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我的博客生涯  

2005-05-31 18:1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我去开一个会,会后介绍一个记者和她可能的采访对象互相认识以便沟通,但无论我怎么介绍,他们之间还是显得特别生分,特别不搭界。于是我换了一种介绍方式,告诉他们,对方其实就是我博客链接上的谁谁谁。俩人齐刷刷地“哦”了一声,“哦”得格外地“久仰”甚至“久窥”,然后迅速把我撂在一边,火热地沟通以至勾搭了起来。这件事情告诉我们,博客至少在两种意义上改变了我们的社会生活:第一,博客已经成了很多人的私家版名片,报出博客的字号比报出种种冗坠、装B的社会头衔更有亲和力;第二,我们的社会关系链已经被博客的友情链接所取代,很多人不但可以滑翔在无边无际的博客链接上打发他们的闲暇时光,更可以依靠这些链接组建完整的职场业务循环系统和经济利益增殖系统。但上述两点只是“博客现象”所带来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后果而已,并不是广大“博民”们每天忍受着缓慢的网速和不靠谱的网络支持在各自的“博田”里奋力耕耘日志的动机。相信每个人在选择博客这种特殊的书写方式的时候都有自己隐秘而独特的原因,而每个“博民”肯定都会有自己不可被任何域名和日志模板整合起来的独一无二的博客生涯。
    我本是两年前中国博客史上一桩著名公案的比较边缘的受害者,为此,我一开始对博客这种无法控制其魔爪的事物痛恨至极。情况在2004年年初发生了变化。那时我客居在遥远的南美洲,每日里心情都在新奇、孤愤、激越、颓丧之中反复穿梭,产生出巨大的生产废话的能量,虽有《新京报》的专栏可作为公共出口,但还是缺少一个私密的出口供我瞎折腾:说点抓狂的胡话,散布些五迷三道的异国野事,展示些怪力乱神的照片。以前我喜欢去的一些网络论坛因为人脉的重组和个人心态的变迁已经遥远得恍若隔世,连潜水的兴趣都没了。于是有一天,我突然在如今以“慢死人不赔命”著称的“博客中国”注册了自己的博客,开始“博起”。我把自己的博客起名为“你那边几点”,很多人因此以为我是蔡明亮的铁杆影迷,其实这是一个误会,我只是碰巧喜欢《你那边几点》里面那种无效的并置和不可能的交流而已。像我这样一个喜欢狂呲的人一般不太会喜欢这样一个酸溜溜的名字,但是到现在我依然舍不得换名字。酸就酸吧,算是个纪念,纪念我在南美的那段无以告慰的孤独时光,“无以告慰”四个字最标准的演绎就是——在MSN上好容易抓着一个人聊天却不知道聊什么,只好问出一句其实早就心知肚明的“你那边几点?”。
    最初因为一些很个人的原因,我不愿意别人知道我的博客,我违背了博客场域的“江湖规矩”,不做任何链接,只告诉了几个经常在MSN上陪我解闷的朋友,所以,我的博客一开始就只有这么几个朋友换着马甲上来留言捧场,其中留言最多的一个现在成了我的娘子(感叹啊!一个博客的受害者又成了博客的受益者)。后来很多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都不知通过何种途径摸到我博客上来了,我一面感叹博客强悍的辐射力,一面老老实实地服从“博客逻辑”,加链接、回留言,一改最初的个人絮叨,为慰劳广大博友们疲惫的眼球而努力拼“博”。慢慢地,博客对我来说就不再是一个私人空间,而是一个悦己悦人、集书写快感与接受快感于一体的半公共空间了,甚至说它完全是与我无关的公共空间也不为过,因为经常有人在我博客的留言里把我撇在一边互相攀亲认故、唱喏叙旧、打情骂俏、介绍工作、买卖文稿,我的博客成了一个以我的日志为桌椅的茶馆,我很乐于闲坐在自己摆开的桌椅上,看过往茶客露出人间百态。鉴于这种半公共空间性质,我的博客没有纯粹的个人隐私可看。我总是谨慎地把一些值得与人分享的介于个人癖性与公众想象力之间的边缘态的乐趣拿出来放在博客上,这肯定让一些致力于搜集中年男人猥琐内心生活的读者失望了,因为我坚信更多的人还是喜欢这种洒向人间都是笑的健康“博客观”。有人说博客可怕,它使得一大堆你想像不到的人对你的日常生活了如指掌,如同生活在Trueman Show之中,但我总是往好的方面想:在有意识坚守隐私本垒的情况下,独乐乐,与民同乐,孰乐?
    事实上,正是那些不知道每天在哪个陌生的角落关注我的博客的人让我重新认识了“读者”二字,这对我而言非常重要。以前我是个只写诗很少写其他东西的诗人,我的诗歌的读者基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我猜得到他们可能是哪些人,但我打死都不知道他们是谁、他们是怎么读的、读了以后又是怎么想的,因为有限的回馈都是一些圈中人的客套话。后来我写专栏,专栏让我有了更多的意想不到的读者,但是我只能猜想他们打开报纸的瞬间,仍然无法想像他们和拿在他们手中的报纸上的我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无法想像当我和一则性病广告一起进入到他们眼球的时候会发生些什么。博客就不一样了。我的朋友尹丽川有一次对我说,她非常喜欢博客带给她的一种“让读者一下子具体起来了”的感觉。我也有类似的感受。不但一条条来自未知人形的留言能让你隐约看到一个个活着的、不受圈子和报纸发行地域所限定的人,看到他们心态不同的“读”,看到他们看到你的样子,就是那冰冷的点击率统计数字也会让你畅想半天:每增长一个个位数,你就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里,有一个具体的人科动物手持鼠标“咔哒”一声点开了你的博客。自从有书写这种活动以来,关于阅读的一切美妙的、真诚的想象,都包含在了这“咔哒”一声里。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