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苗家赵本山  

2005-07-03 19: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乎是一个惯例,到镇远玩的人都要去离城17公里远的舞阳河风景区,乘船观赏相映成趣的山水。说实话,比起我去过的其他河道水景来,舞阳河的姿色不算格外出众,甚至略嫌老套和腐朽。但在和娘子去舞阳河景区的过程中,我们结识了一个镇远城里的出租车司机,此人倒是颇为独特,令人难以忘怀。
    镇远城小,没有公共汽车,但却遍地都是出租车,这些出租车完全是轿车版的小公共,不管车中是否已经载客,都亮出“空车”标志,见人招手就停,经常拉到坐满为止,反正城也不大,送完了这个再送那个也不耽误时间。和小公共略有不同的是,在县城内载客车资不是以人头计,而是以招手计,每招一次均是人民刀二元,不管是一人招手还是三、四人同招。当然,包车前往郊外的景区另当别论。
    那日晨起,我和娘子好容易找到了一辆真正的空车,包车前往舞阳河登船处。上车没多久,我就发现司机相貌非同小可,活生生一个本山大叔的直系亲属,让我怀疑本山大叔是否多年前来过镇远、留下过什么骨肉纪念。跟司机一聊天,更觉惊诧,在这偏远的西南深山里,一个本地出租车司机居然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而且嗓音跟本山大叔居然一模一样!问他籍贯和族裔,竟是地道的本地龙姓苗人世家子弟,但却不会讲本地方言,遑论苗语。好奇如同潮水涌来,在我和娘子的威逼利诱之下,苗家赵本山可歌可泣可挖可掘的传奇身世终于真相大白。
    这位龙师傅的父母当年均为镇远苗家有为青年,参军入伍背井离乡,雄赳赳气昂昂奔赴了抗美援朝战场。班师回朝之后,上级安排他们那支黔东南“苗侗军”全部在中苏边境的一个农垦兵团解甲归田,在那里一驻就是几十年。龙师傅和他的几个兄弟都出生在农场里,因家中父老、周围近邻都是黔人,继承了坚定不移的嗜辣喜酸的饮食习惯,连婚配都找的是农场里的苗家后人,只可惜一进学堂跟左近东北子弟一起接受教育之后,便成了标准的东北人,不但丢了苗语,连镇远方言也只能听,不会说,故乡贵州的风物人情更是“听说过,没见过”。
    五年前,龙师傅的父母本着叶落归根的精神,乡音未改鬓毛衰,回到了镇远落户,毕竟二老年事已高,兄弟之中须有一个留在老人家身边行孝,在黑龙江已有一份家业的龙师傅毅然砸锅卖铁带着同是东北苗人的妻儿跟随父母来到了镇远,开起了出租车养家糊口,同时,他在苗侗乡亲中那孤独的本山形象和本山东北腔也成了镇远城里的一景,所有本地人都知道城里有个“赵本山师傅”,县里搞晚会还经常请他去演盗版赵本山。
    我问龙师傅喜欢贵州还是东北,龙师傅想了半天,说不知道。他说贵州山好水好吃得好人也好,可就是冬天没有东北好过,没有暖气,更要命的是,怎么也学不会本地话,自己都觉着自己在这里是个“另类”,是一道尴尬的风景,二老过世之后,兴许还会回东北。话虽这么说,可我还是察觉出了这个“苗家赵本山”已经开始了艰难的语言本地化之路——临走的时候我递给他一支烟,他想说:“我不会抽”,但说出来的却是东北腔的“我没会抽”。我前面的文章已经写过,把“不”说成“没”是镇远方言的一大标志。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