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辛普森一家》的诗歌情结  

2005-11-07 12:4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当代中国一样,在欧美的大部分国家,诗歌已经不再占据“文艺场”中的核心位置,它的生产和流通情况相对于小说、电影等门类来说要冷清许多。和当代中国不一样的是,欧美国家在学校体制内的诗歌教育和社会公众领域内的诗歌文化建制方面做得远比中国完善,所以虽然当代中国在从事诗歌生产的总人口、诗歌圈子内部游戏规则的复杂性等方面远非欧美所能比拟,但在中国的公共空间和诗歌“不期而遇”的机率要远远低于欧美。比方说,在欧美的许多国家,一些与诗歌相关的人物、文本经常被作为一种为社会习养所默认的基本的文化符号,可以以各种方式渗透到通俗文化产品之中。一个有趣的例子就是,在美国一直保持高收视率的卡通连续剧《辛普森一家》(the Simpons)在极度恶搞的同时,居然也极度富有“诗歌情怀”。
    《辛普森一家》肇始于1989年,至今已经连续热播了16年。该剧的故事围绕着住在一个名叫“春田”的典型的美国小镇上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而展开,这家人的性格各自代表了典型的“美国性”的一个方面,他们和同样代表了社会构成的“美国性”的其他小镇成员一道,演绎着这部没完没了的既家长里短又充满了奔溢的想象力和捉摸不定的批判精神的“美国寓言”。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辛普森一家》在中国内地的粉丝军团不够壮大,但它在美国本土通俗文化产业中的地位和意义却非同小可,很多美国人习惯于把善于“与时俱进”的《辛普森一家》当作对美国本土文化症候和社会问题的一种即时性的“躬身自省”,而在美国之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辛普森一家》常常被当作了解美国民众心态变化的晴雨表,与此同时,它也对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通俗文化生产构成了不小的影响(香港动漫《麦兜故事》里面的“春田花花幼稚园”就是在戏仿《辛普森一家》里面的“春田”镇)。在这样一部集中了几乎所有“后现代特征”的极度通俗的卡通电视剧里,主创人员却频繁地在其中巧妙地“植入”貌似“精英化”的诗歌符号,这在中国内地似乎无法想像。
    《辛普森一家》的诗歌情结最外在的体现是荷马.辛普森的大女儿丽莎.辛普森。这个小学女童心志高远、多才多艺,经常为自己平凡的家庭出身和父母兄长乃至同窗好友的恶俗而感到懊恼,聪慧而忧郁的她时不时会把诗歌当作一种孤独中的寄托。在她痛失心爱的小猫“雪球”之际,她愤笔写下:
                我有一只名叫雪球的猫猫,
                她已经死掉!
                她已经死掉!
                妈妈说她只是在睡觉……
                她骗我不了!
                她骗我不了!
                为什么啊为什么我的猫猫会死掉?
                那该死的克莱斯勒为什么不把我撞倒?
    丽莎还有更牛的“杰作”,在《感恩节》那一集里,当她的顽皮哥哥巴特.辛普森把她的一顿可口饭菜打翻之后,她愤懑地写下了“辛普森一家文学史”上的绝唱《不被欣赏的嚎叫》:
                我看见我这一代最好的一顿饭
                    被我哥哥的疯狂所摧毁……
    熟悉美国文学史的观众没有一个不会捧腹大笑,因为这首诗通篇都是在戏仿艾伦.金斯伯格那首著名的《嚎叫》:
                我看见我这一代的精英
                    被疯狂所摧毁……
    《辛普森一家》几乎每隔几集就会有一个影射文学典故的段子,除了上面提到的艾伦.金斯伯格,莎士比亚、蒲柏、济慈等诗人的名篇都未能幸免遇“射”。
    在2002年的《辛普森一家》第13季里,主创人员的诗歌情结达到了顶峰,他们干脆把1997年的美国桂冠诗人、波士顿大学的英语系终身教授、大名鼎鼎的罗伯特.平斯基(Robert Pinsky)作为客串嘉宾拉到了这个搞笑卡通里来,给他设计了一个卡通形象饰演他本人,并由他自己亲自配音。这一集名叫《混在大学生里的小丫头》,讲丽莎.辛普森因为体育不及格被迫去上体操补习班,在班上认识了很多大学生,于是开始当起这帮大学生们的小跟班到处晃悠,在咖啡馆里碰上了正在朗诵诗歌的著名诗人罗伯特.平斯基。丽莎幼小的文艺理想受到了著名诗人的沉重打击,因为这个罗伯特.平斯基是个自私自大、满口胡言的家伙,他只热衷于忽悠他虚构的“白宫奇遇”,自言自语地吹嘘历任总统们如何热爱他的诗歌。
    罗伯特.平斯基一点也不在意《辛普森一家》如何丑化了他的形象,号称自己是《辛普森一家》的骨灰级粉丝,并盛赞《辛普森一家》“可能是电视史上脚本最好、演绎得也最好的节目,绝对的高标准。它简直是作家卡通,它的脚本充满了冒险精神、极富超现实主义色彩,到处都是对现存所有文体的戏仿。”美国诗人协会也毫不吝惜对《辛普森一家》的溢美之辞,他们不但敏锐地注意到了这部通俗卡通如何一直在向诗歌“示好”,更精辟地指出,“《辛普森一家》简直就像诗歌本身,它包含了几乎所有东西,在文学趣味上,从希腊神话到波普艺术它都能吞进去。它成功地混合了新与旧、遗忘的和令人难忘的、雄辩的和猥琐的,它就是诗歌在当代。”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辛普森一家)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忧郁的丽莎.辛普森)

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
(前桂冠诗人罗伯特.平斯基)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