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你好,养蜂人  

2005-05-19 09:0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多年前做过文艺青年的人看见“你好,养蜂人”这句话估计都会会心地一笑,因为那是一代人秘密阅读的接头暗号:苏童早期曾经写过一篇名叫《你好,养蜂人》的短篇小说,在他功成名就大肆出书之前,《你好,养蜂人》这样的好东西曾经以极其古怪的方式出现在一些装帧类似于火车读物的边缘书籍上在地摊上隐秘地流传。受这篇小说的影响,当时肯定有无数土鳖青年在城乡结合部看见养蜂人的时候都会产生宿命与漂泊、不务正业与等待戈多的土鳖联想,都会有冲上去跟他们大喊一声“你好”而后四处逃窜的冲动。我当年就是这样。
    十多年前的北京,城区的边界线还没想现在这样变态地推进到五环甚至六环一带,现在的四环一线甚至是三环外沿的一些地带都具有典型的城乡结合部风格,其标志之一就是这些地带经常能够见到养蜂人。我记得当时从北大骑车出去,不用骑多远,在东边的北航周围、林大附近,北边的圆明园西区,西边的六郎庄、蓝靛厂等区域都能看见都市吉卜赛一般的养蜂人。他们一般都在槐花或者枣花盛开的树林中扎下帐篷,帐篷的四周是密密麻麻的蜂箱。他们就地加工蜂蜜和蜂王浆,就地吆喝贩卖,所以,他们所选择的树林一般来说离交通要道不会太远,这样便于他们在路边立上一块简陋的硬纸牌,上面用鞋油歪歪扭扭地写着“出售槐花蜜、枣花蜜、蜂王浆”,有好几次,我都看见“浆”字被写成了“江”字。我曾经帮一个养蜂人改成过错别字,以此换得了和一个来自山东菏泽的养蜂大嫂的友谊,从此我经常逃课跑到她那里去尝新鲜的蜂蜜,当然,最主要的活动还是像个白痴一样漫无目的地观察她戴着面纱在帐篷周围起蜂、抖蜂,间或思考一下自产的蜂蜜和她的大胸之间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在这种无所事事的观察活动中我茁壮地成长了起来,而养蜂大嫂却和《你好,养蜂人》里面的那个来去无踪的养蜂人一样突然不知了去向。我猜想,她一定是开着大篷车去了松花江一带,因为那时华北的花期已过,东北的椴树花在等待她的那几百万只不知疲倦的蜜蜂。再后来,不但大嫂不见了,骑车20分钟车程内的所有养蜂人都不见了。北京正像墨西哥城和圣保罗城一样贪婪地吞噬着所有的前城乡结合部,把十多年前养蜂人们的乐土变成预制板的乐土。
    前几天我突发奇想,和娘子骑车去京郊大地做无规则的布朗运动。在一个被槐花的香气薰出了邪念的小山谷里,我终于看见了久违了的蜂箱和帐篷。我立即带娘子前去视察我国的流浪养蜂业。住在帐篷里的养蜂人是一个三口之家,巧的是,他们也来自山东菏泽。我们买了一瓶包装和十年前一样土鳖的槐花蜜,尝了尝,味道依然鲜美。那家的小孩子问我是哪里人,我告诉他我老家在重庆,小孩咧开大嘴直乐,说他们前两个月一直在四川赶油菜花蜜。我递了根烟给那家的男人,和他一起坐在帐篷里聊起了全国各地各类植物的花期,娘子则像我当年一样,作白痴状观察那家的女人在蜂群中忙碌。我一直想问那家人认不认识当年和我交好、向我普及养蜂常识的那个菏泽大嫂,怕娘子另生疑窦,始终没有问出口。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