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被小资们遗忘的镇远  

2005-07-03 11: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城镇远在贵州的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东部,名字听起来就像是帝国时代一门戍边的火炮,充满了对王朝疆域的忠心耿耿的想像。事实也正是如此,因其地处汉文化区通往苗疆的水陆要塞,镇远的历史远远早于贵州的历史,两千多年前,在今天所称的“贵州”还没有形成一个地域概念、仅有对无数支“蛮夷”的地理虚构的时候,镇远就有了行政建制,一直是汉文化挺进云贵高原的主力前锋,到明代以后,更是成为了集军事、航运、商贸、文化、宗教等功能为一体的,连接滇黔与湖广甚至东南亚诸国与中央王朝的大都会。随着军政地位和舞阳河河运功能的弱化,二十世纪以来镇远迅速衰退,和西部山区里任何一个普通县城并无二致。由于古迹、古风保存完好,上个世纪80年代,镇远有幸和丽江、平遥等地一道被列入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但20多年下来,丽江、平遥等处已然享誉全球,小资、鬼佬满城穿梭,镇远依然孤独地镇守在背包小资们驴行地图的远方。
    若不是身为贵州女婿,我也想不到自己会去镇远走一遭。我和娘子从贵阳出发,坐上贵阳到玉屏的双层旅游列车轻轻松松就到了镇远,一进镇远县城,就明白镇远为什么至今未能成为一线旅游地带了:素质啊,素质。好好一个古镇被扩建得乱七八糟,满街都是发廊、仿古店面和烂尾施工现场,狭窄的道路上时有喇叭粗壮的大卡车呼啸而过,娘子数年前到此游玩时还清可见底的舞阳河水已然污浊,只可远观,无法泳玩。我们按照在网上备的功课,去找一家驴友们推荐的夹在水景与古街之间的某某客栈,岂知居然被带进了一家只有问题发廊和公路可看的盗版某某客栈:因为某某客栈在背包客中已小有名气,他人盗用其名另起了炉灶。
    找到正版某某客栈住进去之后,我们才开始慢慢发现被土鳖开发遮蔽了的独特的镇远。临河的古街顺城街虽已被仿古假屋顶乔装打扮了一番,但古风犹存,家家户户大门敞开,堂中立着“天地君亲师”,屋后则是私家小船坞,可在此登船、洗衣、垂钓、纳凉,好不自在。有趣的是,每户人家都有大人手持蒲扇在堂屋中监督小崽温书,不知是否是古时的文脉至今未断之故。镇远距湘西较近,口音极为有趣,似用湖南腔调颂读贵州词汇,或者像贵阳人学说毛老人家讲话。镇远话的一大特点是把否定词“不”说成“没”,有一个经典的段子,讲一群外地人在镇远吃饭,见一镇远朋友走来,就对他说:“吃了没?没吃一起吃”,镇远朋友说:“没吃没吃。”,实为“不吃不吃”之意,外地人听闻他没吃,连连邀请,而镇远朋友则连连说“没吃”,如此僵持不已。除去盗版某某客栈带来的不愉快,我发现整体来看镇远人比典型的贵州人更温婉,许是古时大批福建、江西等地的客商与本地的苗、侗长期融合的结果。
    镇远的确是一个研究封建时代“文化多元”和地域/族裔认同杂糅的经典案例,最明显的标志就是在如此偏远的中国西部内陆地区居然有一座名曰“天后宫”的气势恢宏的妈祖庙。这天后宫亦是古时镇远的福建会馆,那时镇远城中的舞阳河码头因下达沅水、洞庭而商贾云集,福建商贾为祈求航运平安昌盛,居然把湄洲岛的妈祖也请到了苗疆。城中大名鼎鼎的青龙洞更是一个文化杂合的活化石,一大片依山邻水、婉转刁钻的寺庙群里居然儒、释、道三路的神仙都供,但见观音与王阳明齐飞,张三丰与朱熹共长佛陀色。更混杂的是,青龙洞建筑群中的万寿宫原是江西会馆,有保存完好的昆曲戏台,而青龙洞前祝圣桥上的古亭则明显是受了每个侗寨都有的“风雨楼”的影响。不过,青龙洞虽好,30大元的门票却略显豪夺,尤其是在洞中各路神仙的造像基本都已在文革中捣毁仅留虚位示其曾经存在的情况下。万寿宫紧靠崖壁之处藏有美井一方,游人大多不知,我见工作人员前去饮水,亦尾随之。井水乃是地道的青龙地泉,甘甜清冽,妙不可言,远胜贵阳黔灵山之“黔灵圣水”。从青龙洞的高处拍摄镇远全貌是摄友们到此之后的必修课,但见舞阳河水呈S形穿城而过,盗版古建筑乃至发廊、洗浴中心从远处看去混沌一片,夹在山色水景之中倒也无甚扎眼之处。
    镇远真正有味道而又全然免费的古建筑藏在顺城街背后的青狮山上,藏在一大堆本地衙门背后,若不徒步登临,连半片瓦砾都见不到。这片叫做四方井巷民居群的地带从任何一个衙门旁边的幽暗小径都可以走上去,沿着山势密密匝匝地抬升。走在石阶上,左右上下都是保存完好的古旧“义宅”,门口的匾额上或书“清白家声”或书“瑞洁衔环”,看得出都是大好的良民世家。匾额虽然彰显了儒门正道,建筑风格却依然透露出汉夷杂糅的身份,完全可以看作安徽、江西古院落和苗楼、侗楼的混合版。一路上逢井必有本地小土地爷的极其卡通的大眼长须造像立于井边,而挑水的老者拾级上山竟然比我们还要轻快。对前现代手工艺感兴趣的人有福了,这片民宅中散步着各种豆腐坊、酿酒坊、盐菜坊,小伙计们个个都有友善和耐心,一根香烟递过去就可以详细地把东家制作豆花的全套独门工艺出卖给你。这片民居面积庞大,被繁茂的树木掩在半片青狮山中,如若继续依山而上,更有别处洞寺亭台和所谓的“苗疆长城”,可惜娘子体力不支,又被路中小蛇惊吓,我们半途而返,却也逍遥知足。但下山时我们在某个土衙门的旁边看见了一个未来若干年内的古民居群开发平面图,亦是商业街、娱乐区等等,不觉为那些“清白家声”们忧心忡忡。
    总的来看,镇远至今没有一处像样的酒吧、一爿有“格调”的小店,没有鬼佬大呼小叫耸肩竖指,河边的小客栈也远不会逢场作戏弄出些老练的家庭旅馆气氛,加上土衙门政策诡异,开发得令人啼笑皆非,所以它被小资背包客们忽略也在所难免。但也正是因为它土头土脑,因为它身世混杂而又前途渺茫,我和娘子在离去的时候才格外地觉得依依不舍。我们宁愿它就这么土下去,也不希望成为下一个凤凰、阳朔、丽江。
    (文中的舞阳河的舞字应为三点水加舞字,俺打不出来screen.width/2)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2;'>)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