实。我委实不愿冒着零下n度的低温、顶着五到六级的北风、忍受着令祖国交通深以为耻的“京城周五晚高峰”、穿过四环、三环、二环,去那个以装蛋著称人艺小剧场抚慰比寒冬还要寒的祖国文艺。但那晚要首演的这出戏——《斯特林堡情书》——是我的好友曹克非执导的,我们相识数年,我居然一次都没看过她导的戏,再不去看我都没脸在人堆里撞见她了。我所熟悉的诗人车前子据说也要在剧中担纲举足轻重的角色,再加上我的美女姐姐翟永明反复向我推荐这出戏如何巧妙地把斯特林堡五迷三道的情书和韩东新出的长篇《我和你》糅合到了一起,我就早早地答应了要去捧场。出来混,就得讲义气,既然都答应好了,怎么着都得跟天气、交通和人艺小剧场的催人入眠传统死磕。
    没想到这一磕,居然磕得我心花怒放。毫不夸张地说,这出《斯特林堡情书》是我近两年来在国内外看过的最具活力、最快乐、最有意味、也最符合我对当代戏剧的想像的一出戏,我不得不为我观看之前所持有的“码头赶场”式的敷衍心态感到羞愧。
    正如12月2日晚开始的大降温祛除了笼罩在北京的“暖冬”幻觉、还原了寒冷应有的质地一样,同一夜晚开始公演的《斯特林堡情书》也在另一个领域展开了“清理幻觉”的工作。它清理的对象正是在我们的当代文化生产之中被各种或老谋深算或盲从跟风的需求制造得越来越煽情、越来越肉麻、越来越找不着北的烂大街了的产品——“爱情”。虽然这出戏被放置在本年度瑞典使馆轰轰烈烈的“斯特林堡在中国”活动之中,貌似是一部顶着斯特林堡光环的不着调的大师致敬戏,但和此前同属于这一系列的《父亲》等剧目截然不同的是,导演曹克非只是把斯特林堡既渴望爱情又解构爱情的矛盾重重的情书当作一个和当下的日常生活产生对话关系的参照系,和这个奇特的参照系相呼应的是“爱情症候”或者“对爱情的认知症候”的当代性,这种冰冷、绝望、具有犀利洞察力的当代性是由韩东的小说和剧中挟带的其他有趣的形式要素所提供的,因此,它虽然名为《斯特林堡的情书》,但实际上斯特林堡在其中仅仅是一个获得了可贵的当代性的、用于确定爱情的“怯魅基准点”的文化符号而已。
    形象地说,曹克非的这出戏就像是一场发生在小剧场里的对问题重重的“爱情”一词的会诊。作为主治医师的曹克非利用她非凡的跨艺术门类感受力从其他领域邀请来了功效各不相同的几把精湛的“手术刀”,她指挥着这些手术刀进行了一次彻底的“爱情解剖”。最闪亮的一把“手术刀”大概算是诗人车前子对斯特林堡的“影子”的诠释,车前子蹲坐在舞台中的一个皮影箱里,这个近些年越来越热衷于把现场艺术引入诗歌朗诵的不断“出位”的诗人在箱子里过足了嘴瘾,他半是改编半是即兴地把斯特林堡的那些激情与厌女症交相辉映的情书片断和他自己的自由联想式的文字游戏混在一起滔滔不绝地颂读,用锐利的语气把“爱情”切割得似是而非。车前子甚至还表示要在话剧上演期间,利用在皮影箱里蹲坐的时间完成一首长诗的写作。第二把“手术刀”来自曹克非改编的韩东的《我和你》的情节,讲述一对普通的恋人相识、相爱、相互折磨直至分手的全部“生物学观察过程”,正如韩东在书中所引的西蒙娜?薇依的一句话,“爱是我们贫贱的一种标志”,这对恋人在“爱”中具体入微的、“贫贱”的挣扎使得抽象的“爱情”以冷峻的方式获得了可疑、可笑、可叹、可悲的显影。
    另外三把“手术刀”更能显示出“主治医师”曹克非的舞台构想功力,它们分别是艺术家刘鼎的舞台装置、舞蹈家王玫的现代舞和中国目前最优秀的实验音乐家王凡的声音合成。刘鼎把舞台设计成了一个被质疑的“家”的概念,这个开放的“家中”,所有一切家居用品都被赋予了永恒的悬吊在半空中的根本属性,使用时只是“临时”落地。耐人寻味的是,舞台上的这些家居用品大多是宜家提供的赞助,在宜家的家居产品目前被认为是最能体现小资一族“安家”的稳定感的背景下,舞台上的这些“宜家们”却被用于营造漂移、悬置、不安全、不确定的“家”。王玫设计的现代舞令舞台上出现了一个和斯特林堡的影子、和韩东小说中的情侣都不搭界却又时常“并置”的贞子似的幽灵角色,她在一纸箱的微缩玩具版家具和真实的不稳定的家居品之间不停地展示在噩梦中奔突、僭越却又不得出路的复杂的身体语言。王凡的声音合成提升了这出戏的空间感,使得这出戏中布满了声音与造型之间“对话”的陷阱。王凡这个不守本分的家伙居然在演出中一度加入到了那对情侣和现代舞“贞子”的卡拉OK版王菲合唱之中,并成功地使自己成为了一个肢体语言上的“不和谐音”。值得一提的是,曹克非似乎执迷于制造更多的“形式的合力”以强化手术刀们的“游刃有余”的效果。她在剧场中安置了几部摄像机,时常采用非正常的机位把舞台上的“进行时”乃至皮影箱子里车前子的“进行时”投射到投影仪上,加上事先制作好的相关影像,仅在投影仪所展现的视觉元素上,这出戏就已经显示出丰富的“对话吊诡”。
    在一个超寒冷的冬夜,去看了这么一部需要频繁地调用大量感官(有时还得伸脖子探脑袋)、舞台上充满了并置的形式快感的戏,虽然一直枯坐一隅,但居然也让身体获得了练完了莫汉版瑜珈一样的热量。仅此,就足以对曹克非道声谢,更何况,她领导的“爱情会诊”无论在文化症候的诊疗史还是在小剧场的“多手术刀协作史”上,都将会留下极其耐人寻味的印记。唯一不爽的是,这出戏的海报上说戏中还改编了我的美女姐姐翟永明的诗,可我全场看下来,也没辨认出那句台词是翟姐姐的,羞愧啊羞愧!白向翟姐姐献媚了那么多年……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BTW,这个近乎光pp的“现代舞贞子”搞得我差点冲上舞台,打破观众-演员的界限,把这出戏“互动”成彭浩翔《AV》里的拍摄现场。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