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千里招来背篼婿  

2005-06-28 10:4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以前我对贵州的认识带着蛮横的“川渝中心主义”的色彩,认为这里的方言、饮食、习俗等等受四川影响很大,在文化上大概算是四川的附属或延伸地带,所以,贵州人对我等川人想必应该觉得亲近无比。娘子一直愤怒地反击我的“川渝中心主义”,并得意地告诉我贵阳人对川人有着渊源深厚的地域歧视。我开始不以为然,到了贵阳之后很快就体会到了。每每见到娘子家的亲朋好友,问起我是哪里人的时候,一听说是川人,大多哈哈大笑,开玩笑说:“哦,找哪样不好,找了个背篼!”
    何为背篼?背篼即为背篓,是一种通行于西南地区的竹编或藤编的背载工具,在贵阳背篼一词常以借代态出现,特指一个处于贵阳社会最底层的外来务工阶层,他们以背篼为唯一的谋生工具,每日为好逸恶劳的贵阳市民们背负各式各样的重物,其工作性质类似于重庆的“棒棒”,比“棒棒”凄惨的是,“棒棒”虽不是重庆城里人,但基本上都来自重庆乡间,在重庆城里做苦力也算是在本地务工,贵阳的背篼却不一样了,按照娘子家亲属们的描述,贵阳的背篼绝大多数来自川渝一带,属于地地道道的“背井离乡求口饭吃”。
    在贵阳市内行走,你随时可以见到在市场门口、桥头、十字路口、商场外面猬集着大群大群的背篼,他们大多像标准的苦力一样身形枯槁,但表情没有传说中的苦力那么滞重,经常围坐一圈打快乐的斗地主,一旦有业务召唤,就扔下扑克拿起背篼欣然前往。背篼们的负重能力令人震惊,我曾见过一个身长仅五尺的背篼背着一个比他高出一倍的大书柜在市中心吭哧吭哧地前行,而他的旁边,书柜的主人,却悠闲地拿着一砣糯米饭一边走一边“捏食”。贵阳人民对背篼的使用远远超出了重庆人民对“棒棒”的使用,已经达到了过度利用和过度依赖的地步,连老头儿老太太们都养成了买完菜喊个背篼背回家的习惯。有一次我见到一个商人模样的人在酒店里打麻将,打着打着接到老婆电话,说客户要求发一百斤货物,要他立即开车回去送货,商人不耐烦地说:“开车过去太麻烦了,你随便喊个背篼把货送过去嘛……”
    我对娘子一家对背篼们籍贯的描述不能认同。根据我数天来的观察,我发现只有小部分背篼操着川渝口音,大部分背篼还是贵州省内各州县的口音。但据说因为前些年背篼们确实都是川人,所以大家习惯性地一提到背篼就想起了川人。不管背篼到底有多少是川人,反正我来贵阳以后踏踏实实地做了一次背篼。前几日岳母大人携我和娘子去贵阳周边的青岩古镇去游玩。青岩本是一个古迹完好、民风淳朴的小镇,可是自从被《寻枪》拍出来了之后,就和任何一个闹哄哄乱糟糟的旅游景点毫无二致,不过,镇上的特产还是没有变味,玫瑰糖、青岩豆腐、鸡辣角、盐菜依然激起了岳母大人的购买兴致,她买了一大堆东西,全都塞进了我沉甸甸的背包里,在返回的路上岳母大人游兴勃发,又带着我和娘子步行游览花溪周边地带,可怜我背着n重的背包还得加快步伐跟上岳母的神行健步,一路上气喘吁吁地对娘子私语:“我明白你们家人为什么这么高兴了,你千里迢迢从北京找了个四川背篼回来,家里的大骡子大马大牲口什么的都可以歇着啦……”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