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黔灵公园与“超级老声”  

2005-06-28 10: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我逃离了酷热难耐的北京,窝藏在贵阳避暑。作为一个第一次来到贵阳小住的人,我感受到的最大的震撼既不是满城的美食,也不是满街的美胸,而是黔灵公园所呈现出的“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的真正的“和谐社会”景观。
    黔灵公园占地面积庞大,分得了贵阳市区整整一个西北角。公园里浓荫蔽日,地形扑朔迷离,山路与溪流任意交错,亭台楼阁忽东忽西。几乎每个贵阳人都熟悉公园里骚野的黔灵山、懒散的黔灵湖、悠闲的弘福寺和满山遍野一撒娇就讨食一撒野就乱吼的野生猴群,但真正把黔灵公园当作自己日常生活的一个必要空间甚至当作自己身躯的一个有着不朽可能性的外延部分的人,还是贵阳城里“老者”(老头儿)和“老奶”(老太太)们。
    黔灵公园以其巨大的老年人吞吐量日复一日地为老年人提供着花样繁多的安定感和时光松软的抚慰,排除其微弱的旅游功能,日常状态的黔灵公园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老年社区,成功地为贵阳市解决了老年居民的健康、娱乐、人际交往、家庭矛盾、隔代教育等各方面的问题。如果你早上六、七点钟走近黔灵公园的话,你会发现山中所有的小路上都是熙熙攘攘的老人,除了他们牵着的小孙儿、小重孙,一个50岁以下的人都见不到,其场面之壮观令人惊叹不已。各种各样的老人们在公园中从事各种各样的活动:登山,打太极,采集车前草、马齿苋等山野菜,黄昏恋,家庭口述史交流,抽陀螺,喝茶,负重运动(拿巨大的油壶接山中的“圣水”并将其扛回家)和各种饲养运动(喂鱼、喂猴、喂山脚小动物园里的梅花鹿)。这些活动之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品种多样的老年文艺活动。
    黔灵公园是贵阳的老者和老奶们迸射其文艺余晖的盛大的天堂。在任何一个角落,你都能被贵阳老人们的文艺热情所击败。隔水而望的两个凉亭,这边是票友们在京胡的伴奏下字正腔圆地唱戏,那边就是一群山歌爱好者在引吭高歌,而两个凉亭中间的小桥上,很有可能还有一个老年美声正在苦练帕瓦罗蒂。同一片树林,这边扯起“XX老年舞蹈团”的旗号,一群老人在劣质喇叭的伴奏下跳着拉丁舞,那边则挂着巨幅的“XX老年时装队”的横幅,一队衣着入时的六旬七旬老奶正在林间猫步穿行。沿着同一条路爬山,短短的一段山路上,在不同的海拔和不同的拐弯处,你能遭遇到不同的乐器和唱腔:山下是苗族老者独自吹芦笙,再上面就是一对琴萧合奏的老年伉俪,再爬高一点,一个吹萨克斯的老爷爷在缅怀邓丽君,而不远处的山脊上,有仡佬族的老婆婆无人喝彩地穿着盛装放声抒怀。老人们将黔灵公园视为和平共享的大舞台,加上有山势的婉转、草木的幽深制造的隔音效果,每个人的文艺气场互不干扰,他们在其中自得其乐,自在开怀,路人一般也仅仅是驻足聆听观赏片刻,从不打断他们的兴致,偶有外地游客美言盛赞,他们也不过莞尔一笑,继续吹奏咏唱。
    我突然想起这段时间火遍了全中国的“超级女声”。对“超级女声”我们能说出种种支持的理由,譬如它的相对“民主化”(这是一种可怜得可怕的被媒体的利益拉动的“民主”)的遴选机制打破了运作方式诡异的“黑箱造星”;譬如它在几个流行文化产业的二级城市开设赛区,打破了文艺生产的大都市话语霸权;譬如它开辟了本土娱乐产业整合纵向资源、实现横向增殖的全新模式……但如果让我选择,我宁愿缩在黔灵山里听这些谦和自然的“超级老声”,除了偶尔“欣赏”一下快餐式的噱头,我打死都不愿看多看一眼电视里虚假造作的“超级女声”。原因很简单:“超级老声”之路通往和谐、自洽、技艺的自我习得、有自知之明的个人陶醉,而“超级女声”之路通向的则是被利用的青春和被过度曝光的脆弱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