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写字是要冒着中谶的危险的  

2005-04-11 17: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字之谶

   写作容易中谶,这个道理很多写字的人都知道。早些年我对此还没有明确的意识,只是很郁闷地发现,每当我在诗里写到生病,我就会连续生病住院;写到失败沮丧,就会出现一连串钥匙丢了自行车被偷了电脑中毒了钱包没了考试被当了等一大串没屁眼的事情。后来有一次我和我的神仙姐姐翟永明聊天,她说起自己好长时间没写死亡、黑暗之类的话题,因为写作之谶来得异常凶猛、诡谲,令人闪避不及。我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由写作催生的种种生活异像的确切来源。于是这些年来,我一直有意识地写快乐的文字、避开伤痛的话茬。可是即使这样,文字之谶也会不期而至,虽然这些“报应”都比较旁逸侧出、无伤大雅,不似灾祸之谶那样惨烈,但每每碰上,仍然有朝天上扔一个汽水瓶子最后落下来砸到自己的感觉。
    最近的一次中谶和我前几天写的那个作老师以后常被学生吓着的专栏有关。悔不该把那篇小文的名字叫做《千万别叫我老师》,我一时间忘了文字背后总有那么一股冥冥中的捣蛋之力,你一写下“千万别xx”,它就要把xx给你。
    事情还得从我和娘子去北大大讲堂看白先勇的《牡丹亭》第二本说起。那天我们的座位后面有一排嫩得喜人的MM,其中有一位姿色端的可赏。套用《牡丹亭》里的一句唱词“不进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我和娘子齐声赞道“不进戏院,怎知春色如许”。在看戏的过程中,我和娘子竞相回头赏玩该PPMM,并不时就其春色的细部加以讨论、评点。但我突然发现,该PPMM似乎也正在招呼左右的同党鬼鬼祟祟地赏玩我和娘子,那苗头颇有些“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意味。我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果不其然,在彼此赏玩了几个回合之后,PPMM突然在我和娘子再次扭头偷窥之际大声喊道:“胡老师,您今天用的什么香水啊,怎么闻着这么熟悉!”我一时惊了,过了半天才嗫嚅着回答到:“大卫杜夫的。”PPMM又不依不饶地追问道:“大卫杜夫的哪一款?”我茫然地回答曰:“回声”但见PPMM一边听着一边眉飞色舞地发着短信,似在将我的答案公布给她的同学们。唉!千不该万不该在学校里开大课,学生多了连美女都记不住模样,闹得今天这么糗……我正一脸哭丧地转过头来继续看戏,PPMM在后面又发话了:“胡老师,刚才您和师母那么亲昵,我一喊了您以后您手就缩回来了,您千万别这样,该怎么亲昵还怎么亲昵吧,就当我没喊你……”我和娘子两个人顿时搂也不是,不搂也不是。呜呼!现在的学生MM好厉害!都是那篇《千万别叫我老师》惹来的报应啊!关于这个话题我发誓再也不写了,免得再招来更多的惊吓……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