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花花菜名  

2005-05-20 00:3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我在国外的时候,只要稍微通了语言关,在餐馆里点菜基本不会成问题,因为西餐的菜谱大多天真清浅,无非凸现一下主料的学名,括号里还要著名全部的配料,譬如巴西巴依亚州鼎鼎大名的“红焖海鱼”这道菜,在菜谱上多会清晰地写道:红焖海鱼(由海鱼、洋葱、辣椒、西红柿、椰子油、奶油烹制)。再加上很多菜基本只有主料一样东西,牛排就是诺大一砣牛排,烤鱼就是片都懒得切的一整条烤鱼,几乎没有什么配菜,名称就更简洁明了了。偶有比较抽象的命名,也属于小孩子猜笨谜那种,很容易想到到底是什么料做出来的,比如巴西的那道“太阳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就是一大块肉上面摊了个单面煎的鸡蛋。但是中国可不一样,很多汉语说得还算不错的老外一进餐馆就发懵,因为菜单上的菜名实在难以让他们在脑中绘制出一副原料清晰直观的画面。比如说那道著名的“佛跳墙”,我一个汉语剧溜的巴西哥们儿对着这三个字看了足足有十分钟,在抖抖嗦嗦地问了我到底是什么东西了之后,不得不长叹一声说:“真是一个诗歌之国啊!比超现实主义还要超现实主义。”有时候比看不懂更惨的是表面上看明白了然后被吓着了的菜名,譬如“红烧狮子头”。我一个朋友在阿根廷开了家很不错的中餐厅,原来的菜单上都是把中文的菜名直译过去,这个“红烧狮子头”译出来之后引起了该城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强烈愤怒,开业之后除了华侨一直没人敢点这个菜。后来老板才学会了“入乡随俗”,把所有的菜名都变成了原料的合并同类项,比如把“宫保鸡丁”写成“方格状的鸡肉块、方格状的黄瓜块、花生和切成小段的中国洋葱”,“红烧狮子头”则老老实实地变成了“加有淀粉的猪肉末和一些蔬菜颗粒团成的球状食物”。
    其实我国的菜单以前也是以清晰明了型的居多,笋干老鸭煲、蒜薹炒肉、土豆烧牛肉、豆瓣鱼之类的主料辅料一览无余的命名比起蚂蚁上树、轰炸东京之类的菜名来还算是占了主流的。随着餐饮业的竞争越来越呈现出你死我活、不出位不挣钱的趋势,现在的很多菜名别说是老外,就是经常FB的国人也不明所以然。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在一本菜单上见过一道菜名,叫“小白脸逛公园”,不知其为何物,点来一看发现是几个白乎乎的鹌鹑蛋摆在一盘青菜上,那是我第一次接触新编搞怪菜名。这两年这样的菜名在一些中小型的餐厅里成了吸引眼球的必杀技。我这两天连续在北京不同地带的不同小饭馆里遭遇到了一连串智力拓展训练型的菜名:“猪八戒踢足球”,一盘红烧猪蹄儿,中间是一个肉丸子;“网吧鸡”,一只放在竹网上的扒鸡;“明珠投暗”,白果、荸荠放在猪肚子里煨汤;“母子情深”,鸡蛋炒鸡肉;还有一个最离谱的,“美人鱼开会”。何为“美人鱼开会”?就是把黄辣丁(一种河鱼)的脑袋去了,把青蛙的后腿插进黄辣丁的肚子里,创造出一个上半截是青蛙下半截是鱼的怪物,n多个这样的怪物堆在一个大盘子里,就叫“美人鱼开会”。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