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工地木村  

2005-05-25 02:1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生活在一个因缺乏耐心进行仔细的观察而导致普遍误读的时代,这种误读不仅存在于跨国、跨地域的“到此一游”之中,就是在我们生活的城市里,我们经常对我们身边反复出现的事物也持一种“到此一游”的心态,每天仅仅对生活导游一般的媒体为我们圈点出来的“日常生活旅游线路图”中的几个“亮点”津津乐道,而对房价、车价、人民币的坚挺程度、娱乐八卦、新浪社会新闻等“亮点”之外的广阔的身边事物则不予理睬。比不予理睬还要糟糕的是,我们经常还人云亦云地对很多习焉不察的事体妄加想象,义无反顾地加入到“都市认知垃圾”的再生产之中。我们对待民工的态度就是如此。
    说起民工来很多人脑海里都会有一个巨大的“土”字冉冉升起。很多人总是想当然地认为民工都是一些首如飞蓬、面目乏味甚至猥琐、内穿早市版秋衣、外穿缩水西装、身背印有“北京西客站”字样的老式旅行包或者印有“尿素”字样的化肥袋、皱皱巴巴的A货西裤上胡乱系着一根裤腰带、脚踏堪称“中国鞋帽史活化石”的解放鞋、鞋子里间或铺着一双斑驳破碎的速效汗脚鞋垫的都市着装怪客,在他们的眼里,民工们是市容市貌的污染源、时尚的打击对象、“帅”字的死对头和“酷”字的天敌。放在10年前,这样的认识或许还具有一定的现实依据,可现在,如果谁还坚持用上述一统化的“模板”塑造民工形象,就是民工们自己不出来告他诽谤、污蔑、侮辱,我也会跳将出来为民工兄弟们鸣不平。
    几天前,我在我们家门口的工地上看见了这样一幕:一个刚刚从事完剧烈的挖掘劳动的青年民工在夕阳时分坐在他自己挖出来的土堆上默默地抽烟。那时我和娘子刚好从超市买菜归来,远远看见他缓缓摘下印有“四川xx县建筑公司”字样的安全帽,一任疾风吹乱他精心修剪、烫染过的黄发,娘子忍不住惊叫了一声:“木村拓哉!”。走近了一看,这位“工地木村”长得比木村拓哉还要帅,几点黄泥溅在他的吹弹得破的俊脸上,竟平添了几分艺术帅男们身上见不到的英酷之气。我再一看他的着装,的确把我怔住了:上身一款丁丁蓝莲花的T恤,下穿今年珠三角一带最流行的多褶不规则袋袋裤,脚上穿的是一双虽然便宜但是极为时尚的双星双色帆布休闲鞋!我和娘子仔细查看了一下周围,没有发现鼓风机、摄像机,显然这是一个真实的酷哥民工而不是影像的杜撰。从这天起,我和娘子在穿城而过奔赴饭局的时候总要细心观察周围工地上的民工,我们发现“工地木村”并非偶然,在火热的首都施工现场,只要认真观察,发型炫酷、衣着绚烂的“工地黄耀明”、“工地元彬”、“工地周杰伦”、“工地陈冠希”、“工地蓝正龙”甚至“工地妻夫木聪”都比比皆是。
    民工的主体是青年人,在培育他们的广大南方农村,“缩水西装”早已成了过去式,我们不能再一陈不变地拿以往的“民工形象”往他们身上套。当然,被北方农村培育出来的民工兄弟们“衣着革命”的进展稍微慢了一些,但不可否认,他们也正走在通往“工地李亚鹏”的道路上。经过这些天的田野考察,我强烈的呼吁终止“民工”、“外来务工人员”等词汇的使用,都是帅哥酷弟辈出的青年族群,凭什么投身文学的可以叫“文青”、投身艺术的可以叫“艺青”而投身建筑业的就不能叫“建青”呢?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