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原来做鸭这么惨~~~~死了这份心鸟~~~~~~~  

2005-06-09 17:0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  题: 当代男妓现象调查报告(转载)(转载)
发信站: 北大未名站 (2005年06月09日01:40:19 星期四), 转信

【 以下文字转载自 SL 讨论区 】
【 原文由 dayboy 所发表 】

  意大利《妇女时报》曾这样慨叹:“娼妓是世界上一种最古老的职业,除非到了世界
末日,否则是禁不绝的。”之所以如此危言耸听,恰在于娼妓这份职业与城市经济发展息
息相关。这里有
  
  两个方面:一方面,有研究者统计:中国目前第三产业的年产值是18000多亿元,其
中受性市场辐射的商业、旅游、文化、卫生、公用、饮食服务业的年产值,占 
整个第三产业的三分之一强。研究者更是通过对宾馆、酒店的调查,指出:“80年代中期
,仅吃、住和在大厅里唱歌,每月营业额30多万元。现在通过装修,增加了夜总会、KTV
包间、桑拿浴、美容厅等服务设施,每月营业额增加到130万元左右。”推算论定,“三
陪”服务刺激增加的产业产值占总产值的1/8左右。因此,专家推定受性市场辐射联带的
消费娱乐业为上百亿产值。另一方面,商品经济促使人、财、物流动,据劳动部门统计,
中国目前中等规模以上的城市日均流动人口量已超过100万,广东省的外来流动人口早已
超过千万。这其中80%是农村剩余劳动力,加上下岗、待业人员,劳力市场竞争激烈,而
无论男女都有“闯商海”、“捞世界”、“发大财”的欲望,又由于流动人口远离老家和
熟人,有机会放胆妄为,这是性行业人丁兴旺的原因。
  
  
  另外,仅就深圳来说,深圳毗邻香港,各类产业的兴起无不与香港关系密切,阳光的
背面是阴影,风流行业正是伴随经济繁荣而诞生。按照市场供求规律,先有需求才有供给
。是因为香港一批富佬、富婆的消费需求,才大大刺激起深圳娱乐、酒店业女性、男性服
务业的兴盛。今日各大酒店、娱乐场所都实施鸡鸭双套服务,正是因为部分港人在深包二
奶、玩小姐之后,大批富婆亦纷纷效仿北上包二爷、玩鸭子。是因了那充满欲望的庞大剽
客群,才使风流如此肥沃。社会常常有不同类型的扫黄、打击卖淫嫖娼活动,但是往往将
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卖淫者身上,而忽视了始作俑者那庞大的嫖客群。暂不说这对劳动者的
不公平,至少这违反了市场供求规律,忽视了鸡和蛋的互生原则。也正是因为这样,色情
行业屡禁不止,而且随着市场需求的扩大更加刺激市场供给。金钱是风流市场的特殊杠杆
,一夜几千金的重赏下,何处不生勇夫 
 

二、研究场所、研究对象、研究方式
  
  
  对鸭子(男妓)的调查,主要是针对深圳各大酒店男性陪客,如活动于富临酒家、兰
波湾、世纪会、金殿、凯悦、新一代、金色时代、金色年代、金伯爵、阳光俱乐部、第五
大道、豪门、圣保罗、拉斯维加斯等地,收入比较好,消费档次高。被 
访者的年龄都在20岁左右,性服务工作经验1年至2、3年不等。文化程度多为高中、中专
。外来人口占90%以上,深圳本地不到10%。
  
  
  对市民反映调查,针对深圳市罗湖、福田、南山、宝安、龙岗、盐田六个区的深圳居
民及部分非深圳居民。被访者中,男性占55.2%,女性占44.8%。年龄在20岁以下的占17.
1%,21-30岁的占49.2%,31-40岁的占21.5%,41岁以上的占12.2%。文化程度在初中以下
的占14.6%,高中及中专层次的占41%,大专以上的占44.4%。深圳户籍人口占43.9%,暂住
人口占47%,出差、旅游和探亲等外来人员占9.1%。未婚、已婚及离婚的比例分别为59.6
%、38.2%和2.1%。在职业分布上,8.4%为国家机关、党政事业单位管理和办事人员,18%
为专业技术人员,22.4%为商业服务业人员,4.6%为生产、运输及有关人员。军队人员、
学生、个体经营者的比例分别为1.9%、13.4%和3.4%。其余为未从业人员及其它职业者。
  
  
  访问形式,对鸭子的访问,由本人亲临现场、面对面实地采访。访问市民委托深圳大
学社会学系学生,以问卷、街头访问形式调查;调查共发出问卷600份,收回有效问卷59
2份,有效回收率98.7%。
  
  
  
  三、现场内容
  
  
  
  A、访问鸭群
  
  
  “鸭”通常又叫男妓或男公关,他们是经济发展城市的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属于特
殊的“亚文化”阶层。它隐秘地兴起、涌动于深圳,成为深圳这座欲望之城除“二奶”之
外的另一道风景。在采访途中得知,大型酒店平均每晚接待的香港富婆不下70位,有一酒
家十多天前重新开张,一群来捧场玩耍的富婆就有44个。富婆爱在有鸭的酒店开生日派对
,富婆与富佬的消费形态不同在于:富佬若是群伙玩乐,东道主一般将所有包下的小姐费
用一起买单;但是,富婆不同,东道主只付全部的酒水钱,各人做鸭各自买单,别人替付
犯忌。或许这是女性展露其经济权利的独特方式,因了一份特别而突显出神秘。
  
  
  本文意在于真实地研究了解这个风流群体,细致探询这个特殊的“亚文化”层与城市
的关系,与主流文化群体的区别,试图通过当事人个例经验的叙述来促使社会关注并帮助
这个弱势群体建构起人生权力的保护层。特别是这个群体的年龄都在20出头,本是初入世
道,却个个满目疮痍,以自杀的方式来生存,已形成一个回避不了的社会问题。特别是面
对这些小男孩,值得反思的是:女权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
  
  
  
  1、满目疮痍少儿郎
  
  
  每次亲临潜藏某种惊险的采访现场,都会被真实的情境和诚恳的被访者打动,以至于
会瞬时将世俗的恐惧抛到九霄云外,在感动中留下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姓名,似乎当时自己
只有一个心愿,就是要妙笔生花来揭示世间的苦难。如果说我曾经在看得见的泪和血中不
能承受死亡之重,11月28日深夜,在美酒咖啡的采访现场,我难以承受的是生命空虚的轻
。我的被采访者年龄只有18至22、23岁之间,本是茁壮生长的季节,却在春天花蕾初放之
时,败絮纷飞。他们满目疮痍地说自己是“鸭子”。
  
  
  他们中大多高中毕业,有一些有中专学历,很少大学学历者,他们多无一技之长,在
纷繁的深圳难以找到合适的工作,于是应召到娱乐业,出卖年轻的身体是唯一养活自己的
手段。我问他们为什么不拿挣来的钱去学英文学电脑,为将来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他们的
脸上泛现的是三十年代曹禺笔下上海交际花陈白露的悲哀,他们没有将来,他们只利用现
在多挣一点钱,过潇洒的生活。他们脑袋里已根本没有读书两个字。白天睡到下午5点,
晚上12点开始工作。他们的故事动摇了我所有对女权的坚持和对女性的信仰。
  
  
  鸭仔的初夜
  
  年龄还不到20岁的L在金伯爵夜总会,嗲嗲让他出台接待一个50多岁的胖女人。紧张
、羞涩、不知所措。女人开始抚摸他、脱去他的衣服,可是他一下子怎么也想不起嗲嗲的
指教,不知以什么方式来迎合她。她怎么样地摆弄也得不到满足,于是她骑在了他身上,
他感到真难受呵,当时嘴唇都咬出了血,他不断告诫自己:一会儿就好了,再坚持2分钟
,再坚持2分钟。可是,漫漫长夜,这一晚他好像过了十年。女的要求他亲吻她,要从上
吻到下,从里吻到外,他迟缓地、被动地挪着嘴唇,只觉胸中翻江倒海,赶忙跑到卫生间
吐了许久。就是这样女人仍然要求继续刚才的亲吻。他说他想离开,他不要这个单了,可
女人大怒:“如果不继续,就让嗲嗲炒他鱿鱼”。他不敢,初到深圳的他实在害怕丢了饭
碗。就这样在女人的各种花招中,他感到自己被强奸了整整一晚。这一次,他挣2500元。
可是一个星期他的腰都感到酸得不行。

深圳找不到“强奸”二字
  
  L说在深圳找不到“强奸”二字,在深圳都是女人强奸男人,如果男人想要,在任何
发廊都可找到女人。富婆们有时会把他们绑在床上,用牛奶、果汁倒在他们身上玩;有的
喜欢整晚吹萧,直玩到他们红肿疼痛难忍。最多20岁出头的青年,每天要靠鹿鞭、虎鞭来
维持 
性能力,因为消耗量太大。他们中有些人其实发育还不完整,但有的一晚上要做9次以上
,最少最少也不下于4次。寻乐的女人年龄多在40岁以上,欲望很强,又很寂寞,要求又
很高,如果不能满足她们的需求,你就会失去客人。再说,做鸭的人还不多,可市场越来
越大,所以,有些时候他们要跑场子。特别是一些名鸭,点的人太多,真可谓是一次次将
自己掏空。
  
  
  “卖,就是我给你钱,要你做什么就得做什么!”
  
  如果有鸭子违抗富婆的要求,便会遭到呵斥:“你是什么东西?我给你钱,要你怎样
你就得怎样!”有钱能使磨推鬼呀!有的时候两三个富婆会同时玩一个鸭仔,那样的一晚
上就好比上了一场战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必须调动浑身解数,来迎合她们的爱好和
花样,一个都不能得罪,做得好一晚上可以挣到1万元以上。一个鸭子平均每天可以挣80
0元,多则一个月可以挣到5万元。
  
  
  鸭仔的工作寿命最多三年
  
  
  无任从前多么身强力壮,只要干了这一行,不多久就会清瘦干瘪,因为付出太多。行
内人一看都知道,谁干这一行。Y说,无任曾经有多么好的身体;无任多么年轻;无任吃
什么样的补药,最多都只能干三年。三年后犹如年老色衰的女人,没有富婆会点你,最多
你只有陪陪喝酒的份。悲惨的是工作生命死亡了的鸭子根本找不到其他生财途径,有的回
老家农村,手已无缚鸡之力,就算是找一个好的姑娘结婚,也没有了过性生活的兴趣。甚
至有的已丧失了生育能力,即使生下孩子,心理上也总有摆不掉的压力。更可怕的是他们
中至少50%的人得过性病,有的甚至得过几次,其中有人告诉本文,他第一次花在治疗性
病的费用就是3000元,第二次2000元。

“好白菜都叫猪啃了!”
  
  “好白菜都叫猪啃了”是说“好X都让狗操了!”也就是说漂亮女孩都被人包了,女
人的眼里已看不到潇洒的男孩,她们只看有钱人,像香港那些又丑又老,甚至瘸腿歪嘴的
,但只要有钱,便有靓女挽着、摸着、抱着。再看一些鸡,一晚上出台,回来金项链便 
挂在了颈脖子上。许多鸭子是在各方因素的怂恿下走上此项服务行业的。M身高1.8,22岁
,新疆人,父亲还是个离休干部,母亲也是国家干部,他高中毕业,来深圳两年,因为无
专长,转了好几个工作都不适合,开始做鸭子这行时,还挺开心,既满足了生理需求,又
能挣不少钱满足物质需求。可是日子一长,特别是一晚上被多次叫台,消耗太大,真是好
烦,两年下来,已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既没有脸色,也没有精神,可放弃不得,每天的
消费太大,这鬼魅的生活,像吸毒一样。说到这里,M哽咽难语,也恰是在此时,他的电
话响了,他打了一个哈欠说,“又要工作去了!”
  
  2、情迷四海
  
  在咖啡厅,不知不觉中,对Y的采访转变成了对鸭子现象的探讨。
  
  我说曾读过一个材料,在台湾把鸭子叫“男公关”,他们说报纸上宣扬的服务是假的
,其实,“对于酒店男公关来说,他们通常是不轻易和女客发生性行为,更不要说是以性
来做交易,除非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客人,或是跟客人成为男女朋友,否则他们通常都会
拒绝与女客发生性关系。”
  
  
  Y反驳:“不同客人上床是挣不到钱的!”
  
  可文章中说:“轻易把性当成你的工具,你会没有质,客人不会要你的。就好象一个
女孩子,跑到这个地方,一个男的这么容易上,那你不是很烂吗?这个地方还是守身如玉
,会比那种随便就把自己奉献出去的人,会好的多。”因为“奇货可居”,所以文章说:
“性在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一个用来直接换取金钱的交易工具,最多它只是一个捉住客人
心的一种手段,当然不可否认的,这个手段的背后,还是要获取更多的金钱,只是它绝对
不是一项直接交易的商品。所以从技术层面来说,性这个东西在这个行业里,可以算是一
个饵,它让客人有想吃的欲望,但是却可能永远都吃不到,这样才能显出它的珍贵,也就
是让客人永远觉得有希望和公关做进一步的交往,却又无法真的达到那个境界,这样她才
会持续的来消费。”
  
  Y点头同意,“这倒是有,有一个哥们就是这样装假斯文,他用尽甜言蜜语哄富婆高
兴,就是不跟她上床,富婆开始出价400元,几个回合,增到500元,再增到800元,最后
富婆说:‘你要多少钱才能干?'这就像香港佬玩女孩,第一次调调味,最后一定搞定!
”随后他又说,当然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陪富婆喝了两杯酒就获得800元,也许当时她
只是为了寻快乐,你逗得她开心,不上床一晚也会给你2、3千。
  
  
  我说曾在网上看到一篇《一个鸭子的自白》,相比较我现在采访到的故事,那个鸭子
实在太幸运了,他遇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富婆,她给他买车、给他钱花,基本上是把他当
成男朋友。我几乎是把这个故事当成爱情故事来读。当然这个富婆以为他找工作为名,让
他以色相博得另一富婆的好感,于是第一个富婆轻而易举地获得了第二个富婆的财务资料
。由此,他自己把自己沦为专业鸭子,为报复女人。倘若他能抗拒第二个富婆的诱惑,不
就没事吗。在鸭子与富婆的交往中,会不会产生爱情故事?
  
  Y说,一般来说富婆包二爷比富佬包二奶更神秘,她们出门多会戴上一幅墨镜,以恐
别人看出她比他大得多。有一个哥们被一个很丰满的女人包了两年,他都不知道她姓什名
谁,她要来就给一个电话,他提供服务,OK了,不要干涉她,包括她的姓名都不准问,只
存在金钱交易。二爷与二奶一样都很寂寞,每月5万、8万把他们青春买断,一个月只来玩
那么一、二次,二爷与二奶大把的时间是用来等电话,所以很多二爷和二奶,一拍即合,
互相慰藉。曾有一个哥们被一个又老又丑的女人包下,在布吉为他买了一个30多万的房子
,一年还给他60万。结果他逞女人不在时,到夜场玩,又碰上了另外一个富婆,结果他被
更高的价格买走。可能是做这一行的在观念上就不信任富婆,有一位被富婆包了8年,可
仍念念不忘要回老家娶贤妻。不过,大家心里也还是有一种愿望,有个哥们是深圳本地人
,家境不错,只是自己没读好书,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干起这一行,一天收到一间出租屋的
小姐呼他,去了,她正在玩电脑游戏,并邀他一起玩,她大学毕业,有文化,像大姐姐一
样,他们一起吃饭、冲凉,非常和谐,这些女人与那些肚子饿的大妈不同,那些大妈为了
充饥会不断地讨好他。我们都认为,有一天能找这样一个女朋友该多好呵,可是我们都想
不通,她这么漂亮又有见识怎么会找不到男朋友呢?离开出租屋,他获得500元。碰上这
样的机会很少,深圳虽然单身女人多,但她们都愿意找个男朋友同居,找鸭子的很少。找
鸭子的二奶也只占20%,80%是香港富婆,她们多半是老公包二奶,自己也包个鸭子爽一爽
。这种关系怎么可能发生爱情。
  
  我说,前两天《新快报》报道,一个叫高才林的,22岁,湖北人,为情自杀三次。他
到深圳就是为做鸭子挣大钱而来,可是每夜与一身赘肉的富婆玩,虽然挣的钱有时高达8
000元,但是心理找不到平衡,所以到发廊找小姐。先是与曾做过鸡的阿梅同病相怜,结
果2个月在这女人身上花了2、3万,她却不告而别。他后来又去追求桑拿中心的阿媛,结
果又碰壁,所以选择自杀。
  
  Y坚决地说:“鸭和鸡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接着他又说,做过鸭的人更强调妻子
的忠诚,娶的妻子可以丑一点都没事,只要懂得孝敬父母,而且忠心耿耿。有一位做妈咪
的大姐,她只有22岁,挣了不少钱,养了一个男朋友几年,可到后来男友要结婚,新娘却
不是她,因为男人不要娶一个只有中学毕业的妈咪,而要有一个日后可以教育孩子的妻子

  
  
  戴避孕套犹如穿着袜子洗脚
  
  Y说:来玩的富婆多不喜欢套子,因为她们的年龄大多已不会生育,即使有怀孕的担
心,她们也会事先吃药。她们是来找乐的,一晚上要玩许多花样,戴上套子几乎没法玩。
而鸭仔也不愿戴套子,它影响能力发挥,好像是穿着袜子洗脚,不爽。其实富婆倒是干净
,性病蔓延是因为鸭仔都是两面稿,富婆玩鸭仔,鸭仔再玩小姐,在靓小姐身上寻得满足
也同时染上了性病。为一个又老、又肥、又丑的富婆服务之后,必须要去找一个年轻漂亮
的小姐玩玩,否则很难获得心理平衡。鸭仔工作时从来都闭上双眼,因为如果看着眼前那
丑陋而充满欲望的尤物,工作根本不可能继续进行,所以他们闭上双眼幻想是同一个年轻
、漂亮、自己喜欢的女孩、或是女明星亲热,只有在这样的幻想中才能把工作干好,所以
有的时候宁愿吃一些K粉来蛊惑自己。
  
  
  笑贫不笑娼
  
  Y说,做鸭的可谓是来自五湖四海,大家都是浮萍一般,只有钱是真实的。大家博命
干只为能多挣点,不只要保证自己的高消费生活,还要寄钱回家,只要不断有钱寄回家,
就可以证明在这个城市混得不错。如今到处可见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拥着一个靓女搂搂
抱抱,大家习以为常,
  
  对这个老头不会有一点指责,心里还会暗生一些妒忌,这一定是阔老。大家常言,如
今不管你脸上长什么疙瘩,只要脸上贴上了钱,就一定会有大把的美女往上吻。深圳发生
不了爱情,有一个兄弟在跳迪斯科时遇见一个女的,四目相对,一见钟情,可女的是被香
港佬包了的,她坦率地对他说:“如果你能包我,我马上跟你。”可是,这兄弟当时只是
一个一月拿不到1000元的打工仔。鸭子的梦想是五年、十年后也有能力包一个二奶,也可
以玩一玩十六岁的靓女。所以目前不管以什么手段,只为多挣点钱。
  
  钱的诱惑太大了。S是从部队专业到深圳做保安,每月只能挣几百元,一天,队长问
:“想不想挣大钱?”于是介绍他到火车站附近一家大酒楼,是一个22岁的妈妈接待他,
首先问他有无性经验,当他回答“有”,便交代他带上避孕套、领他上楼。他接待了一个
50多岁的台湾富婆,她在广西开厂,途经深圳回台湾,独自住在酒店耐不住寂寞,要求鸭
子服务。这个女人看上去只有30岁,很和善,看到他摆不脱羞涩,她便耐心教他怎么清洗
、怎么触摸、怎么做,最后他获得3000元报酬。回去后,保安队长问他怎么样,其实他内
心很矛盾,因为他有一个感情很不错的女朋友,总觉得干这种事对不起她,可是一晚上能
挣这么多钱,太诱惑人了。台湾富婆回广西时再路过深圳,又要点他,富婆这一次除了付
费之外,还送了他一套名牌西装。从此后他在这一行里不能自拔,得到钱时满是欣喜,可
面对女朋友,又充满道德内疚。总想再做几回,挣一点钱就洗身不干了。不过直到与本文
谈话时,仍决而未行。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