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胡言卵语

胡续冬的博客

 
 
 

日志

 
 

迪斯尼的战争  

2009-07-25 10:26:51|  分类: 胡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看起来永远糗得很正太、暴躁得很青春的唐老鸭同学今年已经整整75岁了!想想连让唐老鸭说一口公鸭嗓汉语的李扬都已步入怪叔叔之年了,唐老鸭成为名副其实的老鸭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只要不把它和酸萝卜搁一块儿炖,俺们都能接受。回顾唐老鸭那喜感奔溢的鸭生,我们想到的很可能是它如何被花栗鼠奇奇和蒂蒂整蛊,如何被小侄子休伊、杜威和路易折磨到抓狂,很多人可能一时想不起来,在唐老鸭还是个标准小正太的1942到1945年间,它还有过穿着军装走上二战前线的辉煌形象,其中最巅峰的时刻,莫过于它曾作为一名美军突击队员,被空降到一座日军盘踞的太平洋岛屿,经过稀里糊涂的折腾,它居然奇迹般地摧毁了日军在岛上的飞行基地,成为了声名显赫的孤胆小英雄。当然,二战中的大多数时候唐老鸭还是一如既往地糗,比如它曾因为表现不佳被罚在部队厨房里削永远也削不完的土豆、它曾在噩梦中不幸变成了德国鸭子每天含辛茹苦地在纳粹军工流水线上超负荷劳作时不时还得挥起鸭翅膀高呼“嗨!希特勒!”……
   事实上,不仅是唐老鸭,它的众多迪斯尼伙伴们在二战期间都有走上前线或者服务于后方宣传的光辉履历:布鲁托千方百计地跻身军营当上了随军吉祥物过上了胡吃海喝的幸福生活,傻大个高飞在做水兵的时候误把自己当成炮弹发射了出去无意中摧毁了大片日军舰船,就连三只小猪和七个小矮人也都跑出来现身说法,号召民众们购买战时公债。除了以迪斯尼常规动画风格、调用经典动画形象进行战争宣传之外,在二战中,迪斯尼甚至不惜突破它一以贯之的“华丽+快乐”原则,尝试着以与它的风格定位大相径庭的手法来打造一些相对沉重的主题。动画短片《死亡教育:纳粹是怎样炼成的》讲述了一个名叫汉斯的普通德国小男孩从出生开始如何被一步一步塑造成纳粹麾下的杀人机器并最终走向死亡的悲剧,片中除了身披骑士行头的希特勒从巫婆手中救下了一个胖得令人发指的德国熟女那段山寨版睡美人的“戏中戏”有那么点迪斯尼式噱头,其余的部分全都笼罩在颇为压抑的冷色调和大块的阴影之中,全片看上去更像是出自一群走实验路线的死硬文艺青年之手,完全不像欢歌重彩的“迪斯尼制造”。
    1941年12月8日,随着美国对日宣战并全面卷入对轴心国的战事,美国政府和军方开始全方位地调集社会资源。宣战后没多久,好莱坞迪斯尼片场的一部分就被征用去做700多名防空兵的营地,有一半以上的迪斯尼员工应招入伍。很多人以为,正处在“事业的上升期”的迪斯尼可能会就此偃旗息鼓,但情况完全相反。鉴于迪斯尼在美国公众的日常生活中所拥有的巨大影响力,美国当局希望迪斯尼公司能够通过寓教于乐的动画短片全力配合军队内部的培训、战争意义的宣传和战时财政政策的宣讲等工作。几乎所有的军队和政府部门都跑来找迪斯尼合作,沃尔特?迪斯尼非常爽快地把他手下在岗员工的90%都用在了“战争动画”的生产上。
    最先盯上迪斯尼无敌宣传效应的是美国海军。他们向沃尔特?迪斯尼下了总长达9万英尺的动画片订单,用于对海军新兵进行航海技能培训。这对迪斯尼公司不啻是一个Mission Impossible,因为当时迪斯尼的年产量也不过是2.7万英尺。紧随其后,美国空军又请求迪斯尼制作了一大批讲解高空气象学常识、普及空战战术的片子,其中最著名的当属阐述亚历山大?德?赛维斯基少校的制空权与轰炸理论的动画长片《空战致胜论》。美国财政部特邀迪斯尼制作了《新精神》、《43年精神》等宣传战时个人收入所得税政策的短片,有2600万观众通过唐老鸭这个反面典型深刻地认识到了“责任不可逃,纳税是王道。”据盖洛普咨询提供的调查数据显示,有37%的美国人承认自己是受到唐老鸭的影响而主动缴纳战时个人收入所得税的。美国陆军、农业部、国务院等机构也纷纷把火热的订单伸向了迪斯尼,有些订制的影片貌似和战争没有直接的关系,比如讲述唐老鸭畅游拉美的两部动画片《致候吾友》和《三骑士》,走的是华丽的奇情异想观光路数,但实际上,这是美国国务院拉美事务司为在大战中稳定拉美后院、尤其为是积极争取巴西对轴心国宣战而特别向迪斯尼订制的。据统计,1942-1945年间,迪斯尼公司生产的各类软性、硬性的战争宣传片总量达40万英尺,总时长达68小时。
    更有趣的是, 迪斯尼不仅承接了海量的“战争宣传片”,它还出品了无数个直接伴随盟军各兵种、各营团驰骋疆场的小玩意:各类军械上的军队徽标。1942年的一天,美军一批全新的鱼雷艇正式投入使用,海军上尉卡德威尔从华盛顿特区给好莱坞的沃尔特?迪斯尼写了一封非常唐突的信,希望他为这批鱼雷艇设计一个比较酷的徽标,几天之后,沃尔特?迪斯尼交来了热情洋溢的作业:一只头戴胶皮帽的蚊子紧紧攥着一枚鱼雷在海面上乘风破浪。消息一传开,陆海空三军将士全都乐癫了,纷纷要求迪斯尼公司为他们的坦克、扫雷艇、轰炸机、战斗机设计徽标,迪斯尼有求必应,设计出来的徽标一个比一个出彩。阿拉斯加防卫军收到了迪斯尼设计的海豹徽标之后,其老大巴克纳准将给迪斯尼写了一封很彪悍的感谢信:“一收到你寄来的徽标,整个白令海峡的海豹就都跑出来站在浮冰上挺胸欢呼,一面嘲笑北极熊,一面庆祝它们自己如此荣幸地成为了我们部队的标志……”在迪斯尼公司里,专门有两名员工全职投入军队标徽的设计工作,这些标徽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很多人认为迪斯尼创造了堪与中世纪遍布欧洲的圣殿骑士团相媲美的一整套纹章学体系。除了特意设计的部队徽标之外,唐老鸭、米老鼠、小飞象等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迪斯尼标志性形象更是常常被用在二战期间盟军飞机机身上堪称“战时涂鸦艺术”的机头艺术(Nose Art)上面,迪斯尼公司有一个从未向军方索取过一分钱的五人团队专门负责琢磨如何把迪斯尼经典形象弄到机头上,到二战结束时,已经有1200多架军用飞机拥有了“迪斯尼机头”。可以想象,如果当年陈纳德的飞虎队不在机头上涂呲牙咧嘴的大白鲨图案而改涂唐老鸭的耍宝身影的话,飞虎队一定会被昆明一带的人民群众改称为“飞鸭队”。
    毫不夸张地说,迪斯尼卷入战争的后果不仅是迪斯尼产品的战争化,它同时也意味着,由于迪斯尼形象对前线、后方、国际关系等各个环节的深入渗透,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战争至少对美方而言可以称得上是一场迪斯尼的战争。也许有人觉得,把精心营造童话氛围的迪斯尼和残酷的战争这么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是特殊时代的畸形现象,但只要冷静地思考一下就会发现,像迪斯尼这样的看似一贯以个人快乐和去政治化为己任的美国大众文化产品,在骨子里其实都自觉不自觉地参与了美国主流价值观的建构,它们是在文化背景千差万别的移民群体中重新凝聚美国式文化认同和价值取向的最有力的手段之一。在和平时期,大众文化产品的意识形态建构功能或许还只是隐秘地埋藏在诸多看似“自然而然”的修辞策略之中,但在像二战这样的特殊时期,大众文化产品中一直被隐身伪装术遮蔽着的政治功能(就像唐老鸭在《伪装术》里把大炮涂上了隐形油漆一样)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和强势的国家意志搂抱在一起,它和瑞芬斯塔尔《意志的胜利》之类的纳粹“形象片”唯一的但也是最根本的区别在于,一个侥幸和正义搂抱在一起,一个则抱上了一具可怕的骷髅。

《突击队员唐老鸭》
《突击队员唐老鸭》

《元首的脸》
《元首的脸》

鱼雷奇蚊
鱼雷奇蚊

鸭机头
鸭机头


  评论这张
 
阅读(640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