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伤感了一把  

2005-05-20 21: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到巴西华侨小侄女的来信,内有苦练中文的“作文”一篇,看完以后竟惹得我两泪涟涟。
这篇作文是以我为描写对象的,名为《与胡旭东相处的一年半》。能得如此侄女,实为人生一大幸事。我以她为荣。

             《与胡旭东相处的一年半》
                   胡旭东的侄女

2003年9月底的某天中午,还没走进自家的餐馆就见门口坐着一个身材瘦小,一时分不清是男是女的陌生背影。但直觉告诉我那是一个中国人,因为巴西人没有能长成那样的。再走近些,他便发现了我的存在,用他那四只眼睛仔细地对我进行了扫描。而我亦是如此,快速把他从上到下看了个明白。只见那人个头不高,还微微驼着背,染着一头黄毛,戴了一副黑框边眼镜,身着一件白色T恤,外套一件黑色衬衣,底下一条小喇叭式旧牛仔裤,裤边还露着因磨损而出现的毛边。“哪儿来了这么一个高中小流氓?”心中暗自想到。还没等那人发话,父亲便走到跟前为我们彼此做了介绍:
“这位是北大派来的中文老师,胡旭东。”说着同时把手指向来人。
“这是我女儿,你们还没见过吧?”
只见对方猛地站了起来向我伸出手以示友好:“ 你好,你好,还没见过面呢!”
我一时竟没反应过来,实在是因为太出人意料了。两秒钟后我伸手握住了胡老师的小手。
    在胡旭东来巴西利亚之前,我便听说北大派了一个年轻博士到巴西利亚大学教汉语,此人年轻有为,30差好几就博士毕业,留校北大任教,是个传说中的人物。无论如何我都无法将眼前这个人和想象中的胡旭东联系在一块儿。真是海不可斗量,人不可貌像。暗自发誓以后绝不再以貌取人。
    胡旭东从那天起在我的生命里出现了。这一出现就没完没了,每天都能见着好几面。别误会!我俩并不是单独相处,还有很多跟我同龄的中国留学生。胡像一块巨大的吸铁石,不出三天就把我们这帮20左右的弟妹们吸到了他身边。从此以后我们就有了帮主,“中国黑帮”帮主。
    胡比我大8岁,直接以名字相称也不为过。可哪知他竟开口管我爸叫“四哥”。这一下子我们就成了两代人,因为辈分关系,不得不改口叫“胡叔”。这一叫就全乱了套,因为另一些朋友仍与他称兄道弟,我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帮中最小的了,还小了一辈!
    接下来的一年半是充实的,是快乐的,是难忘的。胡叔是一个极其善聊的人,与他聊天是一种享受,一种熏陶。而且他与谁都能找到共同话题,上至七老八十,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儿。上海人通常称为“百搭”。
    胡叔所居住的宿舍就在巴西利亚大学里,那里便自然而然地成了我们的盘踞点。起初我们在课余时间都会厮守在帮主身边。发展到后阶段,根本不等休息时间,索性跷课,直冲胡宅。此后在我们的概念里只要是进了大学就是学习,不管是在课堂上还是在胡老师身边。为了能陪伴胡叔而逃课丝毫不会让我们有一点点内疚与自责。
    和胡叔相处确实能学到不少东西,很多都是书本里见不到的,起码我中文水平的提高是有他的功劳的。胡旭东的知识面很广,几乎没有他不知,不晓的。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中晓人情事故,样样具全。再加上极强的表达能力,添油加醋的本领以及幽默的口吻让人心甘情愿地沉浸在他的唾沫星子里。
    茶和烟是胡叔之最爱的其中两样,还有当然是女人,书,电影及写作。常常一壶好茶,两包烟陪我们度过一个又一个下午。胡叔是个不折不扣的烟囱,不见他手上没烟的时候,尤其是话匣子一打开就一支接着一支。过不久屋里就跟拍西游记一样,到处烟雾缭绕。聊天内容永远不会枯燥,不正经的黄段子层出不穷,正经的地理历史从他口中都变得很动听。我通常只是他忠实的听者。
    很多时候胡叔也是我们的笑料,他的一些举动,一些想法会让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开怀大笑。记得有一次中国帮去餐馆吃饭,当胡叔放下刀叉的时候,服务生有礼貌地问了句:“还要再添一点吗?”
只见胡叔立马微笑着用半生不熟的葡语答道:“Não, não, já estou feio!"(翻译:不不,我已经很丑了。)当场全体人喷饭,还差点呛死一个。大家都知道你丑,你又何必说得这么明白?孰不知胡叔想说的是:“Nao, nao, já estou cheio.”(翻译:不不,我已经饱了)。只怪丑与饱的发音太相似。更可笑的是胡叔已经好几次被巴西人误以为是女人。这都是拜他的娇小身材,略长的头发和四川人独有的大眼睛所赐。别说是巴西人,就连我妈都不止一次地惊叹为何他如此像女人。这真是让胡旭东哭笑不得。  
    除了在胡宅经常能听见的聊天声外,还能不时听见甩牌的声音以及中国式葡语:“deixa voce grande!"(让你大!)。胡旭东是斗地主高手,但由于我对升级的酷爱,胡叔就由地主变为拖拉机司机,常载着我杀得敌人片甲不留。我的牌技在与他多次的合作后大大提高。可是有一关我始终过不去,那就是打“J”。打J 有主 J 抠到底,副 J 抠三级的说法。而我总是能够别出心裁地不是被别人抠就是阻止胡叔抠别人。有一次竟惹得胡叔丢牌走人发誓以后绝不跟我合作打 J 。我心里的苦又有谁知道?我也不是故意的呀!
    还有好多好多的趣事,好多好多的快乐来不及写,甚至都来不及一一回想,只因太多太多了。快乐的时光不为任何人而停留,还不及细细品味其美妙就已经到了该分手的时候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胡旭东在巴西利亚任教的一年半。在去机场的车里,他出奇的安静,双眼茫然地望着窗外。是离别的不舍,是离别的感伤,是离别的痛!在登机口胡叔挨个儿地拥抱了我们,与此同时他的大眼睛里已闪烁着泪花。本来想好不准备哭的,可是在这种情景下,只要是人都会情不自禁的。中国帮哭了。。。。。。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男儿流血不流泪都顾不上了。男孩子们哭得比谁都来劲儿。周围的人被此情此景所感动,我似乎看见连扫地的大妈都抹着眼角的泪。
    终于,胡旭东那瘦小,却不再陌生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